第 37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夏长泽回来以后, 住进了月沼西侧的为他建的新房。

    那地方两年多一直有人打扫。里面桌椅摆设干干净净、一应俱全。除了冷清点,倒没什么更多可抱怨的。

    旅途劳顿, 他也十分疲倦。

    虽似乎有很多话想说, 但洗去风尘后还是先倒头沉沉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月明星稀。

    他抬起眼,看着竹子的床头。

    床头被雕成了活灵活现的小盘龙, 龙口里咬着一颗珠。

    记得刚进屋时,龙脖子上还拴着一条绳,五颜六色很显眼, 给青绿竹子的屋子增添了一抹明亮。可夏长泽还没及细看它,那绳就被纪寒食匆匆取了下来。

    “哎呀,都忘了,这个怎么还在这。”

    大妖怪样子很有些局促,更像是怕他多想什么似的,赶紧解释:“这五色线系在床头,是求平安的。如今你既已平安回来, 自然不用再系……”

    说着,便将那绳深深藏进了袖子里。

    可夏长泽本来还想拿过来看看呢, 张了张口、压抑了一下, 才忍住没有去把绳子抢回来。

    随后,纪寒食和庭郁一起帮他整饬行李、烧了热水, 又给他端了些小菜, 叮嘱他吃点东西、早早睡。

    依旧十分的礼数周至、带着笑十分的温和。

    依旧是无孔不入的距离感、刻意为之的疏离。

    “……”夏长泽躺在床上,只觉得胸口又开始隐隐作痛。

    之前见不到纪寒食的日子, 经常会这样痛,本来还以为只要见到他就好了。却没想到真的见到了之后,这种难受的滋味却成倍成倍地增加。

    起初还很委屈。

    想到纪寒食以前待他那么亲昵,最喜欢的就是抱抱。而且每一次抱抱都会用好大的劲儿,还常常滚来滚去一个劲儿蹭……

    可继而,夏长泽亦很快便想了起来——他以前躲着人家的时候,冷漠疏离,只比这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个时候,他只顾着逃,并不知道这种被最亲近的人不理不睬的滋味,原来这么难受。

    而纪寒食当年的难受,恐怕比他此刻的难过更要甚上百倍。

    这么想着,微微蜷缩起了身子。

    ……

    睡不着,夏长泽起身,点亮了油灯。

    却因心烦意乱手足无措,一不小心将油灯打翻在地。小火苗“呼”地燃了起来。

    “…………”

    那一瞬,看着跳动的火苗,他竟有些暗喜——不如,就装成没看到,等烧成一片火海,他就躺在火海里装死,直到小阁楼全部烧得一干二净。

    这样,他就没地方住了。

    就可以趁着被火烧伤的凄惨,名正言顺地求收留。

    一切,又可以变回很久很久以前一样。

    可是,片刻之后,夏长泽还是踩灭了火。

    他呛得咳嗽,喘了几口粗气,缓缓露出苦笑,倒回床上遮住脸。

    年纪大了,再也无法像小时候一样只为了达到目的,便可以单纯自私地肆无忌惮——他还记得答应过纪寒食,再也不伤害自己。

    贴过额头,拉了钩,他不想、也不愿意食言。

    更何况,指尖摸过冰冷冷的竹床。这屋子里几乎所有的桌床椅柜,都是大妖怪亲手一刀一刀割下、一点点打光刨好的。

    那个人花了那么多时间,认认真真给他打造了这么多东西。

    要他烧掉,他怎么舍得?

    他又想起得那个人……整颗心也都一起捧给了他,而他却把它给捏碎了。

    当初,又是怎么舍得的呢?

    辗转反侧,不得安生。

    深夜里,一声叹息。夏长泽爬了起来,抱着膝呆呆望着漆黑的窗外,望眼欲穿等天明。

    ……想见他。

    心里突突直跳,恨不得天赶快亮,他就马上跑过去找他。

    夏长泽越想,越觉得自己真的很蠢。

    寒食哥哥只是怕了而已。

    怕他又会不理他,才会不敢随便靠近他,才会小心翼翼,才会把五色绳赶紧取下藏起来。

    不是在惩罚他。

    大妖怪那么单纯,即使被他躲着还会温柔地对他好。反观夏长泽自己的所作所为,每一件如今想来,不是在大妖怪的心上狠狠扎刀子?

    真的是很蠢……

    回来的时候,在小雨中刚刚见到面的时候,他就应该不管不顾扑过去的。

    为什么要等他来抱自己?

    就像小时候一样紧紧抱住他的腰,跟他说想他了,难道不好吗?

    夏长泽兀自掩面苦笑了几声。

    他自知小时候性格很不好,既别扭又古怪。可那时却很坦率,想要抱抱就伸爪闹,要不来还会想点子、装委屈去骗。

    长大以后,别扭和古怪其实一点未少,却不知为何变得越来越自持、内敛。

    他想努力像小时候一样,重新变得坦率一点。

    ……

    “土地精”夏长泽回来,全月沼过节一样喜气洋洋。

    好多妖怪一夜都没怎么睡,忙着张灯结彩布置“土地神庙”。第二天清晨纪寒食也起了个大早,一出门便看到雉羽他们驮着一只大猪肘、拎着酒路过,忙抱起娃儿赶去瞧热闹。

    土地庙果然热闹,流水筵席已经布置好了一大半。

    红绸子怎么挂才正,他指导了一下。炖菜的八角大料要放多少,他也参谋了一下。忙活了一会儿一转头,夏长泽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身后。

    真好啊。一大清早就看得到。

    他起来的时候还很担心呢,还想着万一又是一场美梦,一醒来就破掉了该怎么办?

    “小佑,你……休息好啦?”

    夏长泽却像是没听到一般。

    脸色不知为何有些惨白,直盯着他抱着的娃娃。

    筵晟凑上来:“哎对了,你还没见过呢吧?老大的儿子!是不是长得一模一样?”

    纪寒食:“……”

    “寒食哥哥,你……成亲了?”

    纪寒食还没来及张口,筵晟马上八卦兮兮地抢答:“没有没有,这娃娃啊~是老大在外头跟人偷偷生的!”

    纪寒食:喂……

    “唉,咱们老大命不好呀,”筵晟叹了口气,继续绘声绘色地胡说八道,说得简直跟他亲眼看到的真事一样,“一个人那么多年,好容易遇着了个喜欢的,可那人最后却把咱们老大始乱终弃了。孩子都生了还不肯嫁,老大也没办法呀,就只能一个人养儿子了~”

    纪寒食:“……”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