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宣玑盯着那片山坡, 突然往更高的地方飞去, 盛灵渊轻轻地一拂袖,黑雾卷走了周围的云雾, 他俩清楚地将整座碧泉山的全貌收进眼里——从高处往下看,山坡像裹了一层植被织就的毛毯, “毯子”上却不只是绿, 还有“花纹”。只见除了正中间那棵参天大树外,周围还有七棵明显“凸起”的大树, 树枝呈现出毒血似的紫红色, 那紫红色正从树冠中间往外缓缓蔓延,就像……几根长钉,把大地扎出血来了。

    周围七棵紫红色的大树并中间巨楔似的参天古木,一共有八个凸起的点,组成了一个奇异的图腾。

    这图腾宣玑曾在涅槃石的梦里见过无数次,是天魔剑身上的八角图!

    没有出生的朱雀天灵曾被钢钉钉入盛灵渊的胸口, 天魔为基, 天灵为刃,八十一个疯狂的赌徒舍生忘死。

    而今, 整个碧泉山坡以同样的姿势,被“钉”进了大地。它就像一个放大了无数倍的天魔祭,以整个神州大地为基,沉睡千年的群魔惊起——

    “肖主任, 杨潮有紧急情况要汇报!”

    肖征和乌鸦一起抬头,只见杨潮额角都是汗, 被同事架着走:“主任,那个……那个回响音变调了。”

    回响音只是一种媒介,一些感官特别敏锐的特能可以感觉到它的存在,但感觉到的就是“嗡嗡”的杂音,没法分辨里面传播的信息内容,大脑则会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被回响音影响,因此所产生的一切想法都仿佛是自发的。

    不等肖征说话,乌鸦就慢条斯理地跳到了高处,一歪头,身边缭绕的黑雾凝结出一行字:“你怎么知道?”

    杨潮茫然地看着会举字牌的乌鸦,讷讷地说:“不清楚,我……我可能从小就容易受各种东西影响,我妈说我‘八字轻’,每次去陵园都哭得跟中邪一样。”

    “什么乱七八糟的,”肖征一摆手打断他,“你是说回响音传递的内容变了?变成什么了?”

    杨潮难受地按住耳朵,抹了把虚汗:“我觉得它现在分成了两股,一股说,三千年前人族封印赤渊,就是为了剥夺所有非人族的力量,把非人族都变成老老实实的奴隶;还有一股声音在说,这些特能根本就不是什么英雄,别被他们一时表现骗了,‘特能’怎么会为了保护普通人对付‘特能’?他们明明是自导自演,自己当坏人,再自己去抓,好名利双收。”

    “坏了,东川的月德公那事……”黄局一激灵,“后勤,快!把跟东川和月德公有关的词设为屏蔽词。”

    “黄局,”一个善后科人员白着脸回过头来,“来不及了。”

    月德公和他的徒子徒孙们为了盈利,先给人下咒再自己装大师“解”,被异控局从蓬莱会议上直接逮走。肖征做事很扎实,逮捕月德公的时候证据条分缕析,几乎没给月德公们留狡辩的余地。因此这时,这些扎实的证据、内部保密文件流传出去,也就越发显得触目惊心。

    “但是月德公自己违法犯罪,跟我们有半毛钱关系?”旁边张昭说,“他都已经被依法逮捕归案多长时间了,人还是我们大老远跑过去抓的,凭什么他的锅也要我们来背?”

    “要不,我们发个官方声明吧,”平倩如说,“反正现在都已经这样了,与其半遮半掩,让别人瞎猜,还不如我们自己把月德公事件的前因后果说清楚……”

    乌鸦轻轻地扇了一下翅膀打断她。

    “怎、怎么了,陛下?”

    “说得清么?”黑雾中凝出小字,“别忘了,贵局总部的劣奴躬伏法阵。”

    众人一片死寂——全境爆发假妖丹和离奇死亡事件时,所有的假妖丹都是朝异控局总部大楼方向飞过去的,劣奴躬伏法阵就在异控局里面。这里面的内情复杂得他们自己都是一头雾水,根本没法对外解释。而在外人看来,分明就是他们自己一边演反派,一边充英雄,一不小心玩砸了。

    “别慌,”乌鸦周身的黑雾水波似的,一层一层地往外浮字,“此回响音不能立竿见影,否则对方不必这样大费周章。”

    在东川的时候,盛灵渊曾经借助回响音,用自己的精神强行压制所有被纳入回响音范围里的人,几分钟之内就让人们恍恍惚惚地忘了来龙去脉,但这一次的回响音里显然没有这样强大的精神力,范围太大,世界上绝对不可能有什么东西,能同时给数以十亿的人洗脑——把地球变成个大洗衣机都不行——所以对方才只能靠一步一步地曝出异控局的内部资料,同时辅以暗示性极强的回响音,潜移默化地让特能和普通人对立。

    黑雾写道:“我们或已找到回响音源头,稍安勿躁。”

    然而他冷静得了,整个世界冷静不了。

    此时,异控局全体外勤除了应付到处煽风点火的通心草,就是争分夺秒地把屏蔽回响音的屏蔽器发到民众手里。

    电视、网络上各大主流媒体紧急停止了娱乐节目,滚动播出佩戴屏蔽器的重要性。

    异控局的总部大楼坍塌、功能失灵,在这种情况下,想拉起大规模的回响音屏蔽网,他们无论如何都力有不逮,也来不及。

    因此最经济、最方便的办法就是下发屏蔽器。可屏蔽器方便戴也方便摘,民众拿到这东西以后,戴与不戴都全凭自己乐意,控制不了。

    普通人根本无法察觉回响音的存在,因此在一般人看来,单位或者社区急吼吼地发“屏蔽器”的行为奇怪极了,尤其是在很多人跳出来,七嘴八舌地说自己记忆被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