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蛟龙入海(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林如翡没敢继续听下去, 不顾天水的阻拦,迈步走到了旁边的河滩上, 远远的看着两人, 没再靠近。他的距离虽然听不见二人的对话, 但还是能看见他们两个, 佘惊弦和天水说了一会儿话后, 好像发生了什么争执, 天水面色不虞, 转身欲走,佘惊弦则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情绪激动地说着什么。

    林如翡道:“他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

    顾玄都摸着下巴,品鉴着二人的动作:“肯定有猫腻。”

    林如翡扭头看着他:“难不成天水和佘惊弦真的有一腿。”

    顾玄都闻言沉默两秒,随后欣慰道:“我家小韭果然长大了……”

    林如翡:“……”你这语气是怎么回事。

    那头佘惊弦和天水的争执到了激烈之处,佘惊弦突然伸手抱住了天水, 重重的吻了上去。林如翡在旁边看的是目瞪口呆, 眼珠子差点都没掉下来,顾玄都用手遮住了林如翡的眼睛, 声音里含着浓浓的笑意:“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林如翡含糊道:“他们真是……那种关系?”

    顾玄都说:“不是很明显吗?”

    林如翡半晌没说话,虽然他一开始有这种预感,但真的看到两人纠缠在一起时还是十分的震撼。毕竟佘惊弦可是个实打实的人类, 而且家里人对妖魔的态度都不算好, 而他居然和一只蛟龙产生了感情……

    两人在河岸边拥//吻许久,林如翡觉得站在这里的自己实在是有些碍眼, 索性转身走了。

    他也不晓得最后佘惊弦什么时候离开的,反而直到傍晚,佘一之才说他哥回来了。

    “我哥昨天到底和林公子你一起去哪儿了。”佘一之问道,“怎么一回来,伤全都好了,还活蹦乱跳的。”

    林如翡摇摇头,示意自己也说不好。

    “奇了怪了。”佘一之很是狐疑,嘴里一个劲的念叨着。

    趴在屋子里的炽虞显然是知道佘惊弦去了哪里,听到佘一之的话嗤笑一声,像是在嘲笑他。

    佘一之瞪着眼睛,不服气道:“你笑我做什么?”

    炽虞说:“想笑就笑,你管我?”

    佘一之怒道:“你这个只——”他本来想说大猫,但是脸上的伤痕提起了他有些话是不能随便说的,于是硬生生的转了个弯,道,“你这个大邺貘,真是太讨厌了!”

    林如翡心想大邺貘这话听起来可是一点气势都没有。

    炽虞冷笑:“是么?”亮出了白森森的爪子。

    佘一之缩了缩颈项,还是认怂,嘟囔道:“真是凶巴巴的。”

    林如翡笑道:“妖魔不都凶巴巴的吗?”

    佘一之说:“嗨,也不一定。”

    林如翡说:“不一定?”

    佘一之道:“其实我娘说,我们家原来并不是捉妖的。”

    林如翡露出好奇之色。

    佘一之这才慢慢吞吞的把他们家里的历史说了,原来佘一之家里一开始并没有很精通阵法,都是以剑术见长。但他佘家体质特殊,总会吸引一些奇奇怪怪的妖魔,这些妖魔大部分都是冲着佘家的身体来的,想吞噬他们的肉身以提升修为。然而最最麻烦的,是这些妖魔出现时,通常会伪装一番,并不会一开始就露出气狰狞的面目。佘家人被骗了一次又一次,终于得了教训,开始学习专门针对妖魔的阵法,并且将家里的院子全都封死,不允许妖魔入内。日子久了,佘家的阵法便越来越厉害,反而是剑术荒废了,不过这样也好,佘家人再也没有被妖魔骗走过,且个个都是捉妖的能手。

    佘一之虽然剑法糟糕的要命,但布阵的功夫却是一顶一的好,前几日要是没林如翡拦着,恐怕早就把天水困死在阵里头了。

    林如翡听着佘一之的话,所有所思道:“所以你们家以前经常被妖魔骗?”

    “可不是嘛,族谱里写的清清楚楚。”佘一之惨痛道,“所以从小我娘就告诉我,要离那些妖魔远一点——”

    炽虞冷冷道:“你说话就说话,别冲着我的尾巴比划。”

    佘一之瞪眼:“上次真不是我拉的。”

    炽虞:“不是你拉的还是林如翡拉的不成?”

    林如翡:“……其实那一次也不是我拉的。”

    炽虞:“不是你的拉的,还能是鬼拉的不成?!”

    林如翡:“……”

    佘一之:“……”

    “呵,你们这群人类最喜欢撒谎。”炽虞唾弃道,“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最后竟是还把锅推到了妖魔身上!”

    佘一之嘟囔说你怎么这样说,我可是亲眼见到了我一个叔叔在大喜之日,差点被他老婆一口吞了的情形。

    “一口吞了?”炽虞眯着眼睛,“高等妖魔在伴侣之事上最为忠贞,怎么会把你叔叔一口吞了?”

    佘一之道:“你骗人,他就是差点被一口吞了。”

    炽虞道:“不叔叔娶了个什么妖怪?”

    佘一之道:“一个美艳螳螂姑娘。”

    炽虞沉默半晌,长叹一声,说你们佘家人真的是不怕死,连螳螂女都敢娶,能延续到现在,可真是奇迹。

    佘一之很坦然的表示,说我祖先连蟑螂精都娶过,怎么会怕一只螳螂。

    林如翡和炽虞都对佘一之露出敬佩之情,心想佘家人真是厉害,这也下得去手。

    “不过现在不行啦,自从天君的大阵布下,附近的妖魔就越来越少。”佘一之感叹着如今不景气的业务,“全是些不能化形的小妖怪,好不容易找了个条恶蛟练练手,还被我大哥骂了一通。”

    炽虞阴阳怪气的说:“练手?你要练手怎么不去怖厄,在这里欺负小妖怪。”

    佘一之老实道:“打不过,怕死。”

    炽虞:“……”这人是一点脸也不要的。

    床铺上睡的迷迷糊糊小猫崽哼哼唧唧叫了起来,林如翡已经习惯了,比炽虞反应还快,几步走到床边,将猫仔抱起来哄了哄,炽虞冷冷的说你不用这么称职,这是我的儿子,虽然现在还很傻,但以后肯定会聪明的。

    佘一之好奇的问道:“它妈妈在哪儿呢?”

    “它没有妈妈。”林如翡回答。

    “没有妈妈怎么出生的?”佘一之愣了。

    林如翡指了指炽虞:“他自己生的。”

    佘一之感叹:“那可能以后也不会变聪明了。”

    就因为这一句话,佘一之的脸上又多了七八道血痕,要不是林如翡拦着,可能今天整张脸就彻底玩完了。晚上吃饭的时候,佘一之和佘惊弦都来了,只是这兄弟二人脸上全是郁郁之色,佘母奇怪的说你们两个是不是打架了,怎么没人脸上都有几道血痕,两人却几乎同时开口,都说自己被猫抓了。

    林如翡闻言心想佘一之这脸上的还能解释,可问题是佘惊弦怎么也被抓的这么惨,他难道是做了什么,把人家天水惹毛了?

    但鉴于佘母在场,他也没敢问。

    吃过晚饭后,林如翡才找到了佘惊弦,问他和天水怎么回事。

    佘惊弦坐在椅子上,看起来有些郁郁不欢,他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他要走了,我有些舍不得。”

    林如翡道:“嗯?”

    佘惊弦说:“要去海里了。”他笑起来,“林公子见过走蛟吗?”

    林如翡说:“没有。”

    佘惊弦道:“蛟龙走蛟,是很难的事,做的坏事越多,劫难越大,他不是什么善良的妖魔,所以走到海口边上,已是遍体鳞伤,我在海边看见了他,便把他捡了回来。”

    他初看到天水时,天水已经缩成了根筷子大小的小蛟龙,浑身上下都是伤口,奄奄一息。若只看外形,当真看不出一点蛟龙的风采。

    “你家里不是不喜欢妖魔么?你就这么把它带回了家?”林如翡有点奇怪。

    佘惊弦说:“可能是因为它太惨了,我没看出它是蛟龙来,以为它是条带鱼精…………”

    林如翡:“……”

    顾玄都在旁边笑出了声。

    “就是很普通的那种带鱼精。”佘惊弦说,“制造点小水患,骗几个小朋友下水溺死,甚还不能化形,这种带鱼精的味道再好不过,用来炖汤是最好的。”他怀念的咂咂嘴。

    妖怪可以吃人,人也可以吃妖怪,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只是林如翡看见佘惊弦和天水拥//吻的画面后,条件反射的觉得两人大概是有一个浪漫的相遇,谁能想到他们的相遇不但不浪漫,还混合着海产的腥味。

    林如翡哭笑不得道:“所以你就把他煮了?”

    佘惊弦摸摸鼻子:“蛟龙厉害,煮不熟。”

    林如翡:“……”

    不得不说,从外表上来看,佘惊弦应该是很稳重的那类人,但相处不久,林如翡便看到了佘惊弦那稳重的外表现躁动的灵魂。

    佘惊弦没把天水煮熟,却把他给煮醒了,两人当即打了一架,天水重伤,自然不是佘惊弦的对手。于是佘惊弦便抓住了这条奄奄一息的小蛟龙,关在了家里头。蛟龙走水对于箬河边上居住的人来说,着实不是什么好事,所以佘惊弦便一直没有放天水走,这么一去一来,折腾了很长一段时间,两人竟是就这么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

    林如翡就在旁边听着,本来心里还是感动的,但自从听到佘惊弦把天水当带鱼精煲汤那一段后,脸上就变成了面无表情,听完后问了句:“你为什么会喜欢上天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