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圣人(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荷包里只有三个铜板的玄青自然不可能教会那小孩赚钱, 于是在小孩失落的注视下,浮花挥起鞭子驱动马车一路远去了。林如翡坐在车内, 和玄青聊起了天。

    玄青说自己是从南音寺出来的, 已经在外游历了三年, 去过了不少地方, 也遇到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事, 林如翡在旁听的津津有味, 时不时问上一两句, 气氛倒是十分和谐。

    “这次师父去大靖皇宫里是为了什么事?”林如翡好奇道。

    “听说好像是有贵人沾染了邪祟之物,因而请和尚过去做做法事。”玄青道, “林公子此去,打算将请帖赠予谁人?”

    林如翡道:“大靖的亲王白天瑞。”

    “哦,原来是他。”玄青露出了然之色。

    白天瑞是大靖的亲王,修为已达八境, 是大靖皇族中, 唯一一个修为过了五境的剑修士。不过在民间的名声并不算太好,虽然天赋卓绝, 但却是个实打实的笑面虎,性情乖戾,喜怒无常。虽然没有到鱼肉百姓的地步,但敢惹到他的人, 却都没什么好下场。根据坊间传言, 初见到白天瑞时他是笑着的,和白天瑞交朋友时他也是笑着的, 最后被他一剑杀了的时候,他还是笑着。而且最渗人的,是这笑容并非伪装,竟是每时每刻都能看出真情实意来——他是真把你当了朋友,也是真的想杀掉你。

    这些传言甚嚣尘上,难辨真假。

    但林如翡早就见惯了各种性子奇特的剑客,对于这个白天瑞的传闻形象倒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

    “他性子乖戾,又喜欢美人,林公子这趟前去,可记得小心些。”玄青道。

    林如翡没把玄青的话太放在心上,道:“怎么,师父认识那白天瑞?”

    玄青说:“算是……认识?”

    林如翡总觉得玄青的神情有点奇怪,但也没多想什么。

    这天气热的吓人,即便浮花在马车里放了不少冰块降温,却依旧闷热的厉害。玉蕊为林如翡打着扇,注意到玄青这和尚一滴汗水都没有,奇道:“小师父你怎么不流汗呀。”

    玄青笑道:“心静自然凉。”

    “心静自然凉?都是骗人的。”玉蕊嘟囔。

    “出家人不打诳语。”玄青认真的说。

    “小师父倒也没撒谎。”林如翡笑道,“人死了不就凉快了么。”

    玄青点点头:“还是林公子通事理。”

    玉蕊瞪着眼睛:“可小师父又不是死人,怎么也这么凉快?”

    玄青没说话,只是眨眨眼睛瞅着浮花,浮花也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瞪了好一会儿,眼眶都瞪红了,却发现这和尚居然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她又怎么赢得了,于是委屈的一撇嘴,缩到角落里去了。

    林如翡见状哈哈大笑起来,说师父可别欺负他家的小姑娘了。

    “阿弥陀佛。”玄青双手合十,一脸正经,“和尚从来不欺负小姑娘,说鬼故事的时候除外。”

    林如翡又是一阵笑。

    十几天的路程,林如翡也对这个玄青有了不少了解,这和尚有趣的很,知道的东西也不少,甚至包括大靖皇族里的秘辛,也和林如翡说了二三。什么父子相残,兄弟阋墙,在皇家都是常事。不过也有些有趣的事,比如大皇子迷上了一个女子,连皇位都不要了,谁知两人马上就要成亲时,却突然冒出来了一个仙师,说那女子是祸害皇子的妖怪。随后就地施了法,把那女子打回了原型——竟是一只可怜巴巴的兔子精。皇子见状大怒,直接一剑砍了那仙师的脑袋,小心翼翼的把兔子抱起来,揉揉那兔子的耳朵,就这么当着所有人的面给抱回家去了。

    玉蕊听的目瞪口呆,说还能这样啊,按照正常的剧情,不应该是皇子惊恐不已,最后让仙师降妖除魔了吗。

    “是啊,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况且大靖和妖族有大仇,大皇子应当也该清楚。”玄青道,“不过这事啊,后来有了个大反转。”

    “什么反转?”玉蕊问。

    “就是那仙师被砍了脑袋后,尸体反倒是变成了妖怪,而那女子在大皇子家里养了半月,又化恢复了人形。”玄青道,“后来找人一查,才晓得女子根本不是兔子精,而是被仙师冤枉了。”

    玉蕊发出惊叹之声:“还能如此行事?”

    “皇家的事,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做不出来的。”玄青摇着头,语气十分感慨,“还好大皇子态度坚决,没让歹人有个可趁之机……只是可惜……”

    “可惜?”林如翡饶有兴趣道,“可惜什么?”

    玄青拍腿大笑:“可惜那女子遭此一劫,怕了皇家,死活不肯和大皇子在一起了。”

    林如翡和玉蕊同时瞪眼,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发展,按照话本里的剧情,不应该是大皇子最后和心爱之人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吗。

    “最后呢,最后怎么了?”玉蕊也追问起来。

    “最后,愤怒之下的大皇子,奋发图强,当上了储君。”玄青说到这里,已经笑的前俯后仰,“就是现如今的圣上——哈哈哈哈,可惜他那只小兔子,至今没找回来。”

    林如翡和玉蕊顿时无言,从这玄青笑声中,硬是品出了幸灾乐祸的味道,也不知道玄青和这大皇子到底有什么渊源。

    玄青笑完摆摆手说:“这些只是坊间传闻,林公子可千万不要在皇宫里说这些,免得……”他低咳一声,“免得当今圣上恼羞成怒。”

    林如翡点点头,说自己会注意的。

    玉蕊在旁失魂落魄,显然有些接受不了这个太过于现实的结局,表情十分复杂,几次看着玄青都欲言又止。

    结果当天晚上,他们吃的就是玉蕊从山林里打来的野兔。

    这野兔子不比家兔,肉质要稍微老一点,而且若是处理不好,会比较腥臊。好在浮花厨艺了得,先将兔肉腌制一番,随后放在柴火上慢烤,没一会儿上面的油脂便滋滋作响,散发出了浓郁的肉香。

    只可惜不沾荤腥的玄青没有这个口福,只能在旁边吃着玉蕊特意为他烤的红薯。

    这兔肉味道着实不错,只可惜天气太热林如翡胃口不佳,吃了一只兔腿便觉得有些腻了,还是浮花用碎冰给他做了碗清凉的绿豆汤,才又多吃了一些。玄青见状叹道,说林公子胃口怎么这般差,这不吃东西,身体可是会垮的。

    林如翡摆摆手,无所谓的表示自己已经习惯了,让玄青不必担心。

    晚上,众人下了山,在山脚下寻了间客栈休息。

    林如翡照例睡不太好,本想和顾玄都聊天,却发现顾玄都没跟在他的身边。好像自从这个玄青和尚来了之后,顾玄都的话就少了许多,大部分时间都是站在林如翡的身边沉默着,既不搭腔,也不应声。一时间林如翡还有些不习惯。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一阵子,才听到身边响起了顾玄都的话语:“怎么,睡不着?”

    “嗯。”林如翡道,“前辈去哪儿了?”

    顾玄都道:“我去……”

    他话还没说完,便被林如翡打断:“可千万别告诉我,你是去抓鬼了。”

    顾玄都道:“这也能被猜到?”

    林如翡叹气。

    可即便如此,顾玄都也没有要解释他到底去了哪里的意思,林如翡不好再问,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顾玄都聊起了玄青。顾玄都说这玄青的脾气其实不错,只是有时候思考问题的角度有些奇怪,倒也不用见怪。林如翡奇怪道:“听前辈的口气,怎么好似认识了这和尚好久似得。”

    顾玄都道:“有么?”

    林如翡说:“自然是有的。”

    “那大概是你感觉错了。”顾玄有些走神,不知道在想什么,“再过几日就要去大靖皇宫,你千万要小心些。”

    林如翡道:“前辈知道什么?”

    顾玄都摇摇头:“什么也不知道,不过既然都叫玄青过去帮忙了,那这事情肯定闹的有点麻烦,而且不那么容易解决。”

    林如翡若有所思。

    顾玄都语调缓慢,和林如翡又聊了几句,便露出昏昏欲睡的神情,林如翡催着他去休息,他打了个哈欠,长袖一荡,身形就消散在了林如翡的面前。他的状态似乎很不对劲,看着他这模样,林如翡却忽的想起了西凉山上遇到的事,难不成这次皇宫之行,里头也有顾玄都需要的东西?

    林如翡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躺在床上沉思良久,直到晨光熹微,才小憩了片刻。

    第二天,马车再次上路,林如翡靠在窗边打瞌睡。

    大靖的皇城名为灯宵,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灯宵城中有星辰遍布般的灯火,彻夜不暗。这个规矩从很早开始就有了,只是不知道起因为何。但灯宵这个名字,的确已传承了百年。

    林如翡喜欢灯宵二字,故而对皇城也充满了期待。

    离皇城越近,周遭越是繁华,大靖民风开放,俊美的男子走在路边,都会有大胆的姑娘往他身上投来漂亮的绢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