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柳家事毕(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第二日, 大晴。

    林如翡随着往来的宾客,进了柳府, 远远便瞧见身着一袭大红喜服的柳如弓。他的身旁坐着个神态雍容华贵的女人, 正笑意盈盈的对他说些什么, 想来此人便是柳府的女主人, 柳如弓的生母。

    自家儿子突然要娶一柄剑, 按理说柳母的态度应当是极力阻止的, 但此时看她的态度, 却是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虽然眉宇间带着些淡淡的哀愁, 可到底是在笑的。

    柳如弓也在笑,身着一袭红衣的他俊美无俦,黑发束冠,顾盼生辉。林如翡将目光落在了他腰侧的洛神之上, 青色的洛神剑柄之上, 也被系上了一根鲜艳的红绸,此时正被柳如弓握在手中。

    似乎感觉到了林如翡的目光, 柳如弓停下和母亲的交谈,扭过头来,朝着林如翡投来一个微笑,又叫唤了一声林公子。

    林如翡应声。

    “你且把这里当成自家。”柳公子走到了林如翡面前, 笑道, “今日繁忙,有招待不周之处请多多担待。”

    林如翡道了声客气。

    柳如弓将林如翡领到了上宾的位置安置他坐下后, 便又去招待别的宾客了。林如翡闲来无事,慢慢的吃起了桌上的坚果,还顺带递给了顾玄都一把。这次喜宴,能被柳府邀请的,自然都是贵客,并且都是和柳府关系极好的那种。这些人晓得柳如弓的脾气,虽然他要娶一柄剑这事儿在很多人眼里的确有些无法理解,但敢当着柳如弓的面说三道四的人,那真是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婚礼举行的很顺利,柳如弓一个人拜天地,一个人入洞房,乍看有些滑稽,但他严肃的神情,却让人根本笑不出来。

    宾客里的气氛也不轻松,众人看着柳如弓礼成离场后,才松了口气,开始举杯庆祝。有人给林如翡敬酒,得知他林家四公子的身份后十分惊讶,说听闻前几日他和柳公子比剑大胜,对他十分敬仰。

    林如翡没想到这事儿竟是已经传出去了,只好抬杯应酬,但他酒量不太好,很快便有些微醺,苍白的脸颊上也浮起淡淡的红晕。知道自己不能再喝,林如翡便借故离席了。他对柳府不太了解,便顺着路一直往前,在柳府里随便寻了个清静的角落休息。

    今日公子大婚,柳府上下自然热闹的很。

    林如翡有些醉了,坐在石凳上闭目养神。

    顾玄都说:“困了就回去睡吧。”

    林如翡说:“今天好像没有看见洛神。”

    顾玄都说:“嗯。”

    洛神是随时可以出现在柳如弓的身边的,但今日直到礼成,她都不曾出现片刻,林如翡心里还念着昨日发生的事,喃喃道自己不该自作主张,应当先问问柳如弓的意见。顾玄都见他神情低落,想了想,身形消失了片刻,再次回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两块散发着凉气的米糕,上面还淋着一层浓郁的红糖,看起来格外诱人。林如翡接过来直接上手开啃。

    米糕是糯米做的,上面还撒着一层薄薄的冰渣,吃进嘴里化解了燥郁的酒气。林如翡吃了半块便饱了,正瞅着剩下的半块发愁,顾玄都却已经动作自然的接过去啃了起来。

    林如翡怔怔的看着顾玄都,道:“你……”

    顾玄都似乎没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什么问题,道:“怎么?”

    林如翡沉默片刻,摇摇头:“没什么。”

    两人吃了冰凉的米糕,林如翡的酒也醒了一些,他回到宴席上,却还是不见柳如弓的身影,按照正常的喜宴流程,作为新郎的柳如弓自然是要出来接待宾客的,但是这本来就是一场不同寻常的婚礼,既然看不见柳如弓的人,剩下的事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林如翡不喜欢这种场合,便随意寻了个由头,从柳府出去了。出去时才想起,似乎自己还没有将请帖交给柳老爷,不过看他今日喜宴时那阴沉的表情,此时显然不是个合适的时机。

    柳府大婚,姑苏城跟着热闹一天。

    林如翡回到客栈倒头就睡,直到午夜,才迷迷糊糊的醒来。他有些渴了,便迷迷糊糊的爬起来想喝些茶水。顾玄都见他这迷糊的模样,轻笑出声,抬手将茶杯递了过去。

    林如翡接过,几口咽下,唇边沾了些水渍,神色也渐渐清明,他咳嗽两声,道:“几时了?”

    顾玄都应声:“刚过子时。”

    林如翡嗯了声,道:“有些热……”他说着就扯了扯自己本就宽松的领口,露出一截雪白的锁骨。顾玄都本和林如翡对视着,却忽的不自在的移开了目光,起身走到了窗户前,拉开了窗门。

    嘎吱一声轻响,清风伴着月色涌入屋内,林如翡抬眸望向窗外,道:“月色真美。”

    “嗯。”顾玄都轻轻应声。

    林如翡睡了太久,便不太困,索性从床上坐起,走到窗边,极目远眺:“咦……他怎么在那儿……”

    顾玄都说:“或许是睡不着吧。”

    姑苏城里最高的那座阁楼顶上,坐着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人,正是今日大婚的主角,柳如弓。他依旧穿着那身华丽的喜服,头发上束起的整齐头冠被扯的七零八落,一头青丝凌乱的散在肩膀上,倒是又变成了往日那不羁的模样。他手里提着壶酒,正在大口的往嘴里灌着,仿佛不怕醉似得,片刻不见停歇。

    这本该是个让人感到悲伤的画面,只是当林如翡看清楚了他身后站着的人时,却怎么都悲伤不起来了。

    那是一个身长八尺的壮汉,脸颊赤红,下巴上还生着长髯,若是他手里再提着一把大刀,林如翡估计都会觉得是关二爷再世。

    起初林如翡甚至以为眼前这一幕是因为喝的太多产生的幻觉,他重重的揉了揉眼睛,又揉了揉眼睛,直到把眼睛揉红了,才嘶声对着顾玄都说:“柳如弓身后的人是谁?”

    顾玄都冷静道:“从他的衣着上来看,大概是我们认识的那位。”

    林如翡:“……”

    大概他的表情太过崩塌,顾玄都从身后伸手盖住了他的双眸,他的手有些冰凉,覆在林如翡的眼上遮住了所有的光:“别看了,该睡觉了。”

    林如翡没说话,默默的把顾玄都的手从自己的眼睛上扯了下来。

    那个长髯大汉一身青衣,站在柳如弓身后如同护法门神,哪里还有前几日飘然若仙的那般风采,此时他双手抱胸,面色阴沉的立在柳如弓身后,让这本该孤寂的画面,多了种说不出来的滑稽和恐怖……

    就好像再多看他几眼,他就会提着刀来砍你似得。

    林如翡最后什么话也没说,默默的拉上了窗户,一脸生无可恋的躺回了床上。

    顾玄都哭笑不得,心想这洛神不愧是柳如弓的剑,当真是个暴脾气,被柳如弓说了几句,今天就由着性子变了个长髯大汉的模样,看上去若是可以,他估计还会背一把长刀,索性立在柳如弓身后当个杀气汹汹的门神。

    剑灵本来就是没有形体的,林如翡能见,也纯属意外,所以它们想要变成什么模样,几乎全凭本心,还好柳如弓瞧不见了。

    大受打击的林如翡后半夜都没怎么睡,第二天早早的去柳府送了请帖后便又找到柳如弓告辞,说自己打算近几日就离开姑苏城。

    柳如弓见他要走,劝了几句也并未强求,只是神色之间略微有些迟疑,似乎想说些什么。

    林如翡知道当下和柳如弓一别,不知何时才能见面,便坦然道:“柳公子可是有什么想说的话?”

    柳如弓迟疑片刻,低声道:“林公子,我有个不情之请……”

    林如翡说:“你先说说看?”

    柳如弓轻咳一声:“不知林公子,能否画一张洛神的画像给我?”

    林如翡奇怪道:“你要这画像做什么?”

    柳如弓笑道:“只是想留个念想。”他将那晚的事,全当做了话本里的故事,不过故事久了却容易忘,若是不留点什么,他担心自己有一天会真的忘了,那必然会有些遗憾。

    林如翡思量片刻,应下了柳如弓的要求,说给他几日,他便把画像送到柳如弓面前。

    柳如弓见林如翡答应的如此爽快,也是很高兴,说以后再也不会提起林如翡扒他衣裳这件事。林如翡很真诚的说提其实也没关系,毕竟丢脸的又不是自己。柳如弓顿时无言以对,脸色铁青。

    出了柳府,林如翡顺道去买了作画的材料,打算花些日子,把洛神的模样画下来。

    他虽然没有习剑,但琴棋书画样样拿手,丹青之作,更是为人称道。能将洛神这样极富特色的美人落于纸上,林如翡并不觉得麻烦。

    然而当他回到客栈,铺好画纸后,却迟迟没有下笔。

    顾玄都见他愁眉紧皱的模样,疑道:“怎么不画?”

    林如翡抬头,哭笑不得:“我一回忆洛神,脑子里浮现的就是那长髯大汉的模样——”

    顾玄都直接笑出了声。

    林如翡对他幸灾乐祸很不高兴,叹着气捏着眼角,愁容满面:“这可怎么办啊?”

    顾玄都眼神一转,说:“你真想画?”

    林如翡道:“都答应了柳如弓了。”

    顾玄都说:“那我来帮你吧。”他说完长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