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剑客的礼物(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柳如弓手上的这只海东青, 十分漂亮。耸肩紧尾,雕头鹄背, 是个标准的美人儿。林辨玉也养了一只名为青鸾的青羽海东青, 林如翡是从小看着它长大的, 所以对这种神俊的鸟儿也算是有些了解。

    柳如弓见林如翡对他的鸟颇感兴趣, 便介绍道:“它叫燎山, 今年才一岁, 是个姑娘, 只是脾气不太好。”

    都道物似主人形,这燎山微微扬着颈项, 高傲的模样,倒是和柳如弓有几分相似,但柳如弓显然并未察觉,宠溺的摸了摸燎山的脑袋, 看向林如翡:“林公子想试试么?”

    林如翡笑着拒绝了:“不了。”

    这玩鹰是挺私密的事儿, 主人一般都不喜欢其他人动自家的鹰,柳如弓同他客套两句, 他也最好知情识趣些。

    两人在街上边走边说,街道旁边不少人小心翼翼的投来了目光,只是这目光中大多是些畏惧,看来这柳如弓在姑苏城里的确积威甚重。

    柳如弓浑然不觉, 带着林如翡一路往前, 说这家的酒水不错,那家的勾金绸缎乃是一绝, 若有机会,记得买上两匹,家中的女眷,定然会喜欢的。林如翡听的饶有兴趣,直到差不多将姑苏城逛了大半,这柳如弓才说到了正事,他目光炯炯的盯着林如翡,眼神炽热的像是要在他的身上开出个洞来,叫道:“林公子。”

    林如翡被他表情吓了一跳:“嗯?”

    柳如弓道:“听闻你在昆仑山上,曾经和人比过剑?”

    林如翡迟疑片刻,轻轻点了点头。

    “那剑客可是叫王螣?”柳如弓道。

    没想到他的消息如此灵通,不但知道林如翡和人比了剑,连剑客的名字都知道了。林如翡道:“你认识他?”

    柳如弓说:“认识。”他手一挥,一直停在他手臂上的燎山便挥动翅膀带起一阵罡风,朝着天上去,“我和他在姑苏城里,曾经偶遇了一次。”

    大概是王螣去往昆仑的路上,在城里休息了一晚,提了壶酒,坐在城里最高的那座阁楼顶上,俯视着灯火阑珊的姑苏城。

    柳如弓正巧和他撞见,一眼便看到了王螣腰侧挂着的那柄名为青棘的长剑,他目光落上去,便再也移不开,直到王螣隔着斗笠,朝他投来了不善的眼神。剑客的剑,被人这般无礼的盯着,换了谁都会觉得不喜,更不用说脾气本来就不算好的王螣。

    “你这剑不错。”柳如弓走到了王螣身边,坐下,朝着王螣的酒壶伸手,想要讨口酒喝。谁知王螣一点也不给这个姑苏城里最难缠的柳家公子留面子,直接无视了讨酒的柳如弓,那森冷的目光即便是隔着斗笠的纱,也让人觉得浑身发寒。这要是一般人,可能就知难而退了,可柳如弓是谁,他可是柳家最能折腾的二少爷,于是面对王螣的冷漠,他丝毫不为所动,反而兴趣更浓。

    “你是要去哪儿?”柳如弓说,“怎么跑到这里来喝酒。”

    “比剑。”虽然语气冷淡,但王螣好歹回了话。

    “哦?”提到剑,柳如弓变得跃跃欲试,“你这是要去昆仑?打算找谁比剑?”

    林家盛名在外,几乎每年都会有无数的剑客前赴后继的前往昆仑,要么比剑,要么观战,很是热闹。而去昆仑的路只有一条,必定是要经过姑苏城,再翻西凉山,顺着沧澜江一路往前,便到了。

    “林家人。”王螣道。

    “林家人?哪个林家人?林葳蕤还在外头游历,难不成是林珉之……不过想要和他比剑不是件容易的事。”柳如弓道。

    谁知王螣却摇了摇头。

    柳如弓见状奇道:“难道你是想找林辨玉?啧啧啧,怎么见你年纪轻轻,这就不想活了。连我都败在了林辨玉剑下,你嘛,在他手下怕是走不过十招。”

    王螣抬眸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理也不理。

    柳如弓脸上笑意微敛,下一刻抬手便将王螣的酒壶抢了过来,对嘴就灌。王螣一时不察被他抢个正着,怒斥道:“你这中原人,怎么这般无礼!”

    柳如弓将酒几口喝完,便又将酒壶扔回了王螣手里,认真道:“既然喝了你的酒,那我便算是欠了你的人情,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去送死,来来来,既然你要和林辨玉比剑,还是先过了我这一关,我脾气比他好,留你一条命。”他也是张口就来,好意思说出自己比林辨玉脾气好这样的话来,,若是被他家里人知道了,肯定会嘲笑他为了比剑无所不用其极。

    王螣冷森森的盯着柳如弓,像是盯着一个不要命的疯子,他说:“我不是去找林辨玉比剑的。”

    “哦?”柳如弓奇道,“那是找谁?”

    “林如翡。”王螣说。

    林如翡?柳如弓倒是听说过这个名字,但也只是听过,却连人都未曾见,传言这个林如翡自幼体弱,无法习剑,所以很少在人前露面。对于这样的人,柳如弓实在是没什么兴趣。

    “哦?难道那个林什么翡,也是个厉害的角色?”柳如弓饶有兴趣。

    王螣瞅了他一眼,不说话了,他显然不太喜欢这个胡来的柳如弓,但也不想惹麻烦,拿着酒壶,转身就走。柳如弓哪里肯这么轻易的放过如此有趣的人,抬手便将洛神拔出,可是还未等他出剑,眼前的人便化作一道残影,直接消失在了他的面前,随着王螣一起消失的,还有柳如弓鬓角的一缕发丝,他愣在了原地,竟是没看出对方什么时候拔出的剑。

    此后,柳如弓就牢牢记住了王螣这个名字。

    后来听说他去昆仑上找了林如翡比剑,惜败于林如翡手下,叹了声可惜后,就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直到昨日,他回了家,随口说起了遇到林家四子的事,被人提醒后,才忽的想起林如翡就是那个和王螣比剑的人,所以今日柳如弓一改昨天那冷淡的态度,甚至主动提出带着林如翡四处走走。

    林如翡的确是个让他提不起兴趣的人,这位林家四公子,虽然相貌俊美,气质儒雅,但奈何身板看起来却十分孱弱,身上看不出一丝剑气,好似一阵风就能将他吹倒似得。柳如弓只对强者感兴趣,像林如翡这样的,若不是昆仑林家人,他连问都不会多问一句。

    不过这林如翡,似乎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无害,柳如弓笑眯了眼睛,右手不自觉的放倒了腰侧的洛神上,笑道:“林公子,再过几日,就是我的大喜之日,你可要给我柳如弓这个面子,记得来赴宴啊。”

    林如翡正在往前走,听见柳如弓这话,脚下微微一顿:“……好。”

    “我知道林公子在想什么,不过没什么关系,你有什么话便直说,我不介意。”柳如弓说。

    林如翡扭头瞅了他一眼,却又不想问了,虽然他十分好奇,但这到底是人家的私事,而且柳如弓突然如此热情,事出反常必有妖,他总觉得这位柳公子在算计着什么。

    柳如弓等了一会儿,却见林如翡兴趣缺缺的移开了目光,奇道:“咦,林公子就不好奇,我为什么要娶一柄剑吗?”

    林如翡坦然道:“其实也不是很想知道。”

    柳如弓:“……”

    “若是柳公子特别想说,我听听也无妨。”林如翡道。

    柳如弓显然没料到林如翡的这个反应,这姑苏城里,哪一个人对他这婚事不好奇,但也没人敢前来置喙一句,这林如翡居然一点兴趣都没有。柳如风啧了一声,心道林家的小公子,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

    不过也没关系,正巧,他也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于是柳如弓露出一个微笑,道:“林公子,咱们也算是一见如故的朋友了吧?”

    林如翡:“……”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吓人呢。

    柳如弓道:“是吧?”

    林如翡还能怎么答,总不能说咱们两其实不熟,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

    柳如弓一见林如翡点了头,便立马喜笑颜开:“既然咱们是朋友,那我大婚,你可想好了要送些什么?”

    原来在这里等着自己呢,林如翡哭笑不得,心想这柳家公子还真是有趣,为了讨一份彩礼,这般拐弯抹角。他正想说话,柳如弓便来了一句:“我也不想麻烦林公子特意为我备礼,不如这样,林公子就满足我一个小小的愿望作为我大婚的礼物吧?”

    果然来了,林如翡道:“什么愿望?”

    柳如弓重重的按住了腰侧的洛神,认真道:“和我比剑。”

    林如翡道:“用洛神?”

    柳如弓道:“自然!”

    林如翡略微迟疑:“可是你刚大婚,我和你的新娘子打架……会不会不太好……?”

    柳如弓神情僵住,被林如翡这句话噎了个半死。一直没说话的顾玄都没忍住在旁边笑出了声,他竟是从柳如弓这瞪眼的表情里,看出了自己的影子。不得不说,林家小公子故意使坏的时候,还真是有些难以让人招架。

    好在这柳如弓也不是普通人,沉默片刻后,便大大咧咧的伸手在林如翡肩上一拍,道:“咱们都是兄弟,说这些做什么,你嫂子大方,定然不会介意的——”

    林如翡顿时无话可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