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积水成渊(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林如翡和顾玄都在江边夜聊许久。

    直到天色彻底暗下, 也不见江潮儿回来,顾玄都说按照他的估计, 在江里一个来回就需要一晚, 江潮儿至少明日清晨, 才能回得来。

    林如翡道:“明日清晨, 那恶蛟岂不是醒了?”

    顾玄都道:“也不一定。”

    但看江潮儿那熟练的模样, 干这样的事显然也不是一两次了, 林如翡心下稍安, 见天色不早,便回了客栈。

    入夜后, 客栈里安静了许多,大厅里面空空荡荡不见一人。

    小二领着林如翡去了上房,里面浮花和玉蕊已经备好了刚烧的热水,服侍他洗漱了一番。

    林如翡换了身衣服, 又在顾玄都的催促下苦着脸喝了一剂药剂, 苦的整张脸都皱在一起,嘟囔着说没怎么咳了, 不喝也没事。

    顾玄都就这么瞅着他,也不说话,直到林如翡唉声叹息的爬到了床上,被褥一掀将自己捂了个严严实实。

    “熄灯了。”顾玄都道。

    林如翡嗯了声, 屋中便暗了下来, 耳边涛声依旧,江风凛冽, 也不知道明日,是个什么天气。

    第二天,小雨。

    鱼龙混杂的客栈里,早早的便热闹起来。大厅里说话声,吆喝声响成一片,甚至还有酒友们划拳高呼,虽远远不如昆仑上清静,但别有一番俗世的烟火气。

    林如翡的咳嗽比前几日好了些,但依旧没有睡的太好,软绵绵的从床上坐起,看见顾玄都靠在床边看着清晨的江景,见他醒了,笑着同他道了声早上好。

    “早上好。”林如翡揉揉眼睛,还未下床,顾玄都便帮他取了衣物,帮他一件件的换上,看这动作,倒是比浮花玉蕊还要熟练几分。

    林如翡睡眼稀松,还没反应过来,衣服便已经穿好了。

    “那小子回来了。”顾玄都帮林如翡系上最后一根软玉腰带,道,“卯时回来的,倒是比我估计的要早些。”这季节卯时天还未亮,潜伏江中的蛟龙也未醒来,自然是比白日安全许多。

    “回来了?”林如翡迷糊的嘟囔着,“回来了就好……”

    顾玄都看着他这模样着实想笑,林如翡每次睡觉醒来时,都要迷糊好一会儿才能彻底清醒,这期间无比乖巧,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在昆仑上有几次他耍了小脾气不肯喝药,他那哥哥姐姐们,便趁着他刚睡醒的时候,哄着他将药喝下去。当然,喝完药林如翡就清醒了,治咳嗽的药苦的厉害,谁喝完都是皱着一张脸。

    洗漱完毕,林如翡的神智才渐渐清明,在屋中吃着侍女送来的早餐,和顾玄都商量:“那你说我们能坐那小家伙的船过江么?”

    顾玄都道:“自然可以,这老天爷管不了,难道还要被一条小蛟龙欺负?”

    林如翡道:“小蛟龙?”

    顾玄都道:“蛟龙千年才有成,我算了算,他也就六百来岁,是个小家伙。”

    林如翡心道六百岁和小家伙这个词好像不太搭。

    “这雨约莫下午就停了,今晚就能走。”顾玄都嚼着客栈里的吃食,不大喜欢,“这客栈鱼龙混杂,讨厌的很。”

    林如翡道:“好。”

    他吃完早餐,顺着楼梯去了客栈大厅,还未到,便听到了那江潮儿中气十足的声音,那十几岁的小娃娃喝着手中葫芦里刚灌的好酒,手舞足蹈的和众人说他昨晚险些死在了江上,还隐隐约约的看见了那只脾气糟糕的恶蛟,好在恶蛟没瞅见他这只虾米,又沉进水里头睡觉去了。

    众人听着他的话哈哈大笑,说江潮儿你可别喝了,都开始说醉话了,这一入夜有谁敢渡江,你这么吹也不怕吹破了牛皮!

    江潮儿被人这般说,丝毫不恼,嘻嘻哈哈岔开了话题,只是在看见楼梯拐角处下来的林如翡时,一双黑眸亮了起来,声音甜甜的叫了声:“林公子——”

    林如翡笑道:“这么早就喝酒?”

    江潮儿道:“晚上没睡好,白天喝点酒精神。”他打了个哈欠,“公子可想好了什么时候渡江?”

    林如翡道:“今晚吧。”

    “什么?”江潮儿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我说今晚渡江,坐你的船。”林如翡温声道。

    这话一出,整个客栈都静了下来,众人均是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林如翡,全都是一副这公子哥到底吃错了什么药的表情,甚至连江潮儿自己也是如此。

    他结结巴巴道:“公、公子您说什、什么?”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林如翡便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江潮儿听完,爆出大笑,跟只猴子似得蹿到了林如翡的面前,上蹿下跳,激动的连酒壶里的酒都差点撒了出来,他目光炯炯的盯着林如翡,大声道:“公子,您没开玩笑?”

    林如翡说:“我从不开无趣的玩笑。”

    江潮激动的嚎叫一声,要不是有浮花玉蕊拦着,恐怕早就抱住林如翡开始转圈圈了。

    客栈里的人全都见了鬼的模样,有好心人劝道:“公子,您可千万不能听这个小鬼忽悠啊,他平日里从来不下江,上了他的船,不等于进了鬼门关吗!”

    林如翡听着这些话,只是淡笑并不应声,有人见状便生出些恼怒来,正欲开口对着这位不知好歹的公子说些过激的话来,便看自己眼前闪过一阵白光,回过神,面前的木桌已经被切成了两半。

    “各位慎言。”林如翡身后一直悄无声息的浮花冷声威胁。

    客栈瞬间一片寂静。

    江潮儿倒是无所谓,笑的依旧灿烂,说他看了天气,今日傍晚就没雨了,到时便带着林如翡一起渡江,不过马车肯定是带不过去的,倒是可以把马车上值钱的玩意儿拆一拆,把马给卖了。

    林如翡说不必,那两匹马都有灵性的很,今天放归即可,过几日它们自己就回昆仑上了。

    江潮儿听到昆仑二字,神情微变,大大咧咧的声音小了些,他道:“公子……可是昆仑上的谪仙?”

    林如翡道:“我不是。”他指了指立在自己身侧的浮花和玉蕊,“她们是。”

    江潮儿眼睛都直了,虽然林如翡说自己不是谪仙,但能将谪仙当做侍女的公子该有多厉害啊。

    “虽然她们是谪仙,可这渡河一事还得靠你。”林如翡道,“你看今晚可以吗?”

    “自然可以,自然可以。”江潮儿激动不已。

    这事儿就算这么定下了,林如翡和江潮儿订好了时间和价钱,约在亥时渡河,至于价钱,林如翡从袖口里摸出了一块碎金子,说只要过去了,这就是给江潮儿的赏钱。江潮儿高兴的满脸赤红,又灌了几口酒水,说自己先去休息半日,晚上再来找林如翡,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客栈。

    刚才浮花露了那么一手,客栈中再无人敢冒犯林如翡,连他坐下的地方,周遭都没了人影。

    林如翡喝了一盏茶,便被顾玄都叫到了客栈外面,

    这会儿依旧在下着小雨,江上腾起了一层浓郁的水雾,水雾之下便是湍急的江水,江水昏黄,隐约可见有暗色的巨大阴影在其中盘旋游曳,看的人毛骨悚然。

    “今晚不太平,到时遇到什么事,可千万别再用手挡。”顾玄都将腰侧的谷雨取下,递给了林如翡,“用谷雨便好。”

    林如翡道:“合适么?”

    “没什么不合适的。”顾玄都懒懒道,“本来想将霜降一同给你,只是……”

    林如翡说:“只是什么?”

    顾玄都没说话,将霜降从自己的腰间解下递给林如翡,林如翡好奇的伸手一接,差点没闪着腰,还好顾玄都扶了他一把,他才不至于摔倒,站稳后忍不住惊叹道:“好重。”

    “霜降虽然生的小,但到底有十三斤。”顾玄都笑道,“挂个十三斤的铁块在腰上……”他话还没说完,被林如翡拿在手里的霜降便发出了不快的嗡鸣声,像是在责怪顾玄都说他重似得。

    顾玄都接过霜降,温声道:“谷雨正适合现在的你。”

    林如翡握住了谷雨,不知为何,他略微有些紧张起来,右手微微用力,便将谷雨雪白的剑刃拔出了剑鞘。

    谷雨通体漆黑,长三尺七,重八斤七两,剑刃之上刻着几道深深的横纹,即便林如翡不懂,也知道它定然是柄好剑。能将其轻松的拔出,便也说明谷雨承认了自己,林如翡心中欣喜,伸手轻拂剑刃,感受到了属于金属的冰凉,而谷雨嗡鸣轻颤仿若回应。

    林如翡温柔的凝视着手中的剑许久,一抬头,却见顾玄都也露出了同样的神色,只是他在看剑,顾玄都在看他。

    “回去吧,外面风冷,别又着凉。”顾玄都轻声道。

    林如翡笑了起来:“好,回去。”

    他腰侧突然多了一柄剑,本来还担心浮花玉蕊会问些什么,谁知这两个侍女自觉得很,从头到尾都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倒是让林如翡松了一口气,不用想着怎么解释。

    雨到下午时便停了,天空依旧阴云密布,并未放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