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目断飞鸿(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这些黑袍人,每一个都是身材高大,黑袍遮盖全身包裹头部,看不出其内具体的相貌。

    但偶尔从黑袍内露出的目光中,所透出的冰冷,让四周观望的拾荒者亡命徒,纷纷心神一颤。

    这些黑袍人的眼神,带着对生命的淡漠,没有丝毫人性该有的色彩,如同他们只是一具具用于杀戮的机器。

    甚至他们站在那里,六月的炎热也都被无形的驱散开,使这杂货铺外,处于阴冷之中。

    而他们的身份,许青在到来的一刻,已经从四周拾荒者低声的议论里知晓。

    “是离途教的执法队!”

    “离途教……那可是一群疯子啊,他们很少会出现在拾荒者营地,这一次怎么到这里来了。”

    “听说是来找什么人的,已经找遍了这片区域所有的城池与拾荒者营地。”

    四周的声音落入许青耳中,他眼睛慢慢眯起,翻手间铁签出现,冷冷的看向杂货铺,而就在他看去的同时,杂货铺内走出三人。

    前面两位,一高一矮。

    高的那人身姿挺拔,如一把出鞘染血的利剑。

    衣着与外面的离途教执法队正好相反,其衣袍血色,其上的太阳图案则是黑色,此刻头部没有遮盖,露出一头黑发以及棱角分明的面孔。

    那是一个青年。

    在他走出的一瞬,外面的黑衣离途教执法队所有人,动作统一,全部低头,单膝跪地。

    看着这一幕,许青眼眸一紧,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让他有一种在丛林深处,遇到强大凶兽的感觉。

    至于这青年身边,矮个的那位,正是小女孩。

    此刻她的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开心笑容,用力抓着青年的手。

    从年龄去看,似乎对方是她的哥哥,而那青年身上的冷峻? 也在低头看向小女孩时,变的无比柔和? 只是目中难以融化的悲伤? 还是很明显。

    仿佛在缅怀浩劫下? 逝去的亲人。

    他们的身后? 则是那杂货铺的老板,他一脸谄媚? 小心翼翼的跟随,低声说着话语。

    望着这一切? 许青默默收起了铁签,又摸了摸皮袋里的小石头? 有些迟疑。

    与此同时? 走出店铺的小女孩,也看到了人群里的许青。

    她连忙和身边的青年说了几句,随后在青年审视的目光凝聚许青这里时? 小女孩松开了手? 向着许青跑来。

    许青身边的拾荒者? 本能的退避开,使得小女孩顺利的跑到了许青的身前? 向他告别。

    “我哥哥来接我啦? 小孩哥哥?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离开?”

    在这告别中,小女孩带着一些期待? 看向许青。

    许青摇了摇头。

    得到答案的小女孩情绪有些失落? 她看了许青一眼? 又重新在脸上露出笑容。

    “没关系? 等我长大了? 我们还可以见到的,小孩哥哥,我说过会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我一定能做到。”

    “我要跟着我哥哥走了,我哥哥对我可好了,我要什么他都会给我的,你也有哥哥吗。”

    小女孩话语很多,正说着,杂货铺外的青年,向她呼唤了一声。

    “我要走了小孩哥哥。”

    小女孩望着许青,她在营地这两个多月,唯一熟悉的就是眼前之人,此刻心里有些不舍。

    许青看了小女孩一眼,从皮袋里取出一块七彩小石头,递给了她。

    “这块石头,可以祛疤,送给你。”

    小女孩一愣,拿着石头看向许青,欲言又止,而她哥哥再次呼唤,最终小女孩深深的看了许青一眼,握住了手里的七彩石头,回到了青年的身边,在那群黑袍人的簇拥中远去。

    途中,她回了一次头,向着许青挥了挥手。

    许青一样挥手,目送似永远都有开心笑容的小女孩走远,他觉得对方离开这里是对的。

    “祝,平安。”

    说完,许青转身,向着居所走去。

    生活如以往一样,默默的一个人做饭,默默的吃着,默默的收拾,默默的打坐,默默的上课。

    时间流逝,这样的生活,过去了七天。

    许青也彻底回到了贫民窟的状态,而他也已经意识到,柏大师……应该也不会在营地停留很久了。

    这一点,从最近两三天,柏大师的车队开始整理中,许青已经有所猜测。

    柏大师曾和他说过,他们来自紫土,而紫土……许青听很多人提过,那里是南凰洲的中心。

    直至这一天清晨,当许青来到柏大师的帐篷时,他在这里没有看到任何侍卫,也没有陈飞源与婷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