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第二百三十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此章节正在?ww./努力更新ing,请稍后刷新访问

    ?手机访问的帅哥美女,先注册个/会员好吗!!!

    ?注册本站会员,使用书架书签功能,更方便阅读

    如果此章是作者求票之类废话的,请跳过继续看下一章

    ?请先收藏此页/,方便等下阅读,不然等下找不到此章节

    武炼巅峰<ahref="https://///"target="_blank">https://///</a>

    武炼巅峰<ahref="https://///"target="_blank">https://///</a>

    天蒙蒙亮,杨开就醒了,稍微洗漱一番便拿着墙角边的扫帚走出了独居的小屋。站在门口伸了个懒腰,看了一眼天际边浮现的一抹鱼肚白,闭目凝神享受了片刻的安宁,随即睁开眼帘舞动起手上的扫帚,埋头清理着地面的灰尘和落叶。一袭青衣,朴素干净,老成的衣色平白将少年衬托的虚长几岁。杨开的腰杆如标枪一般挺得笔直,即便是在做着最底层的活,脸庞上的神色也一丝不苟。动作很沉稳,捏着扫把的双手并未用多大力,身子甚至都没多大摆动,只凭着手腕的转动,那扫把便如臂使指,莜来乎去,随着他步伐的移动,地面上积攒的灰尘和杂物神奇地跟着动了起来,仿佛平白长了两条腿。杨开是凌霄阁的试炼弟子,三年前进宗门开始修炼,可直到如今也只修炼到淬体三层境界。与他一同入门的师兄弟们早就远远超过这个阶段,各得机缘拜入门中高人座下飞黄腾达去了,他却只能望洋兴叹。三年淬体三层,这等资质已经不是用普通二字可以形容的了,简直可以说是平庸至极。没奈何,杨开只能在宗门内接了个扫地的活,一边维持生计一边苦苦修炼。凌霄阁是个比较特殊的门派,这个特殊体现在门下弟子竞争的残酷上,在这个门派内,有能力者上位,没能力者淘汰,弱肉强食这个铁律在凌霄阁内被演绎的淋漓尽致。其他的宗门或许还有些同门友情手足情谊,但是在凌霄阁内没有!想往上爬,唯有踩着那些所谓的师兄弟们的肩膀,踏过他们的鲜血,如此才有资格。凌霄阁门下制严,在整个大汉朝都是赫赫有名,虽算不得什么超级大派,可门下弟子的争斗之残酷却是首屈一指的!也正因如此,弟子们个个武风彪悍,外出行走江湖之时鲜有人敢招惹。凌霄阁有个规矩,十四岁以下弟子,无论是谁,从入门起,三年内算是试炼期。这三年时间,吃住穿行皆由宗门负责,弟子只管修炼便可。三年时间内若能突破淬体期,便有资格拜入宗中高手门下为徒

    万古神帝<ahref="https://///"target="_blank">https://///</a>

    万古神帝<ahref="https://///"target="_blank">https://///</a>

    “池瑶,我视你为挚爱,你为何要杀我?”张若尘大吼一声,向前一扑,压得血纹金铸造的床榻“咯吱”一声,猛然坐了起来。发现只是一个梦,张若尘才长长吐出一口气,用衣袖将额头上的汗珠擦干。不!那不是一个梦!他与池瑶公主发生的一切,又怎么可能是一个梦?张若尘本是昆仑界九大帝君之一的“明帝”的独子,年仅十六岁,便以逆天的体质,修炼到天极境大圆满。但是,正在他成为昆仑界年轻一代第一人的时候,却死在自己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池瑶公主的手中。池瑶公主,是九大帝君之一“青帝”的女儿。明帝和青帝是至交,张若尘与池瑶公主更是指腹为婚,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修炼。一个英姿飒爽,一个美貌绝伦,堪称金童玉女,本来可以成为修炼界的一段佳话。张若尘怎么也料不到,池瑶公主居然会对他出手!死在池瑶公主手中之后,当张若尘再次醒过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在八百年之后。曾经的池瑶公主,平定九帝之乱,统一九国,建立第一中央帝国,成为整个昆仑界的主宰——池瑶女皇。八百年前,称雄昆仑界的九帝,彻底的成为过去,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九帝已死,女皇当立。这个时代,只有一位皇者,那就是池瑶女皇,统御天下,威临八方。“她为何要杀我?她的心怎么可以那么狠,还是说女人的心都如此的狠?”张若尘的眼神锐利,心沉似铁,满腹疑问。但是,却没有人可以帮他解答。八百年过去了,早已沧海桑田,物是人非,除了修为绝世的池瑶女皇,青春依旧,不老不死。曾经的那些故人,全部都已经化为黄土,变成白骨。

    大奉打更人<ahref="https://///"target="_blank">https://///</a>

    大奉打更人<ahref="https://///"target="_blank">https://///</a>

    大奉京兆府,监牢。许七安幽幽醒来,嗅到了空气中潮湿的腐臭味,令人轻微的不适,胃酸翻涌。这扑面而来的臭味是怎么回事,家里的二哈又跑床上拉屎来了....根据熏人程度,怕不是在我头顶拉的....许七安家里养了一条狗,品种哈士奇,俗称二哈。北漂了十年,孤孤单单的,这人啊,寂寞久了,难免会想养条狗里慰藉和消遣....不是肉体上。睁开眼,看了下周遭,许七安懵了一下。石块垒砌的墙壁,三个碗口大的方块窗,他躺在冰凉的破烂草席上,阳光透过方块窗照射在他胸口,光束中尘糜浮动。我在哪?许七安在怀疑人生般的迷茫中沉思片刻,然后他真的怀疑人生了。我穿越了....狂潮般的记忆汹涌而来,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机会,强势插入大脑,并快速流动。许七安,字宁宴,大奉王朝京兆府下辖长乐县衙的一名捕快。月俸二两银子一石米。父亲是老卒,死于十九年前的‘山海战役’,随后,母亲也因病去世......想到这里,许七安稍稍有些欣慰。众所周知,父母双亡的人都不简单。“没想到重活了,还是逃不掉当警察的宿命?”许七安有些牙疼。他前世是警校毕业,成功进入体制,捧起了金饭碗。可是,许七安虽然走了父母替他选择的道路,他的心却不在人民公仆这个职业上。

    伏天氏<ahref="https://///"target="_blank">https://///</a>

    伏天氏<ahref="https://///"target="_blank">https://///</a>

    神州历年秋,东海,青州城。青州学宫,青州城圣地,青州城豪门贵族以及宗门世家内半数以上的强者,都从青州学宫走出。因而,青州城之人皆以能够入学宫中修行为荣,旦有机会踏入学宫,必刻苦求学。然而,似乎并非所有人都有此觉悟。此时在青州学宫的一间学舍中,便有一位少年正趴在桌上熟睡。讲堂之上,一身穿青衣长裙的少女也注意到了这一幕,俏脸上不由浮现一抹怒意,迈开脚步朝着正在睡梦中的少年走去。秦伊,十七岁,青州学院正式弟子,外门弟子讲师,容颜美貌,身材火爆。学舍中,一双双眼睛随着秦伊的动人身姿一起移动着,哪怕是生气,秦伊迈出的步伐依旧优雅。“这家伙,竟然又在秦师姐的讲堂上睡觉。”似乎这才注意到那熟睡的身姿,周围许多少年都有些无语,显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以秦师姐的容貌和身材,哪怕是看着她也足以令人赏心悦目,那家伙脑子里究竟装的什么。”在诸多讲师当中,秦伊绝对是人气最高的讲师,没有之一,至于原因,只要看到她便能明白,不知多少人将之奉为女神,她的讲堂,从来都是将学舍挤满为止。在秦伊的讲堂上睡觉?这简直是对女神的亵渎。秦伊的步伐很轻,走到少年的身边之时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她站在桌前,看着眼前那酣睡中的面孔,她的美丽容颜上布满了寒霜。“叶伏天。”一道轻柔的声音传出,不过却并非是从秦伊口中喊出的,而是来自叶伏天的身后。似乎是在睡梦中听到有人喊自己,叶伏天的身子动了动,双手撑着脑袋,悠悠的睁开眼睛,朦胧的目光下,映入眼帘便是一道秀美身影!“媳妇。”

    夜的命名术<ahref="https://///"target="_blank">https://///</a>

    夜的命名术<ahref="https://///"target="_blank">https://///</a>

    第一卷。夜的第一章:奏鸣。……年,秋。淅沥沥的小雨从灰色苍穹之上坠落,轻飘飘的淋在城市街道上。时值秋季,时不时还能看到没打伞的行人,用手挡在头顶匆匆而过。狭窄的军民胡同里,正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与一位老爷子对坐在超市小卖部旁边的雨棚下面。雨棚之外的全世界灰暗,地面都被雨水沁成了浅黑色,只有雨棚下的地面还留着一片干燥地带,就像是整个世界都只剩下这一块净土。他们面前摆着一张破旧的木质象棋盘,头顶上是红色的‘福来超市’招牌。“将军,”少年庆尘说完便站起身来,留下头发稀疏的老头呆坐着。少年庆尘看了对方一眼平静说道:“不用挣扎了。”“我还可以……”老头不甘心的说道:“这才下到十三步啊……”言辞中,老头对于自己十三步便丢盔弃甲的局面,感到有些难堪。庆尘并没有解释什么,棋盘上已杀机毕露,正是图穷匕见的最后时刻。少年面孔干净,眼神澄澈,只是穿着朴素的校服坐在那里,就像是把身边的世界都给净化的透明了一些。老头将手里举起的棋子给扔到了棋盘上,弃子认输。庆尘旁若无人的走进旁边超市的柜台里,从柜台下面的零钱篮子里拿了块钱揣进兜里。老头骂骂咧咧的看着庆尘:“每天都要输给你块钱!我上午刚从老李老张那里赢来块钱,这会儿就全输给你了!”庆尘揣好钱,然后坐回棋盘旁边开始复盘:“要不是他们已经不愿意跟我下棋了,我也不至于非要通过你来赢钱。你需要面子,我需要钱,很公平合理。”“你就吃定我了是吧?”老头嘟囔道:“算命的说我能活到七十八岁,我现在才五十,这要是每天输你块钱,我得输出去多少钱?”

    明克街号<ahref="https://///"target="_blank">https://///</a>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