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七五章 拆教廷、碎天下(下)(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而这场人血馒头的悲剧中,天谴之说、天人感应之类的东西,用在欧洲,本身就是无用的。

    如果不是启蒙运动的爆发,这种灾难,只会加速宗教的传播、加大信徒的虔诚。

    因为按照宗教的解释,难道不是因为里斯本道德败坏、开展贸易、唯利是图、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等等,才导致的灾祸吗?

    天灾,在蒙昧时代,从来都是宗教传播的温床,而不是信仰崩塌的开始,尤其是传了千余年的东西,什么场面没见过?早有预案。

    现在在欧洲到处流传的“民科”的预测小册子,则会一方面加速人们对科学和理性的崇拜,虽然科学教或者百科全书教也未必好,但现在肯定是比宗教那一套、天谴那一套、天人感应那一套要进步。

    另一方面,则是会立刻加速罗马教廷的崩解。

    因为,罗马教廷必须把这本小册子,视为异端,视为邪说。

    因为,此时,牛顿力学,在耶稣会这里,是**,在葡萄牙也是**,是严禁传播的。

    谣言传的越快。

    罗马教廷就会以更大的力度,加大对这些谣言的控制。

    加大对这些谣言的控制,一旦出事,后果也就可想而知。

    现在大顺,这一顶此时世界上最沉重、最耀眼的世俗皇冠,已经给各地的君主王权做出的表率:该怎么管理宗教。

    甚至于,连落后的俄国,也已经在改革中,把牧首制给踢开了,政权开始控制教权了。

    地震所引爆的启蒙主义者、对教廷早就不满的高卢主义和詹森派、在南美洲殖民地问题上眼馋瓜拉尼人贸易区的西班牙、在地震中损失最大的葡萄牙……

    是有很大几率,和罗马教廷做出切割的。

    大顺开个头,只要葡萄牙、西班牙跟进退群,罗马教廷的瓦解,也就指日可待。

    大顺这么搞,是为了将来在印度、波斯、中东、非洲等贸易区的扩张。宗教越乱越好,越细化越好,披着基督教的皮,搞出一堆奇葩的特色礼仪派,将来的基督教就会像欧盟一样,人多口杂,无法合力,彼此异端。

    你吃无酵饼,我吃苞米面窝窝、他吃大米饭团子、他吃椰枣……那就因地制宜地搞呗。

    耶稣会当年就是这么搞,偷走了昊天上帝,修改了礼仪。

    现在大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为我所用,多立山头,拆散基督教的天下。

    想去除野草,最好的办法,是种韭菜。否则地在那荒着,早晚要被野草占满。

    现在大顺要做的,就是批量生产特色的韭菜籽、芝麻籽、蒿草籽,到处扔。

    大顺又不缺这方面的人才,禁教之前的士大夫也是不少的,不如给他们找点活干。

    这事简单的很。

    历史上,朝鲜国的那群人,比如权哲身那批人,就是没有天主教传教士直接传授,看了几本书、参观了一下组织模式之后,自己就编出来了一整套东西,照样瞬间击穿了汉城士大夫圈,入教的一堆。

    洪秀全,不也是自学成才嘛。

    只要卡住核心区,剩下的,那就随便了。

    第一批专业制造的,不是信徒,就是收钱领工资的。

    第二批开始,就会有源源不断地信仰者了。

    反正大片的“信仰荒地”,除了自己家的地外,剩下的与其让野草占了,不如种韭菜,毕竟没有魔改的儒家是温室的娇艳花朵,在那种荒地,长不了的。

    我得不到,那就让对手也得不到,恶心别人,就是进攻主义。

    至于魔改成什么样,那就自有说法。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很多东西,比如组织结构、天帝含义、传播模式这些东西,当然可以融合一些先秦的东西,使之在外传播的时候仍具有一定的中国味儿。

    但现在嘛,虽然刘钰想的是进攻,直接拆了罗马教廷;可具体到此时,说起来仍旧像是一种防守,毕竟是在南洋等地守不太住情况下的掺沙子。

    当然刘钰当着这些外国使节说的话,刨除掉有针对性的东西,剩下的其实也是借机说给大顺内部的。

    包括斥责宗教、解除天人感应这些东西,都要趁着这个机会说出来。

    一方面,是为大顺禁教打下更为坚实的基础。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理性和科学崇拜,在大顺的先发地区形成信念。

    至于刘钰为什么可以说的这么出格,甚至连天人感应都喷了一通……在大顺,喷天人感应什么的,没啥事,喷的人多了去了;但以皇帝宠臣、近臣、甚至朝廷公爵的身份喷,这是有特殊含义的。

    大顺内部,现在皇帝骑虎难下。

    大顺李家最、最、最傻批的一件事,就是当初没有选择朱子学作为官方意识形态。

    这是站在皇帝这个角度来看,绝对是最傻的一件事。

    当然,当时情况特殊。

    但选了永嘉、永康学派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