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日子一晃很快。

    如果不是观察局情况及薪资过于离谱,其实楚稚水对目前的生活还算满意。除了吴常恭外,同事们都很好相处,或许行为表现有差异,但待她都友善而无偏见。

    吴科长也不是怀揣着敌意,仅仅是做小领导的毛病,喜欢临时指使人做事。自从他发现楚稚水的工作效率,便开始有意识地安排她,可能认为她跟金渝一样好揉搓。

    楚稚水已经决意离职,懒得现在横生事端,加上那点工作对她不算什么,暂时还没有跟吴科长起冲突。

    槐江观察局远在郊区,附近配套设施不全,连喧闹的车声都听不到。院内依旧无声无息,偶有柔和的微风拂过,将溪水吹起一层层涟漪。

    楚稚水将车停好,沿着小路往办公楼走,忽闻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她还没来得及紧张,便见树影婆娑下蹿出一只黑猫,宛若黑色闪电般在密叶间穿行。

    楚稚水下意识地追着看,黑猫的毛发油光锃亮、毫无异色,只有四只爪子洁白,乌云踏雪。

    它好像观察力极强,连翻跳跃、身姿矫健,突然停下步伐,似有所感地回望楚稚水。一双金色猫眼,漂亮得不像话,还带着野性的灵动及警惕。

    人类对猫科动物的称呼没准是全球统一。楚稚水见它紧盯自己,她索性蹲下身子,伸手呼唤道:“咪咪。”

    黑猫的身躯一僵,它又瞥楚稚水一眼,飞速跃进草丛中,眨眼间不见踪影。

    楚稚水遗憾叹气,起身往楼里走。

    后勤科内,楚稚水最近在准备离职报告,打算这两天找洪熙鸣谈谈。她中午跟金渝说笑一会儿,下午将日常事务搞完,原以为能够顺利下班,不料吴常恭踩点露面。

    办公室门口,吴常恭突然探头进来,他用黑圆的小眼睛扫视一圈,惊得金渝不安地低头闪躲。牛仕在食堂忙碌,辛云茂不在屋里,现在仅剩两位。

    “小楚,你把这些表弄下,今天处理完再走。”

    最后,楚稚水成为新倒霉蛋,被迫接受科长的任务。她看一眼时间,现在是16:50,距离下班还有十分钟。

    “什么表格?”

    “就这些。”吴常恭递过数张字迹潦草的单子,“你之前做过的。”

    楚稚水粗略一扫,数据是昨天的,倘若今天上午给她,估计现在早就提交。然而,吴常恭一整天不知在何处鬼混,非要赶在下班前才安排工作。

    楚稚水平心静气道:“好的,我明天上午做,您到时候来拿就行。”

    “那我待会儿……”吴常恭一愣,“等等,今天不能做吗?你现在有事要忙?”

    “没有。”楚稚水询问,“您明天上午有事要忙?”

    “没有。”

    “好的,那您明天来拿吧,截止时间正好是中午,您上午还能核对一下。”

    吴常恭头一回被拒,他认为应当重振威严,勃然大怒道:“唉,我不都说了今天处理完,你有必要那么着急下班吗?”

    他声音怒如惊涛,吓得金渝直打抖。

    楚稚水被吼却无动于衷,她无波无澜地反问:“那您有必要那么着急旷工么?”

    “什么意思?”吴常恭见她软硬不吃,他想要抢回那些表格,不耐道,“算了,不跟你闲扯,金渝你来做一下!”

    “……好的。”

    楚稚水却手一扬,没有交出纸质表,重复道:“我明天上午做。”

    “楚稚水,你怎么那么有主意啊?”吴常恭恼道,“到底你是科长,还是我是科长!?”

    金渝连忙朝楚稚水挤眉弄眼,她将头摇得像拨浪鼓,疯狂暗示对方别硬刚。

    楚稚水眼看吴常恭满脸怒容,却没有着急辩驳,反而轻轻地笑了:“吴科长,现在可严打旷工吃空饷,说实话您的行为捅出去,没准后勤科科长真能换人。”

    “从我入职以来,除了第一天外,您基本每天都在旷工,严重违反局里的考勤制度。”她说话声音柔柔细细,脸上还带着温婉的笑,却半分没给领导留面子。

    吴常恭脸涨得通红,驳斥道:“谁、谁说我旷工了?我明明天天在,只是稍微晚点!”

    “每天中午勉强到岗,偶尔下午才会出现,难道还能算迟到么?”楚稚水不紧不慢道,“非要今天将表格做出来,也是由于明天不想按时来吧,但凡您稍微客气一点,不要耽误别人的时间,我觉得大家和和气气就算了。”

    “不过您要真想折腾也行,不就是年底打个不称职,听说您从漆吴调来的,对这套应该不陌生。”

    楚稚水一直好奇吴常恭如何当上科长,后来得知他调来槐江后提的正科,再加上言语间对漆吴的吹捧,基本就能猜个大差不离。

    抛开爱吹牛的特性,吴常恭能放弃熟悉的漆吴来槐江,无非是在那边混不下去。漆吴局里都知道他底细,想要整他很容易,要是不往外面跑,没准年底一考核,副科都被撸掉。

    但他来到槐江就改头换面,不但被提成正科,还能忽悠小同事。

    金渝和牛仕较为老实,还没给他打过不称职,楚稚水却不是好摆布的。

    吴常恭听到此话,瞬间面色如土,惊道:“你知道什么了?”

    “我能知道什么?”楚稚水一手握着表格,一手提起背包,笑意盈盈道,“吴科长,那我就先走了,明天上午见。”

    她平时温和没脾气,看着就像好欺负的,却不想原来顶撞时也是这副无害面孔。

    吴常恭见她头也不回地下班,气得在办公室里冒泡泡,尖声道:“金渝,你去把东西做了!”

    金渝只觉他莫名其妙:“可是单子被拿走了。”

    吴常恭更为恼怒,他哪里会不知道,只是找人瞎发火,借此挽回领导尊严。

    翌日,除了向来孤僻的辛云茂,后勤科居然难得都露面。金渝和牛仕皆感到风雨欲来,只有楚稚水一如既往,气定神闲地坐在座位上。

    片刻后,吴常恭终于出现,他脸色依旧很差。

    楚稚水看见准时上班的吴常恭,她脸上还挂着灿烂笑容,主动打招呼道:“吴科长今天来得早。”

    吴常恭破天荒在上午赶到,他天性不爱白天出门,仗着局长出差在外,便偷奸耍滑惯了,谁料会被反将一军。

    作息混乱让他神情阴沉,颇有些浑浑噩噩,却不愿再丢面子,怒道:“我就在这里盯着你做表格。”

    他非要故意刁难一番不可。

    “已经做完了。”楚稚水将纸质表递给他,“电子版刚发您了。”

    吴常恭犹如一拳打在棉花上:“你什么时候做的?”

    现在明明刚上班,她连电脑都没开。

    “昨晚。”

    楚稚水打算今天提离职,不想在其他工作上费时。

    吴常恭火冒三丈:“明明你昨晚就可以做,为什么要让我上午来!?”

    楚稚水斜他一眼,轻笑道:“明明您昨天白天就可以安排,为什么非要临下班再开口?”

    这无疑是打击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