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一大清早的,纪寒食就掀开了庭郁小筑药房的帘幔。

    里面一如既往的烟雾缭绕,氤氲得仿若仙境,味道重得像是硫磺池。

    “咳咳咳……好冲的药味!”

    真不知道青蛇妖整天呆在里面,是怎么能做到不被熏死的!

    庭郁一大清早的还未来及梳洗,只穿着白色中衣,一头墨色长发慵懒地披散着,转过头来,一张白皙的脸上也沾染了不少炭灰。

    毕竟是个小药痴,今天肯定也是一大清早的没吃饭就在炼药了!

    看看啊,看看~

    纪寒食心道,只是在脸上抹了点碳灰不那么白了而已,青蛇少年就突然之间顺眼多了!

    所以说了!小青蛇为什么就是不肯抽点时间,每天去太阳下面晒一晒?

    要是能每天都这样黑不溜秋的,该好看多少倍啊?

    “庭郁啊,一大清早的,你怎么抹拾得好像个烧火丫头似的?”

    庭郁眯了眯眼,蹭了蹭黏在颊边的乱发。将刚熬出来的一锅药放那边的灶台上凉着,站直身子。

    “馋哥,怎么今天不睡懒觉,一大清早就想起来找我?怎么,小不点说我什么坏话了?他跟你说苦根的事儿了?”

    纪寒食一愣:“苦根,什么苦根?”

    “……”蛇妖目光闪了闪,微笑道,“没事。既不是小不点背地里说了我什么坏话,那,是他哪里又不舒服了,又想喝药扎针了?”

    纪寒食:“没有没有,小不点好着呢!就……还、还不兴亲师父惦记你了,过来看看你的啊?”

    “可快算了吧馋哥,”庭郁很是淡定地收了一锅药渣,“就你那么懒一个人,一大清早这么急吼吼来找我,不是为了那小不点才有鬼。说吧,到底怎么了?”

    纪寒食:“……”

    “坐,慢慢说。”庭郁拉了把藤椅让他坐。

    纪寒食坐下,叹了口气,神情有点纠结。

    “庭郁,这事我只跟你说,你可千万不要跟别人讲啊。”

    “嗯。”

    “我昨天回到家,看到小不点他……”

    ……

    昨天,隔壁虎族的老大哥虎锦来月沼玩。

    纪寒食热情接待,并同那只花皮大老虎对月沼、林族两块地方的睦邻友好问题进行了亲切的会谈。

    接待了差不多整一天,纪寒食才挟几只小妖才在黄昏时于村口列队欢送了虎王,为了早点回去给饥肠辘辘的小东西做饭,赶紧抄了近路往家赶。

    村口有条小路,正好能直奔他小院的后门。

    那时天色已暗,纪寒食跑到后门院时,隔着稀疏漏风的竹子墙和虚掩着的后门正好能到看幢幢烛影下,自家小不点正拿着小抹布,又在田螺小宝贝般正在认认真真用力擦桌子擦椅子。

    ……又在帮忙干活了,啊啊啊乖。

    这段日子,纪寒食每天回到家都能发现家里整洁又干净。小东西虽然并不会做饭、也不会洗衣服,但像擦擦桌子、打打墙上的灰尘这种力所能及的家务,倒是每天都干得勤奋。

    当然,纪寒食也说不遗余力地夸,换着花样地夸。每次都能把小东西夸得微微低头、闪烁着黑亮亮的眼睛小脸红扑扑的。

    而至于那些擦墙、擦桌擦下来的灰尘最后好多都沾在了小东西的衣服上,结果还是要纪寒食偷偷抱去溪边拼命洗洗洗这种事,老妖怪就……默默然不提也罢。

    毕竟,人家都愿意帮忙做家务了,也不能要求太高是不是?

    总好过曾经养的某两只小妖怪,白吃白喝要求颇多,还心安理得!

    ……

    纪寒食近来越来越确定,小不点肯定也是哪个族的小王子。

    因为,他每天虽然积极打扫、努力帮忙,却时至今日还是有几样简单的活计始终学不会。

    比如,自己穿衣服。

    小夏佑他虽然努力尝试自己穿衣服,但穿上后总能跟是被猫揉过似的;也努力地自己扎头发,但扎好后也总像是被狗啃过似的。

    弄得纪寒食实在看不过眼,总是不得已上手亲力亲为。

    但是!正常人家这年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