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夏长泽的确一夜没怎么睡。

    自己也很苦恼, 总觉得吧……像自己的个性,呜, 到底还有没有救了?

    明明不久前才在心里暗暗发誓的, 要当个最乖、最好的小妖怪的!

    可是为什么?这还没半个月呢,几句话便被打回了原形!

    事情的起因,是那位一身红的媒婆始终不死心, 三天两头便提着糕点又上门来拜访。

    每次她一来,纪寒食就很无措的样子,哄夏长泽出门自己玩。

    “……”夏长泽就很不明白了, 寒食哥哥跟她到底哪里有那么多话说?

    而且,那位婆婆长得也太吓人了吧,笑起来牙尖尖的,活像卖孩子的老妖婆……小妖怪虽然明知道不可能被卖掉,还是有点不开心。

    那天,又被哄出家门,一个人无聊在路边犁犁, 刚好遇上筵晟路过:“筵晟哥哥,小佑想问你, 那个衣服红红、每天都来的婆婆, 到底是什么人呀?”

    筵晟:“啊哈哈哈,你是说来给咱们老大说亲的红衣婆婆嘛?哎呀, 这些事情~你小孩子家家的不用管啦。”

    夏长泽:“……”

    说、说亲?

    筵晟:“可不是嘛, 咱们老大也年纪不小啦,是该抓紧啦。争取在年底前~迎娶个贤惠能干的美娇娘, 又或者~嫁个身强力壮、玉树临风,比他还能打的大妖怪,给咱们月沼添砖加瓦哇!”

    夏长泽:“……”

    等等,啥?他听到了啥?

    娶个美娇娘,或者嫁个……玉树临风的大妖怪?!

    寒食哥哥……嫁人?

    筵晟:“嗯呐。”

    夏长泽:“……”

    他以前就觉得,这个万金油假竹妖筵晟比他家的大妖怪还要更加傻乎乎。如今听他一番话,果然是傻乎乎!

    “可是,寒食哥哥可是男的啊!”

    筵晟反倒一脸的不解了:“呃,男的又怎么样?男的就不能嫁人了?”

    夏长泽:“……”

    当然不能了!能嫁人吗?

    筵晟:“当然能啊,就你的那个什么‘雄鸡小娘子’,他不也是男的嘛,不也嫁狐狸了吗?怎么啦,难不成小佑你长大的地方,男妖还不能娶男妖的不成吗?哈哈哈,原来妖界还有这样的地方啊?在哪儿啊,没听过哎!”

    这……曾经的云锦小太子也是恍惚。

    还有这种事。原来在妖界,男妖都是可以娶男妖的吗?!

    筵晟:“当然啦,女妖也可以娶女妖呀!”

    夏长泽:“……”

    他忽然仿佛豁然开朗一般——想起以前在很多书上都看到过所谓妖界“不拘礼法”。他当年还拿着书去问太傅,下界到底何谓“不拘礼法”,而太傅只是神情微妙、笑而不语。

    没想到,竟、竟然是……

    唉,相比而言,上界果然要比下界秩序井然、礼教便森严多了!在他们云锦,男神仙若是喜欢了男神仙……那可是大逆不道的呀!

    夏长泽小小年纪,之所以对这种事这样清楚,主要是因为他有一位叛道离经的六叔——

    那人年轻时,就曾因为犯戒迎娶了下界男妖,险些被他爷爷大义灭亲。

    此事,一度在上界闹得很大。据说犯事前,六叔还曾是他爷爷最得意最宠爱的儿子、人人心知肚明的小储君。

    可犯事之后,一颗宝顷刻便变成了一根草。

    彼时连接上下界的方业神木还未被伐断,爷爷震怒之下直接派重兵下界追杀,弄得六叔在妖界仓皇逃窜好些年、可怜得很。一直闹到后来爷爷退位,夏长泽的生父云锦帝继位,六叔才终被赦免,不再追究。

    而当年在云锦读书时,夏长泽也没被太傅可少旁敲侧击过:“小太子,您可千万千万不能和六王爷学呀……”

    ……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

    云锦覆灭,夏长泽也早已不是什么小太子。关于妖界婚嫁不忌男女一事,他虽起初深感震惊,但略略一会儿,便很快便平复了。

    只是……

    倘若寒食哥哥真下定决心娶了什么人,或是嫁了什么人……

    “怎么啦?”筵晟见他低头苦恼脸,笑着摸摸他,“难道不好吗?你寒哥给你找个好看的大姐姐,或者一个好看的大哥哥,到时候一起养你,两个人一起疼你,你也就能一起跟两个人撒娇啦?”

    不,不好!

    一点都不好。

    什么“跟两个人一起撒娇”?想得美!夏长泽自幼博览群书,又看惯后宫世态炎凉,比谁都清楚何谓“新人胜旧人”。

    两个人一起疼他?倒不如说等到“好看的大哥哥、大姐姐”进了门,他怕是就要变成一颗爹不疼娘不爱、被扔过墙的旧小草了。

    更有甚者,亲爹还会变后爹。

    跟后妈一起欺负原来的小宝贝,小宝贝可怜兮兮、嗷嗷惨的要死。

    云锦好多记载民间故事的杂记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

    夏长泽以前想过,自己若是做错事、惹人讨厌,或许寒食哥哥就不会再疼他了。但还从没想过,纵然乖乖的,也还是可能有被新人取而代之、扫地出门的情况!

    如果寒食哥哥以后只疼新人,不疼他了……只是这么想想而已,就感觉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筵晟:“嗯?啊哈哈哈,原来你担心这个啊?哎,放心吧放心吧,寒哥那么疼你,就算娶了新娘子还是会继续疼你的嘛!你肯定还是最重要的啊!”

    夏长泽不信,抬眼问他:“筵晟哥哥,假若你娶了个新娘子,你的好朋友雉羽或是千化同新娘子吵了起来,他会帮谁?”

    筵晟:“呃?”

    筵晟:“我不一样哇,我重色轻友的呀。我要是娶了媳妇的话,肯定媳妇比天大啦。雉羽要是敢欺负我新娘子,我肯定把他尾巴上的毛都拔秃噜了!啊哈哈哈哈……”

    筵晟哈哈哈着,见少年脸色铁青,又赶紧“咳咳”了两声:“但你放心吧,寒哥又不是我!”

    夏长泽:“……”

    那天回家,整个小妖怪都魂不守舍。

    想七想八,一想到以后被新娘子不待见,被拔秃了毛寒食哥哥还向着别人,就非常委屈,委屈得一夜没睡。

    第二天清早,才会满眼血丝、衣衫不整爬到纪寒食身上:“寒食哥哥……不要娶新娘子好不好?”

    说他跟狐狸一样自私自利也好、只懂无理取闹也好。

    用尽手段也好,打滚撒娇耍赖也好,反正……就是不准纪寒食娶新娘子!

    娶了就不疼他了,不准!

    ……这只大妖怪是他的,只能疼他一个。尾巴一样的辫子只能他摸,又弹又暖的抱抱只能他钻,淡淡的青草香只能他闻!饭虽然烧得并不太好吃,也只能他一个人吃!

    ……

    ……

    夏长泽一夜没睡的结果,是纪寒食一大清早被一只半大不小的妖怪爬身上,用修长大白腿压得死死。

    小妖怪的眼神还十分哀怨。

    是“哀怨”而不是“委屈”。

    就……明明是同一张小可怜脸,但今天的小夏佑,和平常赶紧不一样!更吓人的是,在那股可怜兮兮的背后……

    纪寒食总觉得仿佛还藏着一丝丝的小阴鸷、小冷冽。

    就像是已经偷偷磨好了牙,若他不听话,就会要当场把他怎么怎么样一番。

    不、不会吧?

    大妖怪抖抖抖,努力清了清脑子——不不,别想太多,不过是自家小妖怪而已,以前也喜欢这样撒娇的!

    至于长发什么的……以前不也是又黑又长的吗!声音什么的虽比往日低了点,其实也没变多少,至于腿什么的,嗨呀,不还是以前的小短蹄子嘛,稍微长了点就长了点呗……不、用、想、太、多!

    正想着,小妖怪忽然把整张脸都贴了过来,鼻尖对鼻尖。

    老天爷。

    大妖怪瞬间僵硬,整个儿挺得仿佛冬天的大冰柱子——家养小妖怪……以前不是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吗,什么时候变狭长了?

    还有那鼻子、那薄唇,那暗沉沉的犀利眼神?!要不是他一天天守着小妖怪长大,纪寒食真要怀疑家养小东西是被人给偷偷换走了!

    啥时候……就长成这样了啊?

    还有,哪儿有小妖怪长得那么快的啊?根本不合理啊,这是吃了啥!

    “寒食哥哥,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