遣散(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苏言风一只脚刚迈进朝露殿,肥啾便扑棱着翅膀落到他的肩上。叽叽喳,叽叽喳,似乎在试图跟苏言风沟通。

    萧祈扫了一眼:“不是让掐死吗?”

    苏言风知道他还介意自己之前说的话,便道:“臣以前也救过一只冻僵的麻雀,养了一冬天都没养熟。但臣想明白了,任何东西都不能一概而论,鸟自然也一样。你看肥啾多亲人。”

    “肥、啾?”萧祈一字一句。

    “臣给它起的名字。”苏言风继续逗鸟,“好听吧?”

    瞧着他肩上圆滚滚的小东西,萧祈损鸟不带脏字:“大冬天都不耽误你吃这么肥,叫肥鸡算了。”

    肥啾似是听懂了一般,向右一扭身,拿屁股朝着萧祈。用喙一下一下咬苏言风。

    苏言风假装悄咪咪实则很大声地说:“他是皇上,我也不敢惹他。”

    萧祈被一人一鸟跨种类、无障碍的交流逗笑:“李忠盛!”

    候在外头的李忠盛连忙进来:“奴才在。”

    “明日找工匠打一副鸟架,要金的。”

    苏言风立刻谢恩:“臣替肥啾谢谢皇上。”

    “你自己的鸟,你自己养。朕可不替你养。”萧祈很是冷酷。

    苏言风拨了拨肥啾的翅膀:“这个自然。”

    -

    太后一派的势力随着太后的薨逝彻底尘归尘土归土。太后薨逝,举国大丧。其贴身侍女孙姑姑追随而去,自戕身亡。

    萧祈表面成全主仆情谊,特允葬到一处。实则暗中命人将孙姑姑的遗体葬入娘亲的陪葬陵中。

    主仆之缘,来生再续。

    萧祈只穿了一天孝衣,意思意思就脱了。换回玄色龙袍,继续每日的忙碌。

    晌午,苏言风踩点来正德殿蹭饭。肥啾踩在他肩上,挺胸抬头,很有气势。

    萧祈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朕让你来了?”

    苏言风自觉坐到萧祈旁边,看了看桌子上多出来的一双碗筷,压住上翘的唇角:“臣不请自来。皇上的膳食多好吃,能蹭一顿是一顿。”

    明明都准备了他的碗筷。嘴硬。

    肥啾见苏言风坐下来,挥翅飞落到桌子上,围着桌边巡视一周,最后在粥碗前停下,去啄里头的米吃。

    “……”苏言风硬着头皮解释,“臣来之前刚喂过它。”

    萧祈无情吐槽:“没出息。”

    却没加以阻止。

    啄了一会米,肥啾顺着门缝飞了出去。

    萧祈瞥了眼无动于衷的苏言风:“不怕它不回来?”

    “臣又没长翅膀,哪里追的上。”苏言风抬起头,“何况肥啾一直长在野外,把它拘在笼子里,不让它飞,它反而不与你亲近。它若真想留在臣身边,会回来的。”

    萧祈陷入沉思。

    他很想问:若朕放你走,你会不会回来。

    答案不做他想:不会。

    萧祈自一开始就知道苏言风想要什么,也知道自己给不了。他只是很好奇,对方会怎么样离开,什么时候离开。

    又或者,不会离开?

    果然,一盏茶的功夫没到,肥啾顺着门缝挤进来,落在苏言风肩上,叫得十分欢快。明显是吃饱喝足,又痛快飞了一圈,开心了。

    用完膳,苏言风留下来陪萧祈。毕竟白吃白喝了,怎么着也得做点什么。

    萧祈右手有伤,只能用左手写字,却不想写的一样好。同之前的完全看不出区别。

    “皇上左手字写的这般好,教教臣吧。”苏言风一边研墨一边瞄,很是心痒。

    不料萧祈轻飘飘道:“同右手字一样,只是下笔方向不同。很简单。”

    “是吗?”苏言风放下墨条,随便拿起一根毛笔,挑了张白纸,兴冲冲道,“臣试试。”

    不是苏言风自傲,他的字写得是极好的。可看着纸上歪七扭八的字,苏言风陷入深深的怀疑。

    要么是他太笨,要么是萧祈在诓他。

    “写不了?”萧祈轻挑眉梢,适时开口。

    苏言风“嗯”一声:“写的不好。”

    萧祈起身,绕到苏言风身后,宽大温暖的手掌覆在苏言风手上,一笔一笔带着他写。

    苏言风被萧祈半抱着,注意力立刻被身后的人吸引了去。这样一对比才发现,原来他们的身型差这么多。自己完全可以藏在萧祈怀里。

    感觉很安全。

    老师认真教,学生反倒不认真学了。萧祈不轻不重敲了下苏言风的额头:“想什么呢?”

    苏言风回过神:“臣在想,皇上定能保护好心爱之人。”

    “那是自然。”

    萧祈语气坚定:“若心悦一人,定全力相护。”

    苏言风愣住。突然意识到,无情亦是专情。萧祈孤身一人,看似不近美色,又怎知他不是在等唯一之人。

    可他是皇上。专情之人,偏偏又是最不能专情的。

    两人正陷在自己的情绪中,李忠盛走进来,语气迟疑:“皇上……”

    萧祈:“说。”

    “柳贵妃与侍卫有染,已经被抓住了。”李忠盛小心翼翼道。

    此事事关皇家清誉,又关乎萧祈脸面,李忠盛都能想到皇上勃然大怒的样子。

    等了半天也不见皇上说话,以为皇上气昏过去的李忠盛悄悄抬头,皇上正在练左手字,气定神闲,似是没这回事一般。

    李忠盛不敢问,也不敢退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