询问(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萧国奏事流程如下。

    先将奏表呈给皇上。皇上批示后,发放给大臣。大臣需按照批示行事。奏表以蜜蜡封口,私自拆开等于欺君。

    除皇上外,其他能看奏表的人,不仅身居高位,还得深得皇上信任。得到允许后,当着皇上的面看。

    苏言风自问没这个本事。这肯定是萧祈下的套。谋逆犯上、觊觎皇位……什么罪名不能安在头上。

    “臣不敢。”苏言风毫不犹豫拒绝。

    虽以“臣”自称,但自己的身份他还拎得清。

    萧祈坚持:“让你看就看。不治你罪。”

    有了这个保证,苏言风狐疑地拿起桌上的奏表。

    奏表内容与国事无关,全在弹劾他。魅惑圣上、妖孽惑主、美色误国……搞得他好像是什么专门勾引人的妖精一样。

    另外两份奏表也是差不多内容。

    余光一直瞄着他的萧祈随意地问:“爱妃觉得呢?”

    “一派胡言!”这顶帽子苏言风可戴不起,奏表搁回去,神情激愤,愠怒道,“大臣还有头疼脑热不上朝的时候呢。皇上也是人,也要休息放松,臣觉得很正常。”

    看似在为萧祈说话,实则每一句都在把自己撇出去。

    萧祈并不点破,接着问:“爱妃以为朕该如何回?”

    苏言风大胆吐出三个字:“不用回。”

    萧祈又不是昏君。勤政爱民,励精图治。还有隐疾。想沉迷美色也沉迷不了。何况就算他宠爱某位嫔妃,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不知为何,一想到萧祈不行,不能宠幸嫔妃,苏言风就开心。不是嘲笑般的开心,是很愉悦的那种。

    萧祈确实没打算理会,却也乐意借坡下驴:“朕听爱妃的。”

    苏言风没吭声,低头研墨。

    檀香本就怡人好闻,加上还是天乾的信香,苏言风本能想亲近。偷偷、小幅度地往萧祈那边挪。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似有似无的梅香像“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女子,浅浅撩拨,想细细品闻,又消失不见。勾的人心情烦乱。

    萧祈再无法视而不见快要贴在自己身上的人,抬手将他拽进怀里:“爱妃若想投怀送抱,不妨再主动些。”

    苏言风愣了下,反手搂住萧祈的脖子,似撒娇般轻问:“皇上跟其他妃嫔结过契吗?”

    “没有。”萧祈答的飞快,随即懊恼皱眉,“你问这个做什么。”

    心中悄然滋生的独占欲得到了满足,苏言风心情更好:“臣也是第一次。”

    “知道了,下去。”萧祈压住想上挑的眉梢,“信香收好。”

    苏言风还没问完呢,才不下去:“皇上觉得臣的信香好不好闻?”

    他刚分化成地坤,很多事都不懂。一个地坤对天乾说出这句话,视作勾引和邀请。不过是委婉些。

    萧祈也知道他不懂,低眸敛下眼里的波动,哑声道:“好闻。”

    苏言风这才从萧祈怀里出来。

    “记住了,以后不要随便问天乾自己的信香好不好闻。也不要随意释放信香。”

    萧祈很认真地告诉苏言风:“地坤的信香,只给心爱之人闻。”

    苏言风一点头:“臣知道了。”

    他现在离不开萧祈,周围又没什么能打发时间的,只能盯着对方看。

    九五至尊,样貌英俊,气宇轩昂。

    可惜不行。

    老天爷果然是公平的。给了萧祈皇位和无上荣耀,却拿走了身为男人最根本的东西。

    “朕脸上有花?”

    苏言风收回目光:“臣无聊。”

    桌上除了奏表还是奏表,萧祈吩咐李忠盛:“拿几本医书来。”

    “医”字咬得格外重。

    苏言风假装听不懂:“谢皇上。”

    子时过半,看了一天医书的苏言风眨眨酸涩的眼睛,扭头看了眼还在批阅奏表的萧祈,由衷佩服。

    真该让那些上奏表的大臣看看他们的君主是如何通宵达旦、夜以继日的。

    一天一夜不过十二个时辰,萧祈十个时辰都扑在朝政上。有这样的君主,还有什么不满意。

    烛火映着萧祈的脸庞,给冷硬的眉眼镀上一层温柔。苏言风细细端详着,忽然觉得,萧国独大乃是情理之中。

    三位君主,一位比一位勤政。

    而眼前这个男人,肩负前人遗志。定会统一四国。真正成为天下之主。

    “困了就去睡。”萧祈头也不抬。

    “不困。”苏言风单手托腮,面朝萧祈,“臣想陪着皇上。”

    一炷香没到,便困的东倒西歪。终是没抗住侵袭而来的浓重睡意,趴在桌案上睡着了。

    耳畔是均匀的呼吸声。不用看也知道睡得多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