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言(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看着两人手牵手朝朝屋内走去,外面的人可谓心思各异。

    入宫第一日就能承宠,听风阁往后的日子可就好过了。他们这些做奴才的,也能跟着沾沾光。

    李忠盛手臂上搭着拂尘,眸中情绪复杂。

    这么多年,后宫仿若一潭死水,圣宠不曾花落任何一宫,大家都一样,便没什么好争的。今夜过后,怕是要热闹起来了。

    在来喜眼里,公子这就是往火坑里跳。可他又不敢拦着。只能一个劲儿的原地转圈。

    心里祈祷传言是真的。

    -

    苏言风以不变应万变,任由萧祈拉着他进了屋内。

    后脚刚迈过门槛,抓着自己的手便松开了。似乎刚刚的亲密都是假的。

    苏言风挑了挑眉,看来今晚不一定要侍寝。

    接过萧祈脱下来的大氅,挂在衣架上。连同自己的也脱下来,一并挂上去。

    一黑一白两件大氅,颜色鲜明而对立。

    萧祈打量一看屋内陈设,径直朝床榻走去。

    苏言风站在门口:“……”

    刚放下的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萧祈坐在榻上,看着杵在门口的人,眼里带上戏谑的笑:“爱妃站那么远干嘛,过来。”

    苏言风:“臣偶感风寒,怕传给皇上。”

    说完,还像模像样咳了几声。

    “爱妃可知道,”萧祈语气轻描淡写,“欺君是要杀头的。”

    苏言风:“……”

    为了自己的脑袋,苏言风缓步走过去:“臣风寒是数日前得的,已经好了。”

    “坐朕身边。”

    苏言风握了握左拳,告诫自己要冷静,慢慢坐到榻上。

    “洞房花烛夜,朕来晚了。”萧祈看了眼床边的红烛,慢条斯理地说。

    “皇上政务繁忙,日理万机,不必为这种小事……”

    萧祈打断他,神色一冷:“你在教训朕?”

    “……”苏言风,“臣不敢。”

    传言萧国国君喜怒无常。如今一看,不是传言。翻脸比翻书还快。

    萧祈好似听到他的“夸赞”一般,须臾又变了脸:“既如此,不如早些歇下。”

    话落,苏言风便被推倒在床上,萧祈欺身而上,将他压在身下,双臂撑在苏言风的身两侧。

    都这样了,苏言风要是还不知道对方想做什么,岂不白活了。

    传言还说,萧国国君坐怀不乱,不近美色。

    根本就是骗人!

    萧祈越凑越近,苏言风左手也越握越紧。只要划破对方的皮肤,见了血,碰到毒药,他必死无疑。

    苏言风目不转睛盯着萧祈,不错过对方一丁点反应跟动作。

    萧祈虎口处有厚茧,应当会武功,且深浅难测。习武之人,戒备、敏捷都要高于常人。下毒不一定百分百成功。

    但若是在跟不喜欢的人同房之间选一个,苏言风宁愿冒死下毒。

    距离还在拉近,甚至连呼吸都纠缠在了一起。一缕头发顺着萧祈的肩膀滑落,落在苏言风脸上。

    苏言风缓缓松开左手,视线落在萧祈的脖子上。

    千钧一发之际,萧祈突然直起身:“想不到爱妃还会医术。”

    萧祈手里拿着一本书,外皮上写着‘百草记’三个字。正是苏言风之前看的那本。

    苏言风心里一惊,他明明把书压在了枕头底下,萧祈是怎么发现的?!

    从榻上坐起来:“皇上说笑了,只是拿来打发时间的闲书。”

    萧祈随便翻开一页,空白区域写满了标注:“闲书看得这么细致?”

    苏言风沉着应对:“阅读习惯。”

    又翻了几页,页页如此。萧祈:“朕说过,欺君是要杀头的。”

    苏言风:“……”

    第一次见面要挖他眼睛,第二次见面要砍他脑袋。多大仇多大怨啊!

    “臣万万不敢。”

    “那朕便信爱妃这一回。”

    话虽这么说,但俩人心知肚明:不信。

    萧祈说妃嫔之礼,礼部便按妃嫔之礼准备。嫁娶之物,一样不缺。甚至就连合卺酒都准备了。放在床头边的红木小几上。

    一壶酒,两个杯。银制品,上面镶着宝石。十分精致。

    苏言风还以为是摆件,压根没往那方面想。等萧祈倒了杯酒递给他,他才反应过来。

    君命难为,何况还是随时要他脑袋的君命。苏言风只得接过来。看着里头的白酒:“臣不胜酒力,若是冲撞了圣上……”

    “恕你无罪。”

    既如此,那可就别怪他了。

    苏言风双手举着酒杯:“皇上请。”

    说完,仰头一饮而下。

    辛辣入喉,苏言风眉毛皱成疙瘩。

    萧祈难得愣了下:“难道没人告诉爱妃,合卺酒是怎么喝的?”

    苏言风此刻已经犯迷糊了,不仅眼神不好使,脑子也开始不灵光。瞧着面前的人影,傻傻一笑:“来喜,你跟夫子说,我今日不舒服,不去书房了。”

    萧祈:“……”

    醉这么快?莫不是装的。

    “你……”

    刚吐出一个字,一根白皙的手指抵在萧祈的嘴唇上,苏言风跟着凑过来,煞有其事:“小点声,别让别人听见。”

    然后再也支撑不住,瘫在萧祈怀里,沉沉睡去。

    萧祈望着怀里的人,睫毛如鸦羽,浓密卷翘。脸颊因为喝酒的缘故微微泛红,安静中透出一丝乖巧。

    萧祈眯了眯眼,抬手掐住苏言风白皙秀颀的脖颈,慢慢收紧。怀中人毫无动静,只有清浅的呼吸声。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