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兽语破案(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昨天在皇宫被来来回回榨干十五次,林秀可谓是身心俱疲,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起床。

    今天宫里没有人来请他,他昨日制的那些冰,至少足够皇宫用上三日。

    起床吃过午饭之后,林秀先是去了一趟摘月楼,给他们制好了今日份的用冰,然后回到了清吏司。

    将林秀召进宫后,昨天皇帝赏赐了不少冰给勋贵,像清吏司这种衙门自然是没有的,这里的官员衙役,还要在蒸笼一般的值房内办事。

    林秀有心和清吏司的同僚们打好关系,这样他们才会对他上班摸鱼,三天两头旷工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此,今天下午,清吏司的各个衙房都凉风阵阵,不仅房间的四角都摆上了巨大的冰块,官员们的桌前也都放着冰水消暑。

    半天的功夫,林秀就和缉拿处、案牍库、牢房等清吏司各处的官员们混的十分熟络,至于郎中大人那里,林秀没有亲自过去,却也让衙差送去了足够的冰块。

    至此,清吏司的大部分官员和衙差,对林秀的印象都发生了改观。

    这位平安伯家的公子,虽然平日里不怎么来清吏司,但为人处事真是没得说,身上没有一点儿纨绔子弟的气质,与他交谈,如春风拂面,格外舒服,就凭他用自己的能力,造福整个清吏司,让他们免受炎热之苦,他们对他的态度,就不得不变的热情和友善。

    “你说这林大人,最近怎么和以前不一样了?”

    “是啊,以前他几乎不怎么来我们清吏司,最近跑的还挺勤快。”

    “林大人的变化何止这些,他以前从来都不和我们说话的,现在又给我们买早饭,又给我们制冰消暑,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

    “他似乎真的和那些权贵子弟有所不同……”

    某处衙房,众人正在议论林秀,便在这时,人群中传来一道轻哼的声音:“哼,什么不同,权贵们不都是一个样,受了他一点小恩小惠,就把他当成自己人了?”

    众人纷纷转头,目光望向一名年轻的官员,都没有再开口。

    他们都知道,这名清吏司的新秀,出身平民,一步一步才走到今天的位置,向来看不起走关系进入清吏司的权贵子弟,而过去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些事情,也让他对王都的权贵阶层抱有很大的敌意。

    ……

    清吏司,今天林秀并没有打卡走人。

    异术院现在还属于假期,每年冬夏,学院都会给学生们一个月的假,让他们回家看望家人,这段时间,异术院所有课程暂停,林秀去了也没什么用。

    利用这段时间,正好在清吏司刷刷存在感,为了让父母安心,这份差事是必须保住的。

    林秀在桌上百无聊赖的整理着案牍卷宗,看到对面的一位同僚整理行装准备出门,随口问道:“徐大人,你这是去哪里?”

    徐大人叹了口气,说道:“城西发生了一桩案子,我跟去记录。”

    案牍库的文书,平时除了记录和整理案情卷宗之后,也要跟着捕快仵作出门,记录现场细节、证人口述什么的。

    林秀早就坐不住了,听说有外差,急忙站起来,说道:“徐大人,以前承蒙你们照顾,这大热天的,外差还是我去吧,我不怕热。”

    他以前没怎么来过案牍库,四个文书的活要三个文书干,说是另外三位文书照顾也不为过。

    外面太阳正毒,徐大人本来就不愿意出去,坐在衙房里吹着凉风难道不舒服吗,他象征性的推诿了两句,便笑着说道:“那就有劳林大人了。”

    林秀摆了摆手:“不客气不客气。”

    这次外差,随行的还有仵作,以及缉拿处的几名捕快。

    林秀一路上和众人有说有笑,只有一人,始终板着脸,未曾对他流露过笑容。

    那是一名年轻人,长得有点小帅,但不及林秀,不说话显得很酷的样子。

    林秀记得,此人名叫柳清风,似乎是缉拿处的一名主事,年纪不大,能力很强,在清吏司拥有不小的名气,是曾经的清吏司第一名捕,后来被提拔上来,深受郎中大人重用。

    他倒是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他,不过,他对林秀没有好脸色,林秀也不会主动去搭理他。

    一行人很快来到了案发地点。

    这是城西一处商贾的宅院,院子不小,四进的大宅子,比林府还要大,宅子属于一名王姓商贾,出事的也正是这名王姓商贾。

    他在今天早晨,被下人发现死在了自家院子里。

    仵作检查之后,发现他的身上没有别的伤口,致命伤只有一处,位于脑后,院子里的花坛一角有血迹,经过对比,的确是王员外的。

    此外,仵作在王员外的脚踝处,也发现了扭伤的痕迹。

    而地面的青砖,的确有一块有所松动,刚才一名捕快不慎踩上之后,差点摔倒。

    案情比想象的要简单的多,一切的证据都表明,是王员外昨夜走在院子里时,不小心踩到了这一块松动的青砖,身体不稳,摔倒在地。

    好巧不巧的,他的脑袋撞在了花坛的棱角上,当时便一命呜呼。

    地面松动的青砖,王员外脚踝的扭伤痕迹,脑后的致命伤,以及花坛上的血迹,都说明了这一点。

    当然,这毕竟是人命官司,清吏司众人还是严格的做了现场勘察,询问了王府的每一个人,甚至还进行了案发时情形的还原,结果无一不表明,王员外是意外身亡。

    柳清风再三勘察现场之后,轻舒了口气,说道:“现场我们仔细看过了,王员外是意外身亡,你们可以收拾现场,为他准备后事了。”

    “老爷,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