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任务系统分为abcd四个任务等级。用户不达到相应等级,无法查看任务。

    但是,萧矜予看到了b级任务。

    很明显,这是004给他开的后门,也就是所谓的“私服”。

    既然能超越权限看到不属于自身等级的任务,理所当然,就该能接取该任务。以防万一,萧矜予还是问了句:“这个任务我能接么。”

    【当然呀。】

    果然是能接的。

    那么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是否要接取这个任务了。

    轻轻滑动手机屏幕,萧矜予将手机屏幕上的每一个字都细细地研读了一遍。

    这个任务非常简单,不用进入似乎很危险的“污染区”,也不用清理什么逻辑风暴的残骸,只需要打个电话,回答一个问题,如果答对了帮对方找到正确答案,理清逻辑链,就可以获得一百万现金。

    但是从某种意义上,它又非常不简单。

    最了解自身逻辑链的必然是用户本身,连他自己都不能理清自己的逻辑链,别人自然更难搞懂。

    “这个人是想向更高等级的用户寻求帮助,从高等级用户身上获得理清逻辑链的经验。他在任务的补充说明里特意提到了一个五级用户和五个四级用户,看来他极有可能是个三级用户。”

    三级用户最多发布b级任务,这和任务等级也吻合。

    沉思良久,萧矜予问:“接取任务的话,发布任务的人会知道我是谁么。”

    【可以匿名接取任务,这很常见,爸爸。】

    似乎没有后顾之忧了。

    匿名接取任务,打个电话,听对方描述自己的逻辑链问题,为之解答。

    解答成功可以获得巨额报酬,没得到答案也不会有任何损失。

    这个任务真是一个天大的馅饼,难怪短短十分钟就有这么多高级用户主动接触。

    没有再犹豫,萧矜予接下任务。

    ***

    初雪刚过,地面银白。冷瑟的风吹过压满大雪的吱呀,哗啦一声,如落英般纷纷而下。

    长美小区西门拐角,有一家老杂货铺。

    生锈黑脏的门匾下,两米宽的店面只留出一个半米宽的狭长通道,其余皆被两侧高大拥挤的杂货架堵住。店主抽着一根黄岩山,捧着一只国产老手机,虚着眼在网上打牌。他刚出了一对三,店门口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

    “有电话卡么,师傅。”

    秃头店主抬起头。

    阴沉低垂的天空下,他的小破店门口站着一个高瘦挺拔的年轻人。戴着一顶灰色毛线帽,蒙了一张白色口罩,白色鸭绒棉袄、双手都插进口袋,只露出一双冷清清的眼。

    店主笑了笑:“从哪儿听说我这有电话卡卖的啊,小伙子。”

    萧矜予压低嗓音:“朋友那说的。”

    店主嘿嘿笑了声,拉开满是黑色污垢的抽屉,从里面翻出一叠电话卡。

    “每张卡里有30块话费,就一天有用,明天可能就被发现没实名注册,注销了。一张卡50。”

    萧矜予默不吭声地从口袋里抽出一张50元现金。

    “还是现金支付啊。喏,选一张吧。”

    萧矜予随手抽了一张。

    拉低帽檐,萧矜予转身便走,很快回到自家小区。

    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用自己的电话和那个任务发布者联系。

    首先他不知道,对方发布这个任务到底有什么意图。如果只是单纯地想理清自己的逻辑链,那绝对没有问题。可要是有歹心,就极有可能顺着电话号码找到他。

    其次,他并没有查看这个任务的资格,更无法接取。假设有人查询电话号码,发现这个号码的拥有者只是一个刚注册的d级新用户,004的存在就会被曝光。

    这不仅是在保护他自己,也是在保护004。

    现在他很需要这个莫名认爹的污染物。

    事不宜迟,萧矜予用小刀将电话卡上的金属芯片拆下来,装入自己的手机。他没有立刻拨打任务发布者留下的电话,而是随机打了一个号码。听着电话那边迷迷糊糊的一声“是谁啊”,萧矜予快速地说了句“不好意思打错了”,便挂断电话。

    电话卡能正常使用,且不会引起怀疑,和普通电话号没有差别。

    做足万全的准备,萧矜予再次查看了一遍那条任务内容。

    他按下拨号键。

    短暂的嘟嘟声后,电话很快被接通,萧矜予还没开口,电话那头立即传来一阵急促激烈的喘气声。像破了洞的鼓风机,说话的男声扯着嗓子,没等萧矜予说话,劈头便问:“呼哈呼哈,你、你是几级用户?”

    毫无防备,萧矜予不由愣了下,但他语气镇定,迅速冷静下来。

    哑着嗓子,萧矜予低声道:“四级。”

    “四级?”

    “嗯,四级。”

    这是萧矜予一开始就准备好的身份。

    任务发布者本身是一个三级用户,且任务最低接取要求是排名b100以上的用户。这么长时间必然有很多三级用户已经打过任务发布者的电话,但没有一个得到他的认可,他所提到的只有一个五级用户和五个四级用户。

    既然要装一个身份,不如直接装一个让对方稍微尊重,但也不会觉得过分强大的。

    “呼,能知道你的逻辑编号么。”

    眉目微微垂下,萧矜予低声笑了:“你是匿名发的任务,我也是匿名接的。如果你不想说自己遇到的问题,挂断电话吧。”

    电话里是几秒的沉默。

    终于,任务发布者一边粗喘气,一边短促地说道:“抱歉,呼哈……只是我这件事非常紧急,我的逻辑链遇到了非常恐怖的问题,很需要一个高级用户帮我理清。”

    “什么问题?”

    “我的逻辑链……没法使用了。”

    萧矜予心中一惊。

    没法使用?

    萧矜予:“什么叫没法使用了。”顿了顿,他又道:“顺便问一句,你是在跑步么。”

    是的,听了五分钟萧矜予十分确定,这个任务发布者正在跑步。

    一个急切到愿意花一百万寻求一个答案的人,居然会在有人接取自己的任务时跑步,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很快,电话里的人就给了他答案。他语气苦涩:“没错,呼哈……我在跑步,我正在跑去停车场,找我的兰博基尼跑车。”

    萧矜予:“……”

    “你这么急,去停车场这段路也要激烈奔跑?”

    “呼哈……听了我今天遭遇的事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急了。

    “要明白我遭遇的困境,首先就要知道我的逻辑链。我的逻辑链很特殊,怎么形容呢呼……你可以这样想,我的逻辑类似于‘只要我今天摘下一朵白色的花,明天就能捡到一百块钱’。这是我的逻辑链。”

    萧矜予微微愣住。

    这逻辑链?

    奇怪,但有种异样的熟悉感。

    电话那头的男人终于停止了喘气,他深呼吸两下,啪嗒打开车门。

    背景音倏地安静下来,两道短小的滴滴声后,萧矜予听到一阵轰隆作鸣的发动机轰隆声,接着,任务发布者一边开车,一边道:“我的逻辑链没有什么战斗性,日常生活中也几乎派不上什么用场,所以我很少使用。这个挺好理解的吧,你要是有这么个逻辑链,你肯定也不会使用。”

    萧矜予:“……”

    “所以,我只有闲得无聊的时候,才会用一下。比如今天。

    “今天早上我醒来后,突然就想看看明天的天……咳,我是说想明天捡到一百块。所以我打算去摘朵花。一朵小白花,在海都市其实很常见,路边就有,实在不行,花店里也肯定有。”

    萧矜予点点头。

    确实,只是要一朵白花而已,到处都是,这个逻辑链的因并不难达成。

    当然他知道“摘朵白花”只是任务发布者的比喻罢了,他的逻辑链肯定不是这个。

    “所以,我决定去摘朵花。可是……

    “我找不到。

    “这位四级用户,你能明白吗,这偌大的海都市,以我的身家,我居然找不到一朵小白花。

    “就今天,一朵,一朵都没有!”

    萧矜予忍不住惊讶出声:“这不可能。”

    “对,这当然不可能。我家没有,可以,我能理解。我出去随便找没找到,也可以。但是如果我去了花店呢?我去了花卉批发市场呢?甚至我请我的朋友直接从他家给我带了一盆小白花,但是那盆花在我即将触碰的前一刻,竟然意外摔在了地上!

    “我的逻辑链不允许我去摘一朵摔了的花,因为根据我多年的经验,我的逻辑链会判断这朵花属于‘已经被摘了’,不算是我亲手从土里摘的。

    “总而言之,从今天早晨8点醒来到现在,整整五个小时过去了。

    “我没摘到一朵小白花。”

    话音落下,电话里是长久的缄默。

    终于,任务发布者幽幽的声音响起:“现在,这位四级用户,你觉得……我的逻辑链出了什么问题?”

    ……

    萧矜予没有立即给出答案。

    任务发布者似乎也没觉得奇怪。今天给他打电话的几十个用户,只有那个五级用户先提出了一个假设,其他所有用户都是说“我帮你思考思考”,接着就挂断电话,等之后才给他回电。

    萧矜予说完“我先想想再给你回电话”后,任务发布者十分爽快地直接挂断。他很着急,急着再去另一个地方找“小白花”。

    安静宽敞的房间里,萧矜予则立刻找出纸笔,他坐在桌旁,握着笔画出了一条线。

    『摘花→捡钱』

    只要今天摘了花,明天就一定能捡钱。

    可是今天怎么都摘不了花。

    萧矜予在“摘花”两个字下打了个叉,他的目光看向“捡钱”。

    “所以,明天也一定不能捡钱。”

    嗯?不对,分析错了。

    “这条逻辑链是一个充分条件,不是一个必要条件。摘花是捡钱的充分条件。他如果摘了花,就一定能捡钱;可他如果今天没摘花,明天或许也可以捡到钱。

    “也就是说,对于捡钱来说,摘花并不一定必要。”

    萧矜予低着头,目光冷静地在纸上写下一行字——

    『不摘花也能捡钱,但是摘花必捡钱。』

    那么问题来了……

    到底是什么在阻挡任务发布者摘花?

    光线昏暗的房间里,时间滴答流走,寒冷的风吹击窗户发出砰砰声响。

    不知不觉,已经是傍晚六点。

    萧矜予眼也不眨地盯着纸上的字。

    摘花。

    捡钱。

    这不是一百块的事。

    ……这是一百万。

    忽然,他拿起手机。

    “004。”

    【嗯?爸爸忙完了( =·w·= )?】

    萧矜予神色郑重,他眯起眼睛。

    任务发布者遇到的逻辑链异常问题本就十分诡异,那么多高级用户都没找到答案。一开始他之所以询问自己的逻辑编号,估计是想确定自己的身份,如此才敢准确告知他的逻辑链信息。

    不要把自己的逻辑链告诉任何人。

    除非遇到这种不能解决的难题。

    可是不真正清楚对方的逻辑链,萧矜予根本无法解题。对逻辑链有细微的理解差错,都可能造成失之千里的谬误。

    萧矜予看着手机:“你能看到发布这个任务的用户是谁吗?”

    【啊?】

    萧矜予:“不能看到吗?”

    【当然能啊。】

    【爸爸想知道他是谁吗?】

    萧矜予愣住。

    原来这么简单就能知道任务发布者的真实身份?

    【除了a01-a53那53个匿名的家伙,他们比较强,他们选择匿名后,我没法强制解开匿名,也没法在任务系统扒开他们的马甲外,其他用户我都能随便看信息。】

    【爸爸我没和你说过吗(⊙_⊙)?】

    “……你没有。”

    【忘记了,么么。】

    【所以爸爸想知道他是谁吗?】

    【其实他就是……】

    “是肉王么。”

    手机弹幕突然停顿了几秒。

    【爸爸好聪明,他就是肉王!】

    </li>

    <li style=&-->>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