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当(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陆漪是单亲家庭长大的。

    小的时候上学班上的小朋友总是会时不时提起父亲这个角色,但是她没有,因为她的父亲在一场电梯事故中去世了。

    这件事情鲜少有人知道,陆漪自己也绝不会主动提起。

    从小和妈妈相依长大的她不仅早熟,而且格外的强势,自然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有这样一个看起来惨兮兮的家庭背景,不过当“可能会像爸爸一样死亡”的恐惧袭来的时候,陆漪还是没有绷住显露出来部分真实的情绪。

    她知道洛遥看出来了,也知道对方为了照顾自己这点“小倔强”,故意谎称害怕来安抚她。

    两人竟然在这种时候达到了自然的默契。

    一个要面子,一个不拆穿,继续维持着这最后一层遮掩的薄纱。

    只是陆漪无法控制自己的手心会因为紧张而冒出黏腻的细汗,这时候她想,还好洛遥只是握住了她的手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紧急呼救铃按下不久电梯外面就远远传来了人声,有人过来了。

    隔着一层电梯门,保安和救援人员和她们耐心地沟通着,考虑到陆漪现在的状态不太适合和外面对话,所以洛遥在第一句的时候就主动开口将沟通的任务给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她的声音平稳而又冷静,甚至还为外面的技术人员提供了一些救援思路。

    这般冷静镇定的模样,哪里像是有半分害怕。

    陆漪的注意力不自觉就被身旁的人吸引了过去,洛遥清冷的声音在空荡的电梯里响起,仿佛一剂强力安心剂让她忽然就不那么紧张了。

    没一会儿外面的救援人员似是已经商量好了方案,准备尝试着开始撬门。

    洛遥的沟通任务也到此结束,她这时收回自己的注意力才发现陆漪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看。

    那种眼神……洛遥不太习惯。

    “怎么了?”她没忍住抬起另外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东西吗?”

    陆漪摇了摇头:“你好像变得很不一样了。”

    她的脸上全是认真,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样子,让洛遥心里生出一丝无措的慌乱,却又很快平复了下来。

    恐怕就连陆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但洛遥知道。

    她知道陆漪的意思是想表达现在的“洛遥”和她之前认识的那个很不一样。

    不过由于陆漪并不知道先前和自己谈恋爱的是另一个人,现阶段的还只是停留在简单的疑惑而已。

    “是吗?”洛遥的开始装傻,“是几天不见,变漂亮了的意思吗?”

    她故意说着一些混淆视听的话,使得陆漪刚刚才对她改观一点的印象立刻又再变了回去。

    陆漪有些无语地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什么不一样,果然只是错觉罢了。

    经这么一闹陆漪的心思也不再放在电梯事故上了,工人们撬门的速度很快,几分钟之后她们就从封闭的空间里逃了出来。

    劫后余生的大起大落让陆漪暂时没有了其它的想法,只想快点回家看看妈妈。

    大厦的负责人和洛遥她们连连道歉了几句便带着工人继续排查电梯故障。

    好不容易出了大厦一楼,陆漪下意识地就往左拐朝着停车场的位置走,才往前走了两步她就发现洛遥刚好和自己相反,直直朝着前方去了。

    这边的写字楼基本都是租给各种各样的企业办公,广场上此刻人影萧条,路灯将她们的影子拉得老长。

    “你去哪?”陆漪先是一愣,而后才大喊。

    她的声音准确无误传到了洛遥的耳朵里,不过对方并没有回头:“饿了,没吃晚饭去对面街的餐馆吃点东西。”

    平静得没有任何情绪的话,让陆漪心里一个咯噔。

    没吃晚饭?

    她已经隐隐猜到了洛遥这句话潜含的意思:为了等你所以没吃晚饭。

    两人都是心思多的人,三番四次接触下来洛遥显然已经摸透了陆漪是个什么性子,她今天所说的每一句话都等于潜在的交锋。

    洛遥一点也不担心身后的人不会跟过来,或许就是一种直觉吧。

    斜上方路灯的光线照在陆漪的侧面,使得她的另半边脸处于阴影中看起来像是陷入什么难题的抉择里。

    果然,望着对方逐渐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