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加钱!(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在玛丽婶婶与温妮姑妈的帮助下,今日的午餐很丰盛。

    当然,自从那次詹妮夫人带着尤妮丝来家里拜访过后,只要条件允许,卡伦会尽可能地把每一顿饭做到很好很精致。

    三个主菜是东坡肉、苏式糖醋排骨、蟹粉狮头;

    三个配菜是韭菜炒鸡蛋、大煮干丝、素鸡。

    三个凉菜是:凉拌黄瓜、凉拌木耳以及醉虾。

    最后是一坛老鸭汤。

    狄斯回来时,卡伦拉响了厨房外的铃铛。

    他觉得自己以后肯定会想念这个时刻,以及这个声音响起后,家里人相继从楼上楼下冒出来坐在餐桌旁的动态画面。

    所以,摇动铃铛时卡伦闭上了眼,希望自己能够用心记住铃声的清脆。

    今天家里的三个伙计和三个孩子都在,吃饭的人多,准备的菜式和种类自然也就更多。

    毕竟,以茵默莱斯家的家底和收入情况,正常情况下想吃垮它也不那么容易,除非家里人以后再像梅森叔叔那样去做投资。

    不出意外,饭桌上最受欢迎的菜是糖醋排骨,瑞蓝人对甜口的执念几乎是刻在骨子里的,素鸡的评价也很好。

    让卡伦觉得有些意外的是,醉虾很受欢迎,尤其是梅森叔叔和罗恩他们,吃得不亦乐乎,一点都没有心理抗拒的意思。

    “吃这个,来,一人一个,做起来很辛苦的,而且肯定很有营养。”

    玛丽婶婶给三个孩子一人夹了一个大狮子头。

    狄斯依旧是最先放下的刀叉,只不过这次他在饭桌边稍微多坐了一会儿才起身说了声“我吃好了,你们慢用”。

    他上楼后,饭桌上一下子变得喧嚣起来。

    “我去给爷爷泡茶。”

    这几乎已经成了家里人见怪不怪的一种习惯,每次狄斯都是最先离桌,然后负责正餐的卡伦过会儿也会上楼。

    卡伦走到狄斯房门口,敲了敲门。

    “进。”

    走进狄斯书房时,卡伦发现狄斯正点着一根蜡烛。

    卡伦在书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道:

    “爷爷,我也觉的蜡烛的烛火比电灯更有一种灵魂。”

    狄斯抬头看了一眼卡伦,

    道:

    “哦。”狄斯向上指了指,“灯泡坏了。”

    “……”卡伦。

    “下午你对你叔叔说一声,让他换一下灯泡。”

    “好的,爷爷。”

    狄斯将手伸向茶杯;

    卡伦站起身,拿起热水瓶帮爷爷倒水,然后再坐下,爷爷书房里的热水瓶每天中午前都会续上一瓶热的。

    “有什么事?”狄斯问道。

    “昨晚的事。”

    “马戏团的人跑了,我写了报告,大区那里会帮忙调查与处理。”

    “爷爷,我指的不是马戏团,是那位。”

    “拉斯玛?”

    “他叫这个名字?”

    “他是秩序神教的大祭祀,神教世俗体系下的几个代表人物之一。”

    “原来如此。”卡伦点了点头,“他来是为了调查贝尔温市的神降仪式?”

    “不是,是因为我的信仰体系走到了一个临界点,与秩序神殿内产生了共鸣,没有办法再隐藏了,所以神殿派他过来查看我的情况。”

    听到这里,卡伦觉得很舒服。

    似乎每次都是这样,狄斯很少与他主动说些什么,但当他主动发问时,狄斯也从没有隐瞒。

    这种感觉,就很轻松。不至于发生什么事后自己还蒙在鼓里,也不用等到家里谁真的出现意外后,自己再去从什么笔记本或者留下的什么线索里再一步一步地去调查挖掘所谓的“真相”。

    “他们希望我进入神殿,成为神殿长老,侍奉秩序之神。”

    “秩序之神,住在秩序神殿里?”卡伦好奇地我问道。

    狄斯摇了摇头:“神殿是一个特殊的地方,每一个正统教会都会拥有一个类似结界之地的存在,那里是教会真正的核心区域,隐藏着教会真正的秘辛。

    这种区域,在秩序神教里被称为秩序神殿。

    据说,在神殿内甚至藏有真神的遗骸。”

    “爷爷您见过?”

    “见过两次,一次是在秩序神殿里,年轻时得以进去试练过一次。”

    “第二次呢?”卡伦本能地问道。

    有些话,你不问,狄斯可能就懒得说了。

    “第二次是因为普洱的关系,这里牵扯到艾伦家族百年前的一段隐秘,你以后会知道的。”

    所以,当年艾伦家族得到了一个东西,被普洱毁掉了,就是那个么?

    “好的。”卡伦抿了抿嘴唇,“秩序神教打算请爷爷进入神殿成为长老,然后,爷爷是打算拒绝么?”

    “是的。”

    “好的。”

    卡伦点了点头。

    “问完了?”狄斯问道。

    “嗯。”

    “我以为你会问我拒绝的缘由。”

    “我能理解爷爷的骄傲,我也赞同爷爷的选择。”卡伦说道,“如果您答应了,我才会问理由。”

    狄斯点了点头,

    果然,

    和自己的这个孙子聊天,就是很舒服。

    他有些后悔没把拉斯玛提过来,然后这时候就可以问他:我说的对吧?

    狄斯指尖轻轻敲击着茶杯边缘,道:

    “我可以保护你们所有人,继续安稳地在这里生活下去。

    这样吧,

    我再最后问你一次,

    维恩,

    你真的要去么?”

    “要去。”

    “嗯。”

    爷孙俩继续面对面地坐着,他们的对话总是很难说得长,因为二人之间很多的想法能心照不宣,不用落于语言上的解释。

    可生活中一旦缺少废话的填充,难免就会在一些时刻显得过于的安静。

    然后,有些话语一旦失去了铺垫,忽然讲出来,就会异常的生涩坚硬,但爷孙俩又都能快速克服消化这些。

    “爷爷,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再认真问您一下,您会死么?”

    “不会。”

    “好的。”

    卡伦目光开始向四周飘散,他在思索自己还有什么需要问的么。

    狄斯则默默喝着茶,给着自己孙子充分的思考时间。

    良久,

    卡伦站起身,看着狄斯:“我觉得我没什么好问的了,爷爷。”

    “哦。”

    卡伦走到书房门口,嘴里发出了“咦”的一声,回头微笑着看向狄斯:

    “爷爷,我想到了,时间。”

    “有时候不知道时间反而可以更舒适。”狄斯说道。

    “但开学前的那几天假期,往往会过得更为甜蜜。”

    “一周后的现在这个时间,你应该能在你现在站的这个位置,看见结果了。”

    “嗯,好的。”

    “另外,我给你的书签,写好了么?”

    “我没写。”卡伦说道。

    “犹豫了?”

    “不,是不管写哪个,都很难让我感到有足够的乐趣,所以,我暂时可能就不打算写了。”

    “一周内不写的话,以后就算写了,也不管用了。”

    “詹妮夫人的态度变化让我很清楚那张书签的宝贵,但奇怪的是,我并不会因此觉得惋惜。

    同样,

    我觉得当年收到来自秩序之神递送的书签,写下那几个神祇名字的安卡拉,可能并非真的痛恨与厌恶那几个神祇。

    这是一种想要向女儿表达爱的方式,也是一个女儿对父爱的回应。

    总而言之,

    这是一个父女情深的家庭故事,那几个因此陨落的神祇,只是捎带上的陪衬,连背景都入不了。”

    狄斯提醒道:“但秩序之神为了秩序之光的威严,亲自将犯了罪的女儿丢入了凶兽之口。”

    这是《秩序之光》宗教画的画面,卡伦在皮亚杰家里见过琳达的画作,同时,在那本书中也有着详细的记载。

    “他有作为慈父的一面,对女儿很溺爱,为了逗女儿开心,不惜让几个神祇的陨落当作送给女儿的乐子;

    他又有作为神的威严,为了秩序的神圣,亲自将宠爱的女儿打入凶兽之口作为惩戒。

    一位慈父,一位为了秩序可以泯灭自己人性的真神。

    不得不说,

    这种描述,确实很符合信徒对他们头顶真神的想象。”

    狄斯笑了,问道:“所以,你想说的是什么?”

    “我想说的是,他们既然能把神话叙述中关于光明之神的记载修改了个干净,那么,这段故事,是否也是为了一种故意的修饰呢?”

    “你的意思是,《秩序之光》这幅画,是假的。”

    “我觉得应该是真的,可有些时候,只讲部分的真话,往往能起到比假话更好的效果。

    画中的那头凶兽真的很可怕,

    但,

    万一,

    万一那头凶兽本就是秩序之神家里养的一头宠物呢?

    亦或者,

    那头凶兽只不过是另一只……普洱?”

    狄斯沉默了。

    卡伦关上了门。

    良久,

    狄斯“呵呵”笑了起来,

    他看着面前摆放整齐的书桌,

    笑声渐渐开始扩大,

    到最后,

    近乎是到了嚣张与无忌的地步。

    只不过,这声音,不会传出书房丝毫。

    笑了很久很久后,

    狄斯终于在自己两声咳嗽后停歇了下来,

    他深吸一口气,

    道:

    “你说的,很有道理。”

    ……

    走出爷爷书房的卡伦,习惯性地坐到三楼的窗台位置,又习惯性地把普洱抱到了怀中,双手放在它的毛下面取暖。

    中午吃到了剁椒鱼头的普洱允许了他的放肆。

    可是,

    接下来,

    普洱就被卡伦平躺摆放;

    “唔……”

    普洱的尾巴再度翘起,每次这个姿势下,它都会尾巴来遮羞。

    “张嘴。”

    卡伦伸手,轻轻掰开普洱的嘴巴,向里面看了看,然后松开。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