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雨点拍打在车窗上,周行朗翻开了自己的速写本, 本子比普通书本要小一些, 很厚。他翻开第一页, 是一副水彩画, 画的是景观和建筑,落款日期是几年前了,看建筑的外形,应该是在欧洲某个国家。

    办公室里还有许多这样的小速写本, 厚厚一摞,他想了解自己的创作灵感, 所以离开的时候随意抽了一本。

    周行朗一页一页地往后翻,里面不全是建筑,也有动物和植物。路巡就坐在旁边, 会告诉他这是哪里哪里。

    “这是阿尔比大剧院,我们一起去的。”

    “这是马德里BBVA银行总部。”他指着某一页说。

    “这是……”

    路巡似乎比他这个建筑师还专业, 有名气的他很快就能认出,没名气的他也能告诉周行朗这是哪里,周行朗的水彩画笔下,大多是一些有趣的建筑或风景, 有里斯本街头的咖啡厅和猫, 北海道的稻田和海,在过去十年,他似乎从未停止过记录风景和灵感。

    路巡的无所不知,搞得他心越来越沉:“都是……我们一起去的啊?”

    路巡说是:“我们还没结婚的时候, 就一起去西藏朝圣,你高反很厉害,我就只好全程照顾你。”

    周行朗听得有点臊,怕牵扯出更多的往事,便快速往后翻。

    因为下着瓢泼大雨,又是下班高峰期,今日比往常更堵,车流如织。

    忽地,周行朗在速写本上翻到了一页人像,半身像,用炭笔画的,白纸上还有些手指印,画上的男人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眼睛弯着,眼睛里有温暖的光,耳垂擦出白色的高光,代表他戴耳钉,脖子上还挂了串珠子。

    落款是四年前的秋季。

    他很快认出——这画的是路巡,正欲翻过,路巡却一下瞥见了,手伸过来阻止他翻页。

    “那时候我们还没恋爱。”路巡把拇指放在那一页灰灰的指印上,有些怀念地道,“你给我画了很多副肖像,然后我就意识到,你喜欢我,巧的是我也喜欢你。”他看着一脸“哔了狗”的周行朗,恬不知耻地道:“那天晚上我们就在雪山下做了一次,你很享受。”

    周行朗“啪”地一下,把本子合上,沸腾着一种把这手上玩意儿丢掉、把路巡也丢掉的强烈念头。

    “可是我全都不记得了。”潜意思是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可以闭嘴了,但没有很直白,只希望路巡可以Get到他。

    可路巡显然没有那样的领悟力:“客厅有一幅葛饰北斋的雪山,”压低声音,几乎以耳语的语调道,“惠姨睡得早,行朗,我今晚可以帮你回忆一下。”

    周行朗:“……”

    他咬着牙:“不说这些话题,我们还能做朋友。”

    他手都放在了门把手上,如若不是因为车子在行驶,他肯定夺门而出。

    路巡那像被雨水打湿了般的黑色眼睛凝视住他:“都是发生过的事,你逃避不了。”

    周行朗手指微动,低头看了眼他的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觉得闷,便把车窗开了一个缝,轮胎碾过雨水的声音、汽车鸣笛声传入耳朵里,深呼吸了几下,然而周行朗还是觉得热,尤其是脸,烧起来了。

    路巡伸手摸了摸周行朗的耳朵,很烫。

    回家,周行朗打电话把周天跃骂了一通:“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啊,我是你老板还是他是你老板?你怎么什么都听他的,你都不打电话问我确认一下!万一我被绑架了怎么办?”

    周天跃很委屈,觉得自己变成了他们夫夫斗争的牺牲品,可迫于他的淫威,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认错:“我知道了,我下次一定不会那样了。”

    周行朗就觉得自己说话有些重了:“我也不是怪你,你姓周,胳膊肘不能往外拐啊是不是!”

    周天跃应了几声,心说我还不是怕你后悔:“弟弟,别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路巡他不会伤害你,如果你真的不能接受这件事,想和他离婚,那就离吧。”

    “我倒是想……”

    “去找他好好谈谈吧。”

    周行朗盘腿坐在床上,做了一个深呼吸,慵懒地吁出了一口气:“我又不是没跟他谈过,我怕他受伤,他那么……”爱我。

    后面的话没说出口,他能感觉到路巡对他的爱,和父母爱的方式不同,父母因为血缘关系所以爱他,而路巡是世界上第一个,和他没有任何联系,却这么爱他的人。

    如果路巡是女人,是他老婆,那无论如何,周行朗都会接受这么一个深爱自己的伴侣。

    “不行,我不能跟他谈,万一他难受的哭了怎么办?我还要时间再好好想想。”

    他父母已经从马尔代夫回来了一阵,昨天刚通了电话,说要给他寄腊肉过来。

    周行朗想了想,干脆还是亲自回去拿腊肉算了,反正也要回老家参加同学会。

    给父母打了电话,周庆松问他:“路巡也一起?”

    “不,他不回来,就我一个,我想吃妈做的红烧牛肉。”

    周庆松说:“那你什么时候到,把航班发来,我来接你。”

    挂了电话,周行朗火速买了机票,顺便捎带上了周天跃,毕竟是“十年”没有见家人,他还得问详细的情况。

    路巡第二天看他收拾东西,才知道这事儿。

    “去多久?”

    周行朗一边扒拉衣服一边说:“就几天,我跟堂哥一起。”他看了路巡一眼,说,“我去见老同学,穿什么比较好?”

    路巡就给他挑了两件,一件是双排扣的柴斯特大衣外套,内搭浅蓝衬衫,黑色长裤和黑色的长围巾:“见同学用不着多正式,你老家那边现在也十多度了,气温低,穿多点,免得着凉。”

    衣服穿着倒是好看,有气质,就是没有Logo,周行朗想穿那种一看就知道特别贵的,最好把名牌标志露在外面的那种——他穿个高级定制,谁知道他穿的是个啥玩意儿,认都认不出来,还怎么好好装逼?

    但他不好意思对路巡说出口,便道:“我戴什么表好?”

    路巡拉开放置手表的抽屉选了一下,最后把他自己手上的表摘了下来,戴在周行朗手上。

    把他送到了机场,路巡在安检口抱了抱他,没有过多的亲密,一下就分开:“行朗,我等你回家。”

    深夜,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