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周行朗催他去洗澡, 路巡没动,只是单纯地抱着他, 很紧很紧地拥抱着, 头埋进他的颈窝。

    “会感冒的!”周行朗脖子那块很痒, 全身都是水, 可全身都发烫。

    “不怕。”浑身湿腻地抱了他一会儿,路巡打了个喷嚏。

    周行朗用膝盖去踢他,没用劲, 说:“去洗澡, 不然会生病的,而且还会传染我你信不信?”

    这句话终于让路巡松动了,抬起头,又低下头,蹭了蹭他的鼻尖:“我怕你会跑,只要我一不抱着你,你就会跑。”

    “……我往哪里跑。”周行朗耳根子红了,他是真怕路巡生病,所以假装打了个很大的喷嚏, 指责他, “你看!你把我弄生病了!”

    路巡关心则乱,也顾不上和他亲近, 坐起身来:“我去给你找感冒药。”

    等他找到感冒药再回房间, 周行朗已经不在他房间里了。

    泡在浴池里,周行朗在仔细思考他和路巡的关系, 可是太复杂了,剪不断理还乱,想了半天,他在浴池里睡着了,也没理出个所以然来。

    是路巡来叫他吃晚饭,可一直敲门没回应,闯进房间看他时——才发现他居然在浴池里泡着睡着了。

    他立刻把周行朗抱起,抱回床上用被子盖着,伸手一探他的额头温度。

    很烫。

    路巡当机立断拨打了家庭医生的电话。

    周行朗半梦半醒地睁开眼,想坐起身,却发现使不上力气。

    “水……我想喝水。”他说了一句,“我怎么了?”

    “你在浴池里睡着了。”路巡用手掌托起他的后脑勺,给他喂了两口水,“还喝吗?”

    周行朗摇摇头,又躺回枕头上,语气弱弱地说:“我发烧了吗?”

    “三十九度。”刚刚路巡给他量了体温。

    “哦……那你没生病吧?”他有气无力地道。

    路巡说没有,手掌放在他额头上,轻声说:“肚子饿没?起来吃点东西吧。”

    “饿了,有什么好吃的啊……”周行朗原以为路巡才会是生病的那一个,没想到最后居然是自己中招了。

    路巡摸了摸他的头发:“惠姨晚上做了鲫鱼汤,清蒸鲈鱼,还有……”

    “怎么全都是鱼啊……那我喝点鱼汤好了。”

    路巡下楼一趟又上来,端着饭菜,说:“你不能喝鱼汤。”

    周行朗睁大眼:“为什么?”

    “感染了风寒可以喝,鱼汤驱寒,你是风热,所以不能喝。”路巡坐下来,用枕头垫在他的后背,让他坐起来,“惠姨刚才是这么说的,她在给你煲鸡汤,过会儿就有乌鸡药膳可以喝了。”

    “那你没事儿给我说什么鱼,害得我想吃,你怎么一点常识都没有……”

    “怪我,是我的错。”路巡百依百顺地端着碗,捏着勺子,给他喂饭,周行朗没什么食欲,拒绝道:“不想吃。”他说话瓮声瓮气,鼻子堵得厉害,正准备伸手拿纸,路巡就好像心有灵犀般,放下碗筷,给他抽了一张,捏着他的鼻子让他擤鼻涕。

    “我自己来。”他自觉还没到擦个鼻涕都要人把着的程度。

    “想吃点什么?”

    他想了想道:“我想吃……鱼汤!”

    “鱼汤等病好了才能吃,还有呢?”

    “我想吃……干锅!”

    “干锅是麻辣口味,你不能吃。还有别的吗?”

    “我就想要干锅,我就想吃辣的,我要吃小鱼干,我想吃火锅……”他一口气报出了所有的,平时也不能吃,生病了更不能吃的那些食物。

    路巡耐着脾气:“现在还不能吃这些。”

    “等我好了可以吃吗?”

    “……好了也不能吃。”

    “可是我很想吃怎么办?”周行朗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因为胃病的缘故,他平日全都需要忌口,惠姨怕勾了他的馋虫,平时做的菜式虽说每天都不一样、换花样,可都是非常清淡的,连带着路巡也跟着他一起吃清淡的。

    可是忌口这件事啊,忌得太久一下爆发,馋虫上来了,是怎么都想犯忌,哪怕就是犯胃病进医院,也甘愿。

    路巡没有同意,还是一句不许。

    “活着没意思了。”周行朗一脸生无可恋地重新躺下。

    路巡好笑地看着他:“不让你吃这些就没意思了?”

    “民以食为天你听过吗?我就吃一点点,又不会有事的,我就想吃……”

    和路巡斗了几句嘴,医生来了,这是个女医生,她给周行朗量了体温,又问了几句情况:“咳嗽吗,鼻子堵吗?喉咙干吗?”

    “不怎么咳嗽,堵,喉咙有点干。”

    路巡用吸管给他喂了一口水。

    女医生问:“要吃西药还是中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