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大家都是男人,周行朗倒不是觉得尴尬什么的,只觉得当时就不该让路巡喝酒。

    酒里泡着那么多大补的东西,路巡这个状态……会伤身吧?

    周行朗怕弄疼他,尤其是路巡的腿,所以动作万分小心,但因为裤子卡住了,还不敢生拉硬拽,把手伸进去,想着手隔着总不会弄疼他了。

    感觉它跳了一下,一下就把原本不是很尴尬的周行朗弄得面红耳赤,手赶紧出来。看了路巡一眼,发现他是闭着眼的,呼吸很重,应该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在耍流氓。

    深吸一口气,周行朗没有骂他,换了一种方式,一点一点地帮他褪到了底,黑色的假肢再次暴露在周行朗眼前,和他原本肢体的形态区别不大,都是流线型,所以看上去浑然一体,衔接处没有缝隙,好像本该就这样长在他的腿上一般。

    “路哥,”周行朗喊他,“你的腿防水吗?我去给你开淋浴器。”

    路巡“唔”了一声。

    周行朗:“?”

    路巡没说话,低垂着眼,黑色深眸凝视他,抬手轻轻地捻了捻他的耳垂。

    “问你话呢,”周行朗把他的手拿开,“腿防水吗?能沾水不,不能我要给你取下来。”说着蹲下来研究他,看怎么才能取下来。

    正当他研究时,背后浴室门忽然被打开:“卧槽。”

    周天跃肩上搭了个毛巾,一开门就看见路巡坐着,而周行朗正趴人那处,他吓一跳,什么都没看清楚就赶忙退出去:“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

    周行朗回头:“嗯?”

    浴室门已经被关了,周天跃落荒而逃。

    周行朗一头雾水,低头继续研究腿怎么弄,听见路巡几乎以听不见的声音说:“防水的,不用取。”

    “哦……那我去开热水器。”

    热水大雨似的哗啦浇下来,周行朗单手架起他,路巡重量不轻,不过他有意识的在支撑着自己。虽然醉了,可还有条腿不是他的,假肢连接了神经,但同时拥有自主的思维,这是他投资实验室的主要方向,就比如这种站立不稳的情况,他的假肢便可以稳稳立住,不受他身体影响。

    可大多时候,洗澡都是要取下腿的,因为截肢面需要每天保持清洁。

    “你自己能洗吗?”周行朗问。

    路巡站在水下点头,手臂撑在墙壁上,头晃了晃,显然是个不太清醒的模样。

    “算了,就冲一下,不给你用沐浴露了。”周行朗衣服上溅了水,便把毛衣还有里面的秋衣都脱掉放一旁,他站得比较远,一只手握着他的手臂,以防他摔倒。水顺着路巡的头发,结成一股一股的水流,从额头滑过眉峰,水珠在黑色睫毛上凝固几秒,缓缓滴落。

    等冲了几分钟,周行朗伸长手臂关了水。

    他裤子半湿,上身没穿衣服,倒还好,肌肤上密布着水珠。

    “来,穿衣服,手臂抬起来,换一条。”周行朗像伺候小朋友一样给他穿衣,不过不是特别用心,水也没给擦干,连内裤都不给他穿,就把睡袍套在了身上。

    低头看了眼睡袍下面露出来的腿,一条白的一条漆黑的。

    路巡睡觉穿睡袍,在家里活动穿长款家居服,出门更是遮得严严实实,哪怕在惠姨面前,他也是遮住自己的腿的,不让人看见,说明他非常在意其他人的目光——可他并不顾忌周行朗。

    怕周天跃看见假肢,周行朗扶着他坐在旁边:“我给你穿条裤子。”

    把路巡换下来的西装裤裤管套在小臂上,缩成一小截,周行朗蹲下来握着他的脚,穿过裤管洞,把裤子给他套上了。

    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碰别人的脚,甚至伺候人洗澡,给人穿衣服裤子……

    整个过程,路巡都没说话,半闭着眼,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周行朗。

    “穿好了,在给你加个外套,外面冷……嗯,好了,走吧,你自己用点力站起来,我扶着你。”周行朗弯腰。

    路巡把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依靠着他走,他身上带着水的湿气,短短的发茬还在往下滴水,周行朗唉声叹气地嘀咕:“天,好重啊。”

    这要是女孩儿,他二话不说就给横抱起了。

    开门,就是零下的温度。

    大山里的夜晚静悄悄的,邻居都睡得早,没有灯光,一片漆黑,夜空挂着一轮浅色的弯月,没有星星。

    扶着路巡下了楼梯,让他躺在开了电热毯的床上,还觉得冷,周行朗就去鼓捣空调,没想到怎么也找不到遥控器。大半夜的,没好意思去叫人,就算了,他把门窗关严实了,门也反锁了,这才跪坐在床上,任劳任怨地给路巡脱西装裤:“你的腿怎么取?指纹解锁的吗?”

    他上网搜过义肢的资料,和路巡的完全不一样。

    路巡发出一声鼻音,懒懒地看着他,像一只困倦的狮子。

    “别呻`吟,”周行朗轻轻地拍他的脸颊,“怎么取啊?不取我可不敢让你睡觉。”

    路巡盯着他几秒,伸手揽住他的腰,一下把他拉下来。猝不及防的,周行朗直接趴他身上,路巡身上浓烈的酒气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清淡的古龙水香,大概是他睡衣上的,并不浓烈,像雨后湿润的树林。

    好闻倒是好闻,可太亲密了,周行朗耳朵发烧,不知道路巡是故意的还是怎么,但也不好跟一个醉鬼计较。

    正欲爬起,路巡却把手伸进他的发丝里,五指扣住他的后脑勺。

    周行朗喜欢留稍微有点点长的头发,认为这样特立独行,很与众不同,学生时代他就是这样,但学校有规章制度,只好留着短短的发。

    他想这十年间的自己,一定非常爱惜自己的头发,做的是脱发最严重的行业,但头发一点不少。发质很柔软,路巡很喜欢这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