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尾声(中)(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徐酒岁第三次无比怜爱抚摸男人的肱二头肌。

    “这上色, 这走线……大哥,您能告诉我, 是什么启发了您要把这做的还不错的天照大神遮盖掉吗?”

    自己发神经就算了, 跑出来坑别人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不知道, 大概是伟大的爱国情怀, ”趴在纹身椅上, 只穿一条牛仔裤的肌肉男粗着嗓子道, “小姑娘,你觉得我新纹个什么样式好?”

    纹身遮盖有三种——

    第一种, 是直接在原本的毁皮刺青基础上,直接将刺青图案重修复杂化,就像是一个幼儿园的小孩花了一朵小红花, 然后中央美院毕业生接过了纸和笔, 将这朵小红花扩展成为了《牡丹斗艳图》一样。

    第二种,是沿着原本刺青的线条,使其以完美的线条方式融入新刺青图中, 成为新刺青团的一部分。

    第三种,是最没技术含量的,重彩遮盖。

    由于第三种过于简单粗暴,徐酒岁相信前面两种大概会在评审员那里得到比较高的分数——

    但是她有选择的余地吗?

    没有。

    “大哥, 这不是我觉得你搞一个什么样的新图案好, 就能搞出什么样的图案的问题……我不信你之前没有到刺青店咨询过, 你这个要遮真的很难。”

    “嗯嗯,所以我来当志愿者, 听说这里高手多,总有人能解决。”

    “谁告诉你的?”

    “千鸟堂的刺青师。”

    “谁?”

    “许绍洋啊,就刚才念比赛规则那个,我给他二十万让他帮我遮,他跟我说他老了拿不动纹身枪。

    “……”

    但是他的徒弟正值壮年,甚至可以扛得起四十米的大刀砍死你们这两个害人精。

    徐酒岁自己搬了个小板凳坐在纹身椅旁边,捧着脸盯着这个大哥背上的浓墨重彩发呆,她告诉他自己海选时候使用的素材是唐狮,大哥笑得一脸天真说,唐狮好,辟邪招财,我喜欢。

    他的笑声和身后其他参赛选手和自己的承载者说笑的声音融合在了一起,徐酒岁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刺青师接的是个花臂遮盖,这才开始比赛二十几分钟,人家已经沟通完毕……

    那刺青师直接用笔在那人手臂肌肉上开始改线——

    敢直接在人家身上用笔画,画完直接扎的都是对自己的绘画技术和刺青技术极有信心的刺青师。

    周围像她这样搬着小板凳坐在那捧着脸发呆的人并不多。

    “你也别沮丧,”那位大哥还在跟她聊,晓之以情,“我参加志愿者时候问过许绍洋,我这样的会不会有点坑人,谁抽到我不得恨死我啊——但是他说了,这不一样,因为我难度系数高,所以如果能够完成,基础分也会相对高……跳水比赛看过吗,5355B,反身翻腾两周半再接转体两周半屈体动作,你要是落下去,就八十分起跳了。”

    “……………………………………前提是我没有像条死猪一样,横着砸进水里。”

    “小姑娘,你还挺会聊天,咱们是要在这聊上十个小时吗?”

    十秒后,徐酒岁发现自己似乎还被人开了嘲讽,白了这个下下签大哥一眼,她转过头看下台下——

    台下坐了百来个观赛的人,脑袋顶上有球赛似的转播屏幕,随机抓拍一个刺青师的现场动作,观众可以看到台上的众生百态。

    有已经低头开始画遮盖图案的,有还在跟承载者聊想法的,有拿着纸微微蹙眉在拓印承载者身上的原有刺青,看上去是觉得有些棘手的……

    徐酒岁个人自成一派,坐在小板凳上捧着脸双眼放空的全场就她一个。

    台子上大多是都是糙老爷们,这会儿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行为又这么特立独行,想要避开镜头都不行,所以导播给了她一个镜头,她捧着脸双手把脸挤得嘟起来的大脸整个印在屏幕里——

    导播还恶意把镜头拉进,让她的脸生动地塞满了大屏幕。

    台下哄笑一片。

    徐酒岁愣了愣抬头一看,从大屏幕上方看见自己因为抬头而露出来的大鼻孔和双下巴。

    徐酒岁:“……”

    她到底为什么不老老实实跟薄一昭去美国?

    这就是抛夫弃子得来的报应吗?!

    徐酒岁着急忙慌地抬起双手捂住脸的时候,台下笑声更大了,那笑声引得好多台上的刺青师也转过头来,看见她坐在那一动不动地发呆一脸懵逼的样子。

    “那是谁?”

    “不知道,估计是海选稿真不是自己画的,这会儿被抓个现行懵了吧?”

    “不不,好像是千鸟堂的——我刚才看见千鸟堂的小船姐在跟她说话,一直坐一起的。”

    “这么年轻的小姑娘,看着像未成年呢,千鸟堂的人啊?啧,许绍洋收的新徒弟?他现在还收徒弟?”

    “不知道,但是这么小小年纪进了ITATAC初赛,以后也够她吹得了——估计本来也没想走更远,这会儿交白卷也行?”

    各种窃窃私语的讨论声穿进耳朵里,徐酒岁抬起手捂住耳朵,心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扎针阶段,第一次觉得纹身枪嗡嗡声犹如天籁。

    “你们是不是吃饱了闲得慌,那是老娘的师姐,不是师妹!看见人家手里分到的承载者身上的日式重彩了?灯光那么亮,你们又没瞎。”

    小船冷冷的声音响起——

    “换你们谁上都是坐在那发呆,逼逼什么呢,做你们的事!”

    小船语落,台上瞬间一片安静。

    徐酒岁茫然地放下捂在耳朵上的手,转头用柔情惬意、软趴趴的眼神儿感激地看了眼小船。

    小船冲她安抚地笑了笑。

    伟大的友谊,伟大的师门情谊。

    台下,贵宾席角落阴影中,身着改良汉服的男人嗤笑一声,向后靠了靠,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目光始终放在那个坐姿不太文雅地坐在小板凳上的小姑娘身上。

    ……

    两个小时后。

    徐酒岁就这么干坐了两个小时。

    只有一个想法是最靠谱的。

    “大哥,其实也有不少做了重彩花臂之后后悔的人,一般这样洗又洗不掉,他们就会选择黑臂。”徐酒岁对躺在纹身椅上玩手机,玩到快要睡着的承载者说。

    那个大哥听见了“黑臂”这个关键词,就顺手上百度搜了搜,发现所谓“黑臂”就真的是“黑臂”,用黑色色料将整个手臂涂黑,乌漆嘛黑一片。

    “丑哭了。”他诚实地评价,“毫无技术含量可言。”

    “我可以根据你现在身上为数不多的图案空隙,设计出唐狮沦落留白,其他地方涂黑。”这是徐酒岁想了很久才想出来的唯一可行性,“走线尽量在你颜色浅的地方,实在不行可以用偏肉浅色盖一层,尽量让它看上去图像完整。”

    但是效果不会很好,这是必然的。

    远看可能就是个反黑唐卡类型的唐狮,但是近看可能还是会看到留下的缝隙之间有以前刺青图案的走线。

    没有办法,他的刺青面积大且图案比较繁杂,要遮很难,只能尽量配合他原有图案的走线来设计。

    ——徐酒岁其实并不是非常满意这个方案,但是她实在是也没有别的办法。

    跟下下签大哥大致地说了下想法,拿过纸笔给他解释了下什么叫“反黑唐卡画”——大概就是把唐卡白描,空白部位反黑。

    只有黑色才能遮盖所有的重彩。

    下下签大哥搜了下唐狮,又搜了下唐卡白描,自我脑补了下徐酒岁要做的东西之后,勉为其难地点点头。

    徐酒岁这才开始动手。

    用笔在这人身上顺着他的天照大神图,比较勉强地勾出了一个唐狮的图案,反复修改路线和细节——

    十二月的天,她的额头上都冒出了汗。

    勾完一个大致的轮廓后,已经过去四个小时,她拿起了纹身枪,此时周围其他参赛者有大部分的小组都已经开始割线。

    反黑唐卡类型最开始就是大面积的用打雾针涂黑,徐酒岁直接割线针抖省了,上手就是开始打雾——

    此时主持人见之前一直在发呆的36组居然开始动手了,示意导播把镜头转过去。

    “我们可以在屏幕中看到刚才好像是没什么头绪的36号参赛者已经开始动手了,介于她的承载者原有刺青图案较为复杂,这确实是今日全场最难的一个案例……而我们可以看见她手里用的是打雾针——”

    支持人语气顿了顿。

    “是要涂黑臂吗?确实这种情况要遮盖只能黑臂处理,虽然这比较没有创意……而且别忘记了我们参赛规则,是必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