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第二日,何将军听闻何索放走宋慈大发雷霆,也没有法子。正在何家人都提心吊胆时,纪族突然来犯。应是想趁着朝廷动荡时打个措手不及。宋离本就事事缠身,每天跟几只老奸巨猾的狐狸斗来斗去,脱不开身。再加上本就根基不深,身边几无可用之人,就算半边虎符在手,也不可能派出去。

    一来人数差太大,就算个个都是精兵,也敌不过人家的千军万马。二来若把军队都派了出去,只怕前脚军队出京门,后脚自己的命就不保。宋离想着就牙痒痒,现在自己还没有站住脚跟,之前好不容易铲去了几个妨碍自己的朝中支梁,立了些威信,准备开始发展自己的势力。

    偏偏这时纪族进犯,那些人便不知天高地厚的天天叫叫嚷嚷。宋离眼中露出几分狠戾,想要我的命?笑话,我怎么可能落到你们这帮杂碎手中?果然,还是太弱了。

    纵使宋离再怎么窥觊何家,最后也只好让何昇重上疆场。现在何昇不再如以前一样傲气,却也谋略过人,胸有丘壑,英勇半点不减当年。纪族即使是有备而来,也依然如几十年前一样败在了何将军的马下。回京后,宋离亲自接待,大大表扬了何昇一番,赏赐的珠宝令人咂舌。就算宋离多么想把何昇打垮,也知道现在绝不是时候,现在不仅不能压迫何家,还更要好好地对待何家。这寓意也非常明了,我现在不想动你们何家,你们老老实实的呆着。

    如果现在把何家除尽,岂不落个暴君的名号,以后还有谁愿意给他卖命?再者,兔子急了还要咬人。现在要真把现余三家中唯一握有实权的何家给除了,凭着自己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让众人信服,待以后,那半面凤符,终归是自己的。

    何家就如此地保下了。

    熙锦八年,京都早已恢复了往日的繁荣,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不见八年前的风雨飘摇。铭晟帝在朝中稳住了脚跟,也算是圣明,不过眼中容不下沙子,几年来与他作对的人,已经差不多被除尽了。可铭晟帝愣是没有对何家出手,许是有半面凤符在手,不好动手,又许是何家大少爷弃戎从文,且颇受宋离欣赏。总之,何家这几年虽算不上富甲一方,却也过的风生水起,没有之前的战战兢兢。

    而四大家中其余幸存的两家,郑家家主郑柏芝一上任便请求与宋离彻夜长谈,不知立下了什么条例,宋离与郑家井水不犯河水。郑家也常常进献一些稀奇的玩意儿,宋离没有向郑家发什么难。

    而季家本就是书香门第,并没有什么实权,不过几年前忽然找到失散多年的嫡子季晴倒是让人大开眼界。季晴为人刚直,谈吐不凡,只是与宋离有些不合,不惧皇威,一本正经,句句在理,顾的是江山社稷。故宋离也不太在意,笑笑便过了。

    一家热闹的茶馆处在京都的黄金地带,这里常是人满为患。说是茶馆,实则也是各种小道消息传播的地方。能在这里开店的,除了郑家,也没谁了。这日,正是最繁忙之时,一台轿子稳稳地落在店面前,那轿子挂着玉带,边底缀着琉璃,一阵风,便惹得珠子相撞,哗哗地响,最扎眼的是那颜色,墨绿底,浅白兰花花纹,无一不昭示着这轿子主人的身份。

    小二只着一眼,便笑吟吟地走过去,亲切地扶出轿中的人“哎呀,何大少爷,稀客稀客,快请进快请进。”何索下来的那一刻,旁边几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世间怎有这样风流的人儿,历八年,何索差不多已经张开了。白皙的脸少了稚气,朱唇似血,总勾起一丝玩世不恭的笑。一双灵动的凤眼更是勾人魂魄,给少年增添了少许媚意,往周围一望,旁人都咽了一口口水,都觉得何索好似在看自己。  何索应了一声,漫不经心地问“你家主子来没?”小二连连哈腰“在在,我带您去。”便带着何索去了雅间。那雅间的位置较隐秘,一看便知没有地位的人是进不去的。小二规规矩矩地把何索带到门外,鞠了个躬“何少,您请。”何索点点头,随手拿出一两银子甩给了小二,小二欣喜若狂,不停道谢地退下了。

    何索走进屋中,淡淡的檀木香混着茶香让人神清气爽。何索深吸一口气,叹道“好茶!”笑着摇了摇扇子,对席间的人说:“这么好的茶,也只有郑家家主拿的到了。”郑柏芝头也不抬地摆弄着茶具“你再来晚点,就只能喝茶渣子了。”何索忙走过去,赔笑道“这不是来了吗,你莫怪,下次定不会这样了。”说罢便拿起一杯热气腾腾的茶,细细品了一口,感叹道“此生有幸啊。”郑柏芝扑哧笑了一声。

    这郑家家主长得也是极为端正的,右眼角下的那颗泪痣格外引人注目,额上的黑发向一边歪斜,隐隐遮住一只眼睛,后面的头发被人随意地扎了一个粗长的辫子。两人趣味相投,性格相似,不过郑柏芝比起何索要更纯一些,少了点狂妄。何索一边喝茶一边问道“最近有没有些新货?”郑柏芝一听变懂,悠悠笑道“说是有多大的事,那也没有。你也知道祭师回来了吧?”何索又不住给自己添了一杯“对啊,今晚还要在宫中给他接风洗尘来着。真是麻烦,还不如去春岚苑。”郑柏芝不住笑了,捋了捋眼边的头发。“是这样没错,不过可靠消息,那祭师把祭品带回来了。”

    何索这才把茶杯放下,“祭品,这么快,不是明年初春才是吗,怎么今年初春便找回来了?”郑柏芝也耸了耸肩“谁知道呢,而且听说啊,这祭品美若天仙,惊为天人,迷倒了不少人。”何索这下感兴趣了“真的?那我今晚得好好瞧瞧,回头再告诉你那美人的相貌。”何索摩挲着茶杯,心中却不知为何慌得很。

    这祭拜是祖上流传下来的规矩,每两年祭一次,在初春之时,祭拜的是天界。皇家对这祭拜也是很重视的,顾专立了个职位叫祭师。祭师便是到四地去找祭品。那祭品,便是人。而这对人的要求也很高,必须是貌若潘安,十六岁以上十八岁以下,身体健朗,还得是处子之身。一般能在规定时候找到已是不易了,这次竟然提前找到,不得不让人期待了。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