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夏长泽觉得, 那大概是梦境吧……

    不知什么时候,天空淅淅沥沥下起了雨。

    最后一只白狼在他脚边倒下。渐渐的, 除了雨, 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

    雨水是一片浅浅的红,无端让人刺痛的红。

    他还剩下一只眼睛还看得到,一条腿还能挪动, 走了几步就跌倒在水中,手指和长发全部搅进泥泞里。

    头脑一阵混沌不清。

    只依稀记得……那里应该有什么人。

    什么对他而言……非常、非常重要的人。

    他撑着身子,向某个地方挪动。脚下的血水, 越来越红,越来越红。越是靠近那儿,那血水就越是浓稠、刺眼。

    他终于看到了那个人。

    他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声息,模样很是平静,像是只是睡着了而已。夏长泽在他身边跪着,呆呆跪了好一会儿, 想着,他应该就是睡着了。

    他一直喜欢在树底下、在大青石上小憩的, 睡醒之后就会自己回家。

    他轻轻晃了晃他, 那人没有醒。

    雨那么大,睡在这里是会着凉的, 于是努力挪动着, 将那人一点点、一点点裹进怀里。

    紧紧抱着他,一声一声, 口里轻轻念着什么。夏长泽垂眸,将修长有力的手指嵌入那人微垂的指缝,十指紧扣轻轻摩挲,往他的颈子里不断呵出热气,努力用仅余的温度去温暖他。

    碎发黏在脸颊,也帮他轻轻拂去。

    “呵……”夏长泽忽然听到了一声怪笑。

    那声音无比阴冷,仿佛从地底传来一般。他吓了一跳,愣了愣,才发现竟好像是自己在笑。

    但是,笑什么?

    真是的,笑什么啊!是笑这场噩梦过荒诞,荒诞到了他做梦也没理由相信的地步?

    ……寒食哥哥的身子是很暖的,才不会那么冷。

    而白狼,早在天雷那次死光了,哪儿还有白狼?

    哈哈哈,所以,这梦境真的是很荒谬,很好笑啊……

    太荒谬了,他想早点走了。这什么鬼地方,这么冷。他真的想快点回家了。

    他拿起冰冷的手心,又往里面呵了一口气,等寒食哥哥暖一点,他们就一起走。

    不能把他一个人留在这种噩梦里,要带他一起回家。

    ……

    夏长泽忽然睁开了眼睛。

    生生吓出一身冷汗,抱着被子差点跌下床。四肢百骸有如被挫骨扬灰般,眼里满是疯狂恐惧,心口仍在阵阵紧缩。

    “寒食哥哥……”

    刚才,那是什么梦啊?也太可怕了吧!

    几声鸟鸣,窗外阳光正安安静静照进来。夏长泽闭了闭眼睛,才鼓起勇气低头看了看颤抖的双手。

    干干净净,没有一丝血污。

    ……就只是噩梦。

    是的,只是噩梦罢了。

    心仍旧跳得有些惶惑,仍旧满是不安,他跌跌撞撞下床,匆匆披了件衣服,扎了三次头发,都因为手指发冷发抖的扎不好。

    后来干脆算了。

    门外,已经日起三竿。

    整个月沼里却异常的安静的,没见着一个人。

    心底始终有一处,虚掩着、漏着风,不得安宁。但夏长泽努力忽略。就这样一个人走过鬼气森森的沼边,路过房门紧锁的左邻右舍。

    没事的……

    他默念着,只要见到寒食哥哥就好了,只要见到他,一切都没事了。

    眼前,又回闪过冰冷的雨水,淡淡的血色。夏长泽站在熟悉的门口,黑瞳之中满是混乱与狰狞,几次举起手要推门,又几次放下。

    他不敢,他害怕。

    他怕里面会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他怕他突然之间……就什么都没有了。

    “嘎吱”一声,如泣如诉。屋里空无一人,只有一片白色的冬日晴光。

    夏长泽呆呆站着,胸口有什么东西仿佛正在簌簌碎裂、分崩离析。

    他不在……

    他不在这里,他不在了。他去哪儿了?

    不要,不要,不要丢下我。

    寒食哥哥,不要跟我玩捉迷藏,不要突然躲起来,这真的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