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自打那天被从手里吃了柿子, 纪寒食再在月沼里瞎转悠时,经常不知何时夏长泽便会出现在左右。

    两人聊聊这、聊聊那, 一不小心就溜达到了饭点, 再一起去庭郁家蹭个饭。

    没过几天,纪寒食已经习惯了一边炒菜一边给娃热牛奶,而背后夏长泽在抱着娃, 一边逗娃一边跟他闲聊。

    偶尔被玄衍请去喝酒,小妖怪也要跟着,竟还学会了帮他挡酒。

    明明本来不会喝, 奈何资质不凡。前两天还是一杯倒,没多久便练就了千杯不醉。本来画皮鬼王玄衍很瞧不顺眼他的,很快两个酒鬼竟也成了称兄道弟的酒友。

    纪寒食默默觉得,最近的日子……好像过得还不错?

    连他体虚病倒,醒来时也是小妖怪在旁边照顾他,拉着他的手嘘寒问暖,手把手给他喂药煮粥。甚至他吃粥的时候, 不介意用指尖轻触,拂去他唇角沾上的米。

    好像是真的……不再防着他了呢。

    但是等等, 为什么突然对他这么好?

    该不会……庭郁已经把自己活不了多久的事情跟他说了?

    忙去问庭郁, 庭郁却直摇头。于是纪寒食就不明白了——若非是瞧着他可怜,怎么会突然就对他好了呢?

    苦思冥想, 想不明白。

    后来想想, 不明白就算了吧。总归上天仁慈,让他在走之前见到小佑最后一面, 还让小佑最后这段日子还对他那么好。这不就挺好的了吗?

    ……

    对于纪寒食这种……心上人只对他好了一点点,他便一副心满意足、死而无憾的样子,庭郁是完全不能理解。

    但能怎么办呢?

    早在那个小雨天,走出月沼看到伞下故人之时,他转眼看纪寒食时,便已知道没救。

    庭郁作为一条冷血蛇,从来不曾爱过什么人。

    只觉得如果换成是他,被人伤了心多少要会怨恨。而又加之两年时间不见,之前再多的爱意恐怕也是要冲淡。

    可是,他的师父眼里,却只有单纯的欣喜、思念。

    纪寒食太单纯了,真的是特别特别傻。

    明明无论是伤害、逃避、离开,还是想念、辗转,求而不得都经历过。

    但只要那个人肯回来,只要那个人的眼里还有一点点的惦记,他的傻师父,还是马上好了伤疤忘了疼,又欢天喜地的朝着他跑过去了。

    唉……

    可是,没出几天,庭郁却发现好像并不止他师父没救。

    夏长泽其实也挺没救的——

    自打回了月沼后,夏长泽没事便陪纪寒食一起出门溜娃。两个人轮流抱娃,那走在一起时的气氛,是个月沼的妖怪都看出不对劲来了!

    “哇,之前怎么会没想到,这一家三口也太明显了吧!”

    “那么白,我就一直说还有点像谁来着,怎么会没想到小土地精呢?”

    “哎,就说老大怎么回事呢,推了那么多外面的好姑娘好小伙,原来是为了小土地精啊~”

    “哈哈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就他俩在一起时,小土地精看老大那眼神啊,啧啧,也太一目了然了吧!上次我去跟老大说话,靠得近了一点小土地精还瞪我。”

    真的事到如今,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了,庭郁再怎么云淡风轻也就实在没能忍住,抱了一壶竹叶青,想去找夏长泽喝个酒。

    就想问问他,所有人都知道了,就他不知道。

    你真的不告诉他吗?

    馋哥他很傻的,你不告诉他,他恐怕……永远都不可能明白了。

    可去了小阁楼,却没找见夏长泽。

    只能又转去纪寒食家:“馋哥,小佑去哪了?今天没黏着你?”

    纪寒食:“……”

    庭郁见他神情不对:“怎么了馋哥?身体不舒服了?”

    “没有……”纪寒食摇摇头,像是有些纠结、又有些迷惑,“我好像……又惹小佑生气了。”

    庭郁:“……”

    “真的……好不容易他又才肯理我了,明明前几天还相处的那么好呢。可他刚来找我,却一口咬定说我拿了他的什么绳子,一直劲让我还给他,很凶的样子……还说了很多我听不懂的话。”

    纪寒食垂眸,终于很是无措地抿了抿嘴,看似想要笑笑,又笑不出来。

    “可是、可是我真的没拿他什么啊。他认识我那么久了,我不会偷他东西的。”

    “还是说,我是不是……又说错了什么话,又会了什么意,惹他不高兴了?”

    “可我明明已经很注意了呀。我都跟他说了,我真的、真的早就不想要他当小媳妇儿了,我真的没有图过他什么。可结果,他却更生气了……”

    “庭郁你说,我怎么就那么笨啊?”

    ……

    庭郁认真听完纪寒食说了事情的细节,气到肺都要炸。

    冲回家,从匣子里拿个个什么东西,然后出门满月沼找那小神仙。

    蛇妖想揍人。

    找了一圈,终于在云起山后山的林子里找到了夏长泽,等看到人,庭郁就更气了——真的是……这小子跟那可疑的假菊花精啥好的没学会,净学着恶习了!

    馋哥那么难过,他竟好意思大白天的抱着一壶酒,在林子里醉成一团呼呼大睡?!

    庭郁再不客气,揪起他的前襟,便“啪啪啪”将他扇醒。

    “你看清楚了,给我睁大眼睛看清楚!”

    手一挥,两根系得整齐、并未解开的红线,一并狠狠砸夏长泽身上。

    “这两根,才是和炎之前带回来的,那‘喜鹊的红线’!”

    “一直被我收着,根本就不在馋哥那,更没被他编成五色绳、绑在你床头作法套着你!”

    夏长泽揉揉眼,半死不活地“嗯”了一声,像是听见了又像是没听见。挣扎着爬起来,一身浓重的酒气,一副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样子。

    气得庭郁想踩他。

    他认识馋哥那么久,怎么会这么想馋哥的?真的,馋哥得多委屈啊?

    究竟是什么样阴暗的心思,才会怀疑馋哥把那带法术的红线编成了五色绳,套在他床头做法魇他?!当馋哥是什么人了?真的是瞎了眼才看上他!

    “那红线,是说,说……”半晌,夏长泽才终于颠三倒四、含混不清道,“只要往喜欢的人……偷偷往喜欢的人手上缠一圈,过几天,那个人就也会喜欢……就会很喜欢……”

    “问题是馋哥并没有拿红线缠住你!他一向坦坦荡荡,如何会做那种事?!”

    “可他……就是缠了。”夏长泽喃喃道。

    庭郁真的要杀人了!

    疯了不成?明明两条红线都扔在他身上,他甚至还捉起了一卷正在手里摆弄,却还睁着眼说瞎话?

    “因为,肯定是……肯定他用红线缠住我了,要不然,我又怎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夏长泽抬头,俊美的脸庞上满是迷惑,竟像是认认真真在问一个问题。

    却又并不等庭郁回答,又自顾自低下头,肩膀一颤一颤,苦笑了起来。

    “既然……已经拴住了,就不能再收回去才是,他又为什么……把我的绳子拿走了?”

    “既已拴住了我,如今又不想要我了。”

    “你知道吗?他昨晚跟我说,要给我介绍新娘子,呵,今早还……还又说了,不要我当小媳妇儿,什么都不想要我的了,他根本就是……已经不想要我了。”

    庭郁:“……”

    真的是!啊……要被这两个人蠢死了!

    忍着难闻的酒气,蛇妖重重在夏长泽身边坐下。再一次告诉自己引以为戒啊,爱真是无比害人的东西,以后绝对不要喜欢上任何人!

    太害人了,别说折磨得师父不得安生了。就连小神仙那么聪明的,居然也被折磨得当局者迷、折磨得要死要活?

    “怪谁?你一开始答应嫁他,不就没事了?”

    小神仙抱着双膝,愣了愣,明明凄惨得要死,却拼命摇头。

    “不是的!我那时明明、明明只把他当成……我从来都没有……又怎么能答应那种事?而且如果这是喜欢,书上明明说喜欢上一个人是会开心的,可为什么我、我就只觉得难受?!”

    何止难受,还总是心口疼。

    白天吃不好,晚上睡不着,简直不得安生。

    什么“跟喜欢的人在一起便会得到幸福”?都是骗人的。哪里幸福了?根本就是满满的煎熬,盼着天亮想见他的时候难过得要命,见到了走在一起的时候胸口还是会疼,总觉得不够、不满足、心烦意乱……

    庭郁:“可是,能牵到手的话,就不会那么难受了吧?”

    “如果能确确实实说明心意,每天都高高兴兴黏在一起,告诉所有人他是你的,就像织锦姑娘和她的新婚丈夫一样……是不是,就会像书上写的那样,比较幸福了?”

    蛇妖不懂爱,只是就事论事的分析而已。

    小神仙却突然酒醒了一样,死死盯住他,仿佛他讲的是什么圣贤真理、令他茅塞顿开一样。

    “可是,太迟了,他已经不要我了。”半晌,眼睛又暗淡下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