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那日当晚, 月沼上空雷云翻滚、紫电交加。

    天际黑红一片,风嚎鬼泣, 山川震动。

    “呜哇哇……”树枝不断敲打着屋瓦, 小梨央吓得嗷嗷直哭,千化忙将她抱在怀里哄:“别怕别怕,乖, 相信老大,老大会保护我们的。”

    村子像是昏海之上一叶扁舟、四处摇摇欲坠,筵晟躲在雉羽家, 小才苗瑟缩在庭郁家,挨家挨户房门紧锁。

    村中央从来平静的沼面,亦掀起阵阵波雾涟漪。

    沼边,夏长泽静静立着。

    一身白衣,长发纷乱,风卷衣袂。

    双目中一片晦涩沉寂,缓缓抬起手来, 月沼四周的天际逐渐升起一整层青焰。

    缓缓的,那青色之火越烧越高, 逐渐竟像是个青色的钟罩一般, 遮天蔽日将整座月沼笼罩其中。

    几道冷汗缓缓滑落,只是几道平雷砸在那守护阵外, 已让他瞬间仿佛身负千钧。

    这咒法“云蚀翳”虽是守护阵法, 但因会将周遭一切仙法攻击全部引由自身承受,施法者九死一生, 因而被定位云锦禁术。

    夏长泽也没被教过,全是当年在云锦东宫衾冷难眠,大半夜的跑去藏书阁秉烛看书,偷偷背下来的。

    初次缔阵侥幸成功,心里却仍惴惴至极——

    生怕自己实力不济,根本难以承受魔尊的雷霆万钧,最后还是要连累身后所想要守护的一切,一同化为灰烬。

    他不想。

    明明,一丁点都不想拖累月沼的……

    可是不管如何解释,大家就是不肯放他离开。

    千化:“小妖怪你可不能出去的,白狼太子存心报复,已在月沼雾瘴外布下了重重包围。若你出沼,白狼伏兵马上会一拥而上,将你撕成碎片!”

    筵晟:“在咱们月沼一向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怎能眼睁睁看你送死?”

    庭郁:“馋哥舍不得你,不会放你出去。”

    任凭夏长泽一遍遍解释,几乎是声嘶力竭——上界天土远非白狼可比,魔尊更是可怖至极。一道天雷下来,整个月沼灰飞烟灭,所有人都会粉身碎骨、魂飞魄散!

    没有用。

    月沼四面为雾瘴所覆。只要大妖怪纪寒食不驱开那迷雾,任何人也别想出沼。

    “轰隆——”

    天际近处,又是一道惊雷翻腾。

    小太子心头一震,红着眼眶腰起压,凶狠地瞪着天际欲来山火、烈烈红莲燃尽。惊雷狠狠砸在上空的青色罩壁上,一片明烈的滋滋电光,那千钧之力直击夏长泽胸口,一阵剧痛,小太子骇然咳出一大口血来。

    无妨,不怕……

    他双膝跪地,又跌跌撞撞爬起来。

    事已至此,只愿上苍有灵、怜悯众生。

    让他能够以命相换,守住身后这片干净妖土。

    ……

    ……

    血雨腥风欲来,月沼众妖瑟缩自危,四处空荡荡的不见人影。

    只有大妖怪纪寒食一人,正朝云起山下走去。

    云起山半山腰有个小山洞,常年传出呜呜哭声。沼里吓唬小孩子,常说里面会闹鬼,因而平日从不有人靠近那处。

    但其实,那哭声只不过是风声而已。

    洞口因多年不曾有人进入,早已布满萋萋枯藤。纪寒食苦着脸蹲地上拨了半天的草,结果自己辫子尾巴还缠了进去,一会儿被绊住脚一会儿被绊住头,一路东倒西歪苦不堪言。

    打亮火折子,可见洞中不深,摆着一方祭坛,上面垂下的藤蔓上贴着一张符咒封印。

    轻轻一拂,那封印应声而落。

    ……

    再怎么说,纪寒食也在月沼当了多年的老大哥。虽自知不算聪明,却并非那种一贯感情用事、不知轻重的大妖怪。

    留下小妖怪要承担的后果,他根本一清二楚。

    封印褪去后藤条凋零,露出一方小木盒来,纪寒食拿起,轻轻吹了几口气,才“吱呀”地打开了盒盖。

    木盒之中,安然躺着一方古镜,雪雪寒光。

    纪寒食垂眸。这东西,是师父当年离开月沼时留下给他的。

    ……

    按说,纪寒食当年在他师父殷莫上仙的身边,待的时间也不算短了。

    只可惜,他那时候只是个天真烂漫又贪睡的小妖怪,偶尔睡醒了就只顾跑出去疯玩,其实跟师父每天并说不上几句话。

    他师父的性子,其实和庭郁还挺像的——不冷不热、无喜无悲,成天闷头看书,偶尔说些话,纪寒食也听不懂。

    既听不懂,只能努力记下来。纪寒食至今记得彼时他自己还是个少年,师父临走之前将月沼托付给他,又摸着他的头,叹道。

    小寒食,这世上很多事情都会变。

    你虽无忧无虑,但也要知道,妖一辈子那么长,不可能不遇到很多很多难过的事情。

    师父望你一声顺遂平安,可你命中注定有一道浩劫,为师亦无能为力。

    因而,为师给你留下了件很玄的东西。

    ……

    握起镜子,镜柄有些微凉。

    微明火光翻腾中,纪寒食在那镜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还是那张平平无奇的脸——他对着镜子弯起眼睛笑了笑,镜子里的倒影也对他笑得傻兮兮。

    反到镜子背面,出现的却不再是他的脸。

    而是一片无边的深黑星辰,一团像是青色的焰火,不断地跳跃着。纪寒食眯起眼睛凑近盯着那团火,甚至往镜子上摸了过去——莫名觉得,那小火苗很可爱,又有些熟悉,仿佛有温度一般,却想不起究竟在哪里见过。

    师父说过,这方镜子是件法宝,能帮他抵过一次天大的劫难。

    但,亦要代价。

    【此镜可容你舍情求生,又或舍生求情——舍去情缘,你从此便可独善其身,一生百病不侵、快活逍遥;可倘若你拿他来求了情,求了他人的圆满,便需得……你自己折了性命来换。】

    【所以,慎之慎之。】

    【寒食,师父望你一辈子不为情之所困,一辈子用不到他。】

    【但倘若真有用到它的一天,无论选了哪一面,为师只愿你所求无悔。】

    只要折了性命,便能换他人圆满。

    纪寒食握着那镜子,喃喃发了一会儿呆。

    “但是,不太想折寿啊……”

    因为,折寿死掉的话,就没办法继续保护月沼、保护大家了不是吗?

    而且死掉的话,就再也没办法再偶尔偷偷、远远地看一眼小妖怪了。

    纪寒食倒不是很怕死。

    妖类生来很多都不是很惜命。在没有遇到小妖怪之前,他根本就天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