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庭郁不动声色, 暗中盯紧。

    和炎走到桌边坐下,打开宝箱, 倒确实是一箱炫目的奇珍异宝。

    “来来来, 这些都是我这些年在外面攒的好东西,稀罕的东海的红珍珠,是不是很漂亮?”

    “再看这个, 鲸鱼骨指环,”和炎拽过了站在一边的夏长泽,便将那扳指他手指套了上去:“你戴好看哎!”

    黑鲸的指环, 泛着流光溢彩看起来十分贵重。

    夏长泽连忙去拔,却几次都拔不掉。

    和炎:“别别别,你就戴着吧。很适合呀,就当我送你的见面礼了。你叫小佑是吧?不必拿我当外人,我跟庭郁从小就认识了,他当年啊~还差点当了我妹夫呢。”

    庭郁:“……”

    “哈哈哈别瞪我,不提就不提嘛!啊对了, 还有这个你们一定要瞧瞧——看,喜鹊的红线!”

    他说着, 从笑嘻嘻盒子里拿起来两束红色丝线:“哎, 小佑你有喜欢的人吗?”

    夏长泽:“……”

    “要是有喜欢的人啊,就拿一条不动声色地把这个偷偷往她手上缠一圈, 另一条往自己手上缠一圈。这个红线可神了, 保管她过几天呀,迷你迷到不行~”

    ……

    一个下午过去, 和炎硬塞给两人好几样宝贝,才又抱起箱子,说是要再过去给千化、筵晟他们挑一挑。

    出门没多久,却被庭郁追上,问他讨要那两条红线。

    和炎吃惊极了:“真没想到……当年我妹妹身为金雕族第一美人你都不肯要,是哪家的姑娘那么厉害,竟赢走了你的心?”

    庭郁:“……”

    倒不如问,是哪家的姑娘那么倒霉?

    他讨这红线过来,不过有备无患——这些日子,从旁眼睁睁看着自家师父备受折磨,还得一脸笑呵呵的装不在乎,纵然不懂世间情爱,却也觉得真心惨。

    引以为戒吧。

    万一将来哪天真瞎眼看上了谁,就拿这红线直接一套,简单省事。

    “算啦算啦,你既不肯说,我也不问了,给你。”

    和炎将红线塞给他,叹道:“只怪我妹妹命苦吧,什么都好,可你却偏不喜欢,明知道她的心意,还硬生生把她推给了那狐狸,唉~若是旁人敢那样对我妹妹,我肯定揍他了。”

    “但谁叫咱们从小一起长大,拿你没办法呢?给,收好!”

    庭郁捏着那两束红线,默默望着和炎的背影。

    夕阳渐染。

    曾经的的童年玩伴的脸上、笑声,并无任何异样。

    可是,当他尝试着读和炎的心时,却一点点都读不进去。

    是不是说明,和炎也在防着他。

    “……”蛇妖垂眸冷笑。

    倘若他不会读心术,旧友笑嘻嘻带了那么多礼物,他也许还会觉得和炎真好啊,离开这么久也没有忘记过他。

    可是,谁让他是条凉薄的蛇?

    关上门后,夏长泽还在摆弄那扳指,庭郁幽幽叹道:“和炎不太对劲,你当心着些。”

    ……

    话虽这么说,日子却还是继续过了。

    和炎自打回了月沼,每日都勤快得很,打理完家门口的一亩三分田,便随纪寒食全村子转悠、帮忙。

    也常来庭郁这边,对“小土地精”夏长泽更是尤其感兴趣,见他跟纪寒食之间似乎有些别扭,还大咧咧硬拉他坐下跟大妖怪吃了好几顿饭。

    庭郁有时自己在太阳底下靠着野蒺藜的架子发呆,也会自问。

    是否太过苛责?

    远在蛇族不曾内乱,金雕族不曾覆灭之前,他们成天一起爬老树、钻山洞,确实可以说是两小无猜。

    金雕跟蛇族不一样,很是看重感情,全族被灭后和炎心里必然背负良多,性情古怪一些也情有可原,不是吗?

    虽这么想,心里还是隐隐不安。

    于是某天,轻描淡写对和炎道:“昨儿我写了封信,约狐狸带和光来月沼过冬。你们兄妹那么久不见,是该好好聚聚了。”

    和炎愣了愣:“那可真的……多谢你费心了。”

    继而笑容相对,一派和谐。

    心里却道,自己究竟是真的一番好意,还是只想拿和光公主牵制和炎?更不得而知,和炎此刻究竟诚心感激,还是正在心中暗暗切齿。

    但无论如何,和炎疼爱妹妹和光倒是真的,她若来了,怎么也是个安慰。

    ……

    隆冬将至。

    经过一年的教化,月沼的大笑妖怪起码有一大半都会了写字。

    夏长泽适才走在路上,才刚遇到了小梨央的姐姐,给他看小梨央新写的小诗。

    “都是土地精大人教导有方,爹爹娘亲要是在天有灵,看到梨央那野丫头变成了个小才女,也定会深感很欣慰的。”

    被千恩万谢一番,本该是开心的。

    以前,哪个妖怪学琴进步了、习字习好了,夏长泽也都会深感自豪。

    可近来不知怎么了。

    许是天气渐冷的关系,只觉得成日恹恹,无论如何都提不起劲来。

    不想出门,不想说话。

    尤其非常不爱应付三天两头跑过来的和炎。

    庭郁说和炎心思重,这点夏长泽倒是没看出来,反倒觉得他成天过于阳光灿烂、人畜无害,跟着纪寒食在沼里晃来晃去,着实惹人心烦。

    “寒哥寒哥,哎你别晃了,救命~救命啊!”

    真想着,忽然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夏长泽目光渐冷,停下脚步。

    远处,和炎拿大羽毛翅膀遮着头乱跑。而纪寒食正咬着个葱饼,吱呀呀在树枝上踩,砂甜果随着树枝颠簸嘭嘭嘭砸下去,跟下雨一样。

    两人闹着,和炎还不忘从地上捡起几颗,塞进嘴里鼓鼓的。

    纪寒食晃累了,就继续在树上啃葱饼。

    夏长泽:“……”

    但是,那片果子林……明明是他种下的吧?

    他种的果子,这和炎凭什么捡起来吃?!

    正暗自心不爽,偏不巧筵晟还路过:“呀,他俩感情还是那么好呀。”

    夏长泽苍白的指尖捏了捏袖子,眼神更冷。

    “小佑你知不知道呀?偷偷说哦,”筵晟八卦兮兮,凑上前道,“以前和炎在月沼的时候啊,老大对他可上心了,后来和炎走了,老大还难过了好久。那时大家都偷偷传,说老大是不是看上和炎了呢,哎哎,小土地精……?”

    夏长泽飞也似地逃了,狼狈万分,一个字都不想再听。

    他只想赶紧回家。

    关上门,蒙住头,什么都不管。

    从和炎第一次出现,他就不喜欢他,如今更是暗自后悔——何必因为和炎身世可怜、又是庭郁的幼年好友,就还对他和颜悦色?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打从一开始就不该理他,更不应收他的礼物!不稀罕!

    咬着牙,又去拔那颗扳指,却还是拔不下来。手指很痛,越来越心烦意乱。

    ……如今的和炎,仿佛完美地代替了他的存在般。

    成天不是当纪寒食的小尾巴,就是跑过来帮庭郁晒虫草,把他夏长泽以前每天会做的事情,全部抢了个干干净净。

    更难以接受的是,纪寒食自打有了和炎缠着,也好像完全把他忘记了一样,再不来找他了!

    呵……他不肯当小媳妇,果然就不要他了。

    反倒跟和炎在一起,打起了当年他们一起种下的砂甜果。还咬着好吃的,笑得那么开心!

    夏长泽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如今是不是完全可以消失掉了。

    反正,也根本没有人会在乎。

    ……

    “小佑,你近来经常发呆啊,怎么了?”和炎背着手,在夏长泽面前晃来晃去,“今天天气好,想不想去云起山看看风景?”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