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庭郁自己在月沼,每天抓抓虫、晒晒药,日复一日,也过得无聊的很。

    可是……真到了这一刻,却忽然想起来,窗台晒的一堆斑蝥忘了收,雉羽说过晚上要下雨的,这下全都要浪费了。

    还有,馋哥生辰快到了,跟小佑一起准备了那么多礼物都没来及送出去。

    又想起几年前还被狐狸骗走个坠子,一直都没能讨回来。

    常常都想写信给去讨的。可每每提笔,却又不想浪费墨水给破狐狸,就这么搁置着……就这么死了,岂不便宜了缺德狐狸?

    片刻之后,却见那白狼王的身子晃了晃。

    一颗高贵的狼头,缓缓从肩头滑落。

    纪寒食虽咳了几下,抹了抹唇边的血,终究是站定了,转过头来走回白狼王倒下去的尸身边,手中的弓弦缓缓滴下血来,一滴、两滴。

    一时间,安静得很,只听得见呼啸风声。

    狼族士兵黑压压地围了一圈又一圈,一时间静若寒蝉,无人再敢上前。

    纪寒食拾起白狼王的项上人头,提着那狼头再度跨上战马,战马向前两步,狼族士兵齐刷刷退后两步。

    ……

    两匹快马,在层林小道中呼啸疾行。

    “馋哥,”庭郁道,“咱们已出了十里狼营,狼头……可以扔了!”

    纪寒食闻言“噫”了一声,像丢什么烫手的山芋,赶紧把白狼王的头抛旁边草坑里,又皱眉在衣服上抹了两下。

    刚才,真是难为死他了……

    为了吓住白狼兵,单手拎着个这么吓人的狼头拎那么久!

    若非逼不得已,纪寒食其实很不习惯做这种事。

    他谨记小时候师父教过他——上天予你妖力强横,是让你用那力量护着重要之人,若尚有半分回旋余地,亦则切莫将这双手沾上鲜血。

    唉……

    不过刚才那情境……纪寒食看了一眼庭郁身后血迹斑斑的夏长泽,一阵心疼。师父他老人家若在,也只会说他宰了那狼王半点不亏吧?

    “馋哥不好!”忽听庭郁道,“白狼骑兵像是追过来了!”

    “!”纪寒食竖着耳朵一听,果然,身后隐约传来踏踏马蹄声,听着人还不少……至少有一整队的狼骑兵!

    暗自咬牙。

    果然,那群白狼不是傻子!他提着狼王的头,最终也只能吓得了他们一时而已,一旦剩下的白狼缓过劲来,这不?马上就追着寻仇来了。

    “庭郁,再加把劲跑快一点,小不点你抓紧庭郁,驾——”

    一边心里暗暗盘算,万一真的狭路相逢,庭郁单打独斗最多对付两只,他自己最多能同时对付七八只,可剩下的怎么办?

    若是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或许还能拼死一搏、全身而退。

    可两只小东西……

    忽然,呼啸林间风声只中,纪寒食听见小妖怪的声音。

    “寒食哥哥,”夏长泽虽看着有些疲惫,眼神却很清明,“我记得你说过,白狼太子的寨子就在狼王营寨在附近。”

    “我……有个主意。”

    ……

    夜色凄迷、道路崎岖,在“蛇梦”的迷雾下,狼骑兵并没有注意到一行人转了个向。

    不再逃向月沼,而是逃向另一个方向。

    他们只顾着追,跟着踪迹穿过层林,忽然眼前赫然可见火光森森,那是一处森严营寨。

    还没反应过来,忽然凌空不知哪里一箭射中了营寨的狼火,瞬间狼鸣四起!

    大批黑压压的甲士,从营寨里面喊杀而出。

    暮色沉沉,蛇雾四起,双方互相看不到脸,只听得金鸣交加。

    一侧,一条小路曲折拐弯通向山顶。

    两匹气喘吁吁的马儿在悬崖边驻足修整。纪寒食从山上往下看去,只见下面黑灯瞎火,两边人马早已杀成一团。

    小佑的办法真的……成功了!

    回过头,在并不明亮的星空下,隐约可见夏长泽趴在马背上正静静看着他。虽然有些虚弱,样子却很开心,神情舒展,唇角带着一丝浅浅的、微微志得意满地笑。

    哎……

    纪寒食记得以前,也看见小妖怪笑过一次。

    但那次太过于昙花一现了,并不像当下……这孩子也真是的,人稍微长大了点而已,怎么连笑容都像个大孩子了。

    ……看起来既沉稳、又聪明。

    比庭郁还有种少年老成的感觉,这么瞧着他,大妖怪一时间只觉得耳朵尖有点烫,喉咙也有点干。

    手脚都像是不知道该往哪里摆,慌乱之间也没多想,吸了口气便又翻身上马。

    “呜嗷嗷嗷,疼疼疼!啊啊啊啊……”

    夏长泽又好气又好笑:“寒食哥哥,你倒是当心点,还受着伤呢!”

    纪寒食努力、强吞着炸头皮的眼泪:“不不,没事儿,小伤,不疼!走,回家!”

    庭郁回望了山下一眼,并未多言,心里倒是一路暗叹。

    这小佑,想出的办法也真是诡谲。

    竟趁着夜色把白狼追兵引到了白狼太子驻扎在附近的营地,再让纪寒食在黑夜里射下营地的狼灯,叫同是白狼族的两支人马在黑灯瞎火中不分敌我、自相残杀。

    如此妙计,一石二鸟,不但追兵再无闲暇追杀他们,而且经此内耗,便是白狼太子想要寻仇,估计最近也不会再有足够兵力反扑月沼。

    这小东西,到底哪里来的神机妙算……

    天上的小神仙下凡不成吗?

    不然,从哪儿学的这么多神仙招数?

    ……

    回家路上,纪寒食带着夏长泽共乘一匹马,慢慢走。

    庭郁在一旁斜眼看,就看到自己家那个师父哟……

    唉,明明疼得龇牙咧嘴、又一副开心雀跃的样子,笑得开朗又傻兮兮,简直白瞎了一张帅脸。还屡屡伸爪想抱小妖怪,但似乎又怕碰疼他,所以又屡屡硬生生缩回来。

    呵。若不知道的,看那副样子,只怕是要误会深了。

    活像想碰又不敢碰的自家心上人!

    纪寒食根本没注意到正被庭郁盯着,满心还沉浸在啊啊啊自己的小媳妇儿真聪明、真能干的小情绪里。

    因为自己不算聪明,他一直都想娶个特别聪明的媳妇儿。

    虽知道小佑会很多才艺,却不知道他原来还这么聪明……能娶到这种媳妇儿,简直血赚不亏。

    甚至,已经想到很久以后的事情——

    将来生娃不用愁了。头脑像小佑,样子像自己,完美。

    自顾自开着心,并没有注意到,夏长泽偷偷蹭破了刚结好痂的手指,正偷偷将一些血水涂抹在他胸前的伤口。

    果然,没有用呢。

    记得之前被绑在祭坛柱子上时,白狼王盯着他,如同看稀世珍宝一样的贪婪眼神。

    硬要说他是什么“回转石”的转世。说他的本事不仅能似植物生长,还可回溯过往、起死回生、令生者长生不死、羽化飞升。

    【可快算了吧,他小子可没那本事啊。】

    狼王话还没说完呢,庭郁就不给面子地笑了。

    事实证明,他果然没那本事啊,伤口都治不好。

    唉,对于自己其实是云锦小太子,而并不是“某石头”转世这件事,夏长泽按说一早就知道。

    可这一刻,竟不知道该释然还是该失落。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