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纪寒食犹记同白狼族结下梁子, 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

    庭郁带着无处可去的童年玩伴兄妹俩,求他收留。

    小蛇孤傲, 以前从没求过他什么。而那兄妹俩瑟缩着, 衣襟染血,满眼悲哀、绝望、迷茫的样子,更叫纪寒食于心不忍。

    彼时, 白狼王听闻月沼庇护和炎兄妹,盛怒之下高叫着“一个不留”。大披狼军压境,纪寒食不慌不忙降下周遭雾瘴缭绕, 最后白狼围沼两个月,几次突入无果,始终连月沼的边边都没摸到。

    白狼族数百年来横行妖界、所向披靡,白狼王首次受挫、自不死心。

    后来的日子里,搞了不少事情——绑过红着眼去报仇的和炎、绑过落单的小狐狸,屡次要挟纪寒食出去单挑。

    纪寒食都去了。

    跟白狼王、白狼太子分别狠狠干过几架,却谁也奈何不了谁。

    时间久了, 白狼那边讨不到便宜,也只好偃旗息鼓。从此与月沼井水不犯河水, 就这么消停了二十多年。

    这期间, 纪寒食出门转悠,沼民逛妖集、买东西, 也从来没发生过什么事。

    所以月沼老大哥万万没想到, 二十多年后,白狼族竟会故技重施、卷土重来。

    “……”

    啥也别说了, 无论如何,得立刻去救他家的小东西们才行!

    可一摸身后,纪寒食才发现出来连弓都没背出来。

    虎王倒是大方:“有有有!我给你拿,我老婆陪嫁的时候,有一张上好的。”

    纪寒食只想着能用就行,背了就要走,却被虎夫人拦住:“等等!弓给你可以,儿子还我!”

    纪寒食:“回头还你,先借我用一下。”

    虎夫人:“不是已经借你了嘛?!”

    纪寒食:“意思是,儿子也借我用一下。”

    “???”旁边小老虎寒毛一凛,吓得脸色惨白。

    不要!他才不要一起去送死啊啊啊!

    对手可是全妖界谈之色变的白狼族……月沼大妖怪是毫无惧意、视死如归了,可他还小、还想活的好不好?

    ……

    一个时辰后,白狼族营地。

    “咻——”“咻——”

    巡逻的狼兵闷声一个倒地,两个倒地。

    纪寒食踩在略微晃动的树枝上,咬着小竹片的带子。那是庭郁给夏长泽削的那半块小面具,掉在妖集被筵晟捡回来的。

    微微眯着眼睛,瞄准第三个巡逻的狼士兵。

    虎族的弓,比他想象中的好用。

    弓弦劲儿很大,放箭只有“咻——”轻轻的一声,顷刻又一狼倒地。

    要小心,万万不能被巡逻的狼兵发现。

    狼王帐所十里围营、处处重兵防守,万一被人发现,一呼百应围攻过来,就算是纪寒食也注定插翅难逃。因为白狼族的真正可怕之处,不仅在于人称“妖界最强”的白狼王或白狼太子,更在于众多精锐骑兵。

    每三五只狼骑兵加在一起,战力便几乎可以匹敌一只白狼王。

    一直以来,白狼族便是依仗着如此庞大而训练有素的狼骑,几百年来在妖土横行屠戮、无人敢阻。

    ……

    一路悄无声息,终于进到了十里狼营正中的祭坛。

    黄昏下,满地的血池散发浓重的腥臭。白狼王的影子幽然落在地上,而在对面的两根祭柱上,纪寒食终于看到了自己家的两只小妖怪。

    两只都受了伤!

    都被绑在柱子上,都浑身血污,可恶的白狼……

    纪寒食抓着弓的手不禁微微颤抖。心疼、气愤,虽也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还来得及。

    至少,小东西们都还活着。

    纪寒食一路都不敢想,若是小东西们被杀掉、被剥了皮,那他该如何……

    身子侧了侧,努力压抑住紊乱的气息。

    躲在层层树叶之中,想办法去对庭郁的视线。

    ……

    蛇都是无比警觉的动物。

    不出片刻,庭郁微微抬眼,师徒俩四目相对、心有灵犀。

    庭郁眼中青光淡淡闪过,顷刻,一阵怪风刮过,掀起满地浓重的腥臭味。原本黄昏的天色忽然暗沉,周遭紫色雾气冉冉升起如同黑夜,惹得狼族祭司、士兵一阵慌乱。

    “休要慌张,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

    白狼王见多识广,目中凶光闪过,很清楚那不过是蛇族的秘法的“蛇梦”而已。

    “真是条不乖的小蛇……”

    他狞笑着,向庭郁走去,眼看着仿佛就要用手拧断蛇妖纤细的脖子,忽然身后破风一声惊鸣,层林掩映中,弓铉闪出耀眼的光。

    ……

    白狼王堪堪转过头,瞳孔紧缩的瞬间,利箭已直中右眼。

    他大吼了一声,血水飞溅中甚至还保持着那一瞬的惊愕。

    好,中了!

    纪寒食接连着又是两箭,分别射断绑着两个小妖怪的绳子。

    庭郁还好,从祭柱上一跃而下,可他家的小妖怪……竟是软绵绵地从祭柱上跌了下来!

    “小佑!”

    竹片面罩掉在祭坛血腥的池水中,纪寒食冲过去便抱起小妖怪。

    夏长泽其实还算清醒,身上的伤也已经在自愈,只是失血过多不太有力气。这一刻被熟悉的气息和怀抱包裹住,便马上贪婪似地蹭了蹭大妖怪暖暖的身子,又忽然觉得浑身疼,轻轻漏出一声呻|吟。

    呜……

    纪寒食感觉,心脏像是被人捏在手里一样。小妖怪在他怀里颤一下,他的心就跟着疼一下。

    黏在衣服上的血水已经冰凉,沾了纪寒食一手。猩红色,无比刺眼,染得他眼底也一片鲜血一般的红。

    “馋哥!”

    “馋哥,莫要耽误,上马快走!”

    庭郁的吼声传来,他刚趁着白狼王受伤的短暂混乱,先闪身冲到旁边抢了两匹马。

    而白狼族远远近近的守卫军,也终于不忘点起了狼烟、吹响了狼号。

    那号声破空嘹亮、刺耳绵延,纪寒食和庭郁此刻都很清楚——不出一会儿,十里营帐的守军就将层层包围而来,要逃只有现在!

    “想走?笑话!”

    见他们要逃,狼王副将马上拔剑,带着数名精锐狼兵守卫从四方围杀而来:“胆大包天只身一个人闯来我十里狼营,还想全身而退?你以为你们能逃得掉?”

    确实……若这样下去,定逃不掉。

    纪寒食咬咬牙,目光一沉。

    “庭郁,你带小佑先走——”

    翻身下马,先是一弓扫倒近处两个狼兵,继而弯弓搭箭,破风一箭直直射穿那白狼副将的喉咙。继而将弓弦翻外充作近战丝刃,不管不顾直向着受伤的狼王冲去。

    擒贼先擒王!

    白狼王:“呵,自不量力!”

    庭郁明明听见纪寒食要他走,亦知道确实该走,却动不了。

    蛇梦的漆黑夜下,纪寒食只在眨眼间便已与那白狼王错身而过,漫天猩红的血点,狼王的利刃似乎刺透了纪寒食的胸膛。

    “馋哥……”

    一瞬剑,百骸寒凉。

    按说,蛇都不怕死。毕竟全族族皆生性淡漠、大家都只是随便活一活而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