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草长莺飞的春天过去后, 便是连日里的阳光和煦、野花漫山盛开。

    夏天也到了。

    夏长泽待在月沼那么久,终于见遍了妖界的四季。

    回忆起来, 这一整年的时间里, 看到了以前从未见过的满满白云的山、无尽的草场、黑夜里莹莹冉冉萤火虫。

    微风拂过软软的黑发打在脸颊,在太阳底下伸出手来,阳光打在手心暖暖的。

    手指修长、骨节分明。

    夏长泽记得以前在仙界时, 明明也十二三岁的年纪了,却怎么样都长不高。自己心里也着急过,甚至偷学过长高的仙法, 可就是不见效。

    后来背地里偷偷听见太傅说,小神仙们多半都是这样——心里有事情压着、终日郁郁,便很难长得快。

    而在来到月沼后,有人疼着了,过上了逍遥快活的日子。身高也如雨后的春笋一般疯窜。

    最近……都快可以平视庭郁了。

    等再长长,说不定要赶得上寒食哥哥?

    “……”一想到大妖怪,夏长泽就禁不住无奈地勾起了唇角。

    哎呀~他家那只懒散的大妖怪哟, 今天又不知道躲他躲到哪里去了呢。

    不过没关系,月沼不大。待会儿去转一圈, 非得给他翻出来不可。

    这么想着, 夏长泽转回屋去拿笔墨纸砚。

    桌上,纸镇下面还垫着的几张废宣纸, 上面净是纪寒食歪七扭八的毛笔字迹。

    “嗤……”简直不能看!无奈地摇了一会儿头, 夏长泽忽然发现自己在笑。

    我……笑了?

    小妖怪愣了愣,抬起手, 摸了摸自己的脸。

    啊啊,竟然真的在笑!

    ……

    小神仙装好笔纸,就出门到处寻他家大妖怪。

    按说,大妖怪很疼他,不该会躲着他——还记得春天的时候,他无比任性地要求人家“不准娶新娘子”。明明是极为无理的要求,但谁让大妖怪拿他没办法呢,结果还不是宠溺万分地答应了。

    大妖怪很把约定当回事。

    从他答应之后,家里就再也没招待过上门的媒婆。

    令夏长泽万万没想到的是,在“新娘子”和他之间纪寒食都选了他。可是在“懒”和他之间,纪寒食竟然选了“懒”?!

    前阵子,夏长泽教沼内外小妖怪们琴棋书画,卓有成效。

    小梨央都会歪歪扭扭写诗了,小才苗更是笛子吹得呱呱叫。筵晟学会了打竹拍、雉羽学会了拉二胡。夏长泽自豪之余,回头一看——哎等等,自己屋里的那位学会了啥?

    纪寒食挠挠脸,有些迷惑:“啊……我也要学吗?”

    夏长泽眯起眼睛:“学啊。”

    于是云锦小太子开始教大妖怪写字,从此这一辈子最难教的学生不期而遇。

    “横平、竖直!寒食哥哥,别抖!”

    “你你你……你自己看看!歪歪扭扭的像蚯蚓一样,用点力!”

    “算了算了,咱们从简单的学起吧——今天的目标,起码先会写自己的名字?”

    纪寒食认真脸:“小佑,我会写自己名字。”

    夏长泽莫名觉得他认真的样子有点可爱,但还是“呵”地冷哼了一声。

    会写个屁。

    若是他会写自己的名字,这世上便本不该再有“馋哥”一说了。

    ……

    也是直到前些日子,夏长泽才从千化口里,真真正正知道这“馋哥”一称的由来。

    他一直都以为,叫“馋哥”多半是因为纪寒食贪嘴——毕竟,那是只对着酸倒牙的水梨都能偷偷流口水的大妖怪,给一个馋字,也没冤枉他。

    但事实却是,“馋哥”的由来竟源自于一个误会。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

    一日大风,月沼的浅滩里多了一块飞来石。

    石头形状像个桃儿,十分可爱。纪寒食清晨起得早,看到一时兴起,就摩拳擦掌想在上面刻些什么。

    可惜大妖怪少壮不努力,除了“一二三四五”和“年月日你我他”,也就只会写“寒食”两个字而已。

    于是乎,就只刻了个日期,并将自己的大名落款一笔一划刻上去。

    却不成想,字太丑。

    “寒”字上面写得太草,底下两点又拖得太长。

    白天千化走过路过时:“九月十六,馋……食?既是馋食了,便去吃些什么才好啊?何必刻还刻在这里?”

    千化走了,庭郁路过,又一字一顿读完,“嗯……馋、馋食?谁馋食了?”

    庭郁走了,换成小狐狸符厉路过,依样画葫芦一字字读完:“‘馋食’是哪个啊?”

    真相大白后,纪寒食就变成了“馋哥”。

    ……

    这么想着,夏长泽已经揪出了躲在雉羽家米缸后面的纪寒食。

    眼里带笑又带凶,铺开纸笔:“寒食哥哥,今儿字还没练呢,咱就在雉羽家练吧!来~”

    纪寒食:呜……

    “练字的时候注意坐姿,手肘不要放在桌上!”

    “你看看你这字,这么简单一个寒字都写不好,三横不是两横,再练!等等,你拿毛笔的姿势不对!”

    “这肯定不行啊,这写的什么?再重写!你认真点行不行,这遍再不行,要罚你抄一百遍了啊?”

    好凶……旁边雉羽蹑手蹑脚溜之大吉。

    纪寒食无奈溜不掉。

    手腕酸,腰也疼。

    力透纸背的不是墨水,而是他逆流成河的委屈——好久以前的噩梦成真了!小可爱长大之后,也变得像之前两个徒儿一样横行霸道,整天欺压他!

    呜啊啊,本以为是要有个贤惠乖巧小媳妇儿,结果是个悍妇?!

    呜嗷嗷,怎一个惨字了得?

    ……

    夏长泽当年在云锦时,身体不算很差,却也一直不好。

    隔三差五就会有些微恙,太医屡屡诊断,只说要他放宽心、莫纠结,却从来说不出个具体所以然。

    而自打来了月沼,没生过一场病不说,还天天精神百倍。

    教妖怪们琴棋书画,抓纪寒食回家抄书,还整天有闲工夫每天去庭郁家报到,学做菜,顺便帮忙晒晒药材。

    “我都听说了。你啊,也莫要逼馋哥逼得太紧,他那个性子毕竟散漫惯了……”

    那天,庭郁正在同他闲聊,忽然一只白鸽飞过,哗啦啦落在肩膀上。

    夏长泽眼睛一亮,就见庭郁歪头蹭了蹭鸽子毛,又从白鸽脚上解下一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