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夜风迷冷,荒草萋萋。

    夏长泽没在半人高的草堆里,只感觉到了深深、深深的后悔。

    这儿……究竟是什么地方?

    他适才闷着头就跑,不知道为什么,就跑进了一片空旷的深草地里。

    等反应过来,已经深陷其中。四处除却草别的什么都没有,连一棵树、一座山峦、一条鬼影都看不到。除了仰头的灿烂星空,周遭根本就好像漫无边际的草海一般。

    他开始怕,但不管往哪个方向走,都无法从这无边草海里面抽身。

    也辨不清方向,最后走累了,只能蜷缩在草地里惨兮兮。

    唯一的幸好……便是天上还有一点点星星,周在还不是漆黑一片。

    他怕黑。

    也是因为小时候有一次惹了父皇盛怒,父皇将他关进黑色迷津让他反省。

    那黑色迷津乃是法术而成,里面九曲十八弯,没有一丝光亮,亦没有尽头。

    他在里面四处碰壁,迷津一层一层弯弯绕绕,无论如何也出不去。他吓得发抖、叫得声嘶力竭,父皇关了他整整三天,从迷津出来后直接高热昏迷了半个月。

    从那之后,他只要一生病就常会做噩梦,陷在一片黑暗里出不来,最怕那样的伸手不见五指。

    正想着,忽然一滴、两滴。

    冰凉的小雨丝落在手背上,一朵大大的乌云遮住了星空。

    瞬间,周遭最后的一点点亮光也没了。

    夏长泽:qaq

    他错了!

    他应该乖的,明明刚才还有寒食哥哥抱抱,还被扛着,一会儿就要回到月沼了,他是多想不开为什么要乱跑!为什么?!

    ……

    天幕之下漆黑一片。

    好在,雨只下了几滴而已,就停住了。

    纪寒食谢过草妖婆婆给倒的热茶,又问草妖婆婆借了一盏橘子皮穿线的小萤火灯。

    这片无边的草场,全部都是草妖婆婆养的宝贝草。

    草妖婆婆跟纪寒食说,确实看到了一只小东西钻了进去,还叫纪寒食赶快拎走,不然啃坏了她的草可是要照价赔的。

    于是纪寒食提起萤火小橘灯,开始一点点在十里操场里慢慢找寻着他家迷路的小东西。

    边找,边后怕着。

    边找,也边火大着。

    因为他是怎么都没想到小不点那么短的腿,居然跑得那么快,他竟给追丢了!

    幸好草妖婆婆看到了,也幸好草妖婆婆不吃小孩。

    不然,茫茫妖界,他要去哪儿找?!

    真是越想越生气,不承认错误还不乖,这次找到他绝不放过他!

    ……

    ……

    黑暗里,夏长泽窝在草堆里,半梦半醒想了很多很多。

    虽然怕黑怕得要死,却又不知道为什么怀抱着坚定的信念,因而没有要死要活——总坚信,寒食哥哥是一定会来救他的。

    会来的,一定会来的。

    就算不会来,就算他最后一个人没人知道、无声无息地死在这里,那么在死前过了这么一段幸福温暖的日子,也算是够本了吧?

    嗯,够本了的。

    当小妖怪真好,比当小神仙好太多。如果有下辈子,他还想要投胎当小妖怪。

    当月沼、当寒食哥哥的小妖怪。

    就这么想着想着,远远的,看到一盏小灯放着微微橘光。

    熟悉的声音一遍遍叫着“小不点”,由远及近。

    ……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后。

    夏长泽光着屁股,火辣辣、傻愣愣趴在纪寒食腿上时,整个儿像是被风吹散了一般,无比凌乱!!!

    呜,呜呜……

    一开始,他听到声音看到火光,明明是那么的欢喜、开心的!因为寒食哥哥真的来找他了,以后又可以当备受宠爱的小妖怪了!

    要不是走太久,腿疼站不起来,他一定要摇着尾巴飞扑进纪寒食结实的怀抱里。

    纪寒食远远的也看到了他。

    躬身缓缓把橘子灯放在地上,快步走了过来。

    夜色很暗,脸上的表情夏长泽并看不清。

    只知道身子一轻,就被利落地一把抄了起来,然后屁股便是一凉,裤子跟着被扒了下来。

    一通的“噼里啪啦啪啪啪”,雨点一样落下来。

    “……”

    夏长泽刚才还在想,小老虎怎么那么没种的,屁股蛋子被扇几下而已就鬼哭狼嚎的。

    这一刻,他也想哭了。

    倒不是疼的问题,因为根本就不疼。纪寒食下手的力度和虎王那个货真价实的“啪啪啪”完全不是一回事。但是、但是但是但是!

    古人云,士可杀、不可辱的啊啊啊!

    他还是云锦小太子,小太子的屁股尤其摸不得~

    这已经不是委屈不委屈的问题了,这可是大不敬!打他屁股等于打他爹屁股,等于打他列祖列宗屁股,他堂堂上界一国太子,竟然最后被一只下界大妖怪给……

    纪寒食一通“啪啪”完,才发现小东西完全懵了。

    整个儿四分五裂稀碎状,半晌回不过神。

    纪寒食也不管,扳正他的小脸,问他:“以前有人打过你屁股吗?”

    夏长泽摇摇头。

    ……没打过?这答案倒是叫纪寒食挺意外的。

    庭郁不是说过,他那个性子,小时候一定被人非打即骂吗?

    ……

    夏长泽没有撒谎。

    以前父皇盛怒的时候曾关过他,更狠狠踹过他……可这辈子却真的从来没有被人打过屁股呢。裤子已经被提上了,小太子还是整个儿风中凌乱。

    即使如此,回过神来,还是委委屈屈地伸出了小短手,不要脸地持续求一个抱抱。

    纪寒食这次终于肯抱他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