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纪寒食这边杀气腾腾去虎族时,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虽说,月沼与虎族历来也算是睦邻友好……

    可都把他家小不点咬成那样的了!还睦什么邻!友什么好?!

    纪寒食没想到的是,刚凶巴巴踏进到虎族地界,就迎头碰上了虎族老大哥——正在诚惶诚恐、满脸堆笑,列仪仗在路边等候他。

    刚才,一群小老虎哭着跑回家时,虎王问明来龙去脉后,便知道惹了大事。

    怎么能不是大事呢?

    虎王深深记得,以前每次去月沼拜访,纪寒食跟他聊的最多的就是月沼最为愁的粮食和种子问题。但上次却不然!

    上次虎王过去,纪寒食统共没聊上三五句呢,就开始两眼放光说他新养的那只小妖怪。

    言语之间满满宠溺,脸上傻笑都藏不住。说小东西虽然丑,但却是个小棉花糖,又黏又甜,又懂事,还特别好抱!

    听得虎王都不禁暗戳戳心动,恨不能马上再生一只小奶虎来养。

    如今竟把月沼老大哥最宠爱的心头肉弄伤了,那还得了?虎王当然是赶紧命人准备,亲自把月沼老大哥当请神一样迎进门,各种瓜果点心奉上。

    纪寒食:“……”

    庭郁:“……”

    夏长泽:“……”

    虎王:“咳,呵呵,原来这位就是月沼老大一直说的新养小妖怪,百闻不如一见,果然是真的十分……可、可、可,可爱啊。”

    虎王这边赔笑脸酸也是苦,呵呵,怪不得说“有点丑”呢,他这辈子还没见过长那么白的小妖怪!

    但不管怎么说,虎王对月沼老大纪寒食一向还是十分敬重的。

    究其缘由,是因为虎族多年受月沼庇护。

    ……

    虎族的地盘,正在月沼后面的一座山林里,林子出山统共只有一条大路。

    而那条大路,恰好常年就在月沼外面十里雾瘴的笼罩之中。

    因为那些雾沼平日里就只有纪寒食一人能够驱散,所以虎王总要仰仗他这边帮忙开道。

    而一但虎族得罪了外族,干架又打不过的时候,虎王又会忙不迭请纪寒食把雾瘴重新降下来,全族猫在小山林里死活不出来。

    两族就这么毗邻好几十年,虎王真心觉得月沼老大哥耐心又义气。明明穷得叮当响,却从来没收他一分过路费。

    而今,却叫人家气呼呼找上门来,还有什么可说的?

    都怪自家那可能上辈子是鸟,从小到大的劣迹斑斑儿子……唉!

    赔笑奉上好茶的同时,下人已经把瘸爪子的小老虎给绑了上来。

    “呜呜!你们想干什么!你们好大的胆子,不知道我是虎王吗?爹,你看他们啊!他们竟敢绑着我!他们……”

    小老虎被绑着还不服,一路扭来扭曲骂骂咧咧,忽然眼一圆、嗓子眼一卡。

    因为他看到了,在他爹身后眼神不善的月沼老大哥,还有……他刚才咬过的那孩子!

    一道阴影笼罩下来,他爹已经走到他面前,雄壮的身躯和凶神恶煞的脸盛气凌凌,继而小老虎只觉得身子一轻,在虎王雷声滚滚的咆哮中被拎起来,紧接着“啪啪”的厚重虎掌就对着屁股落了下来。

    “调皮捣蛋!让你调皮捣蛋!天天飞还闹不够,还威胁别的小老虎给你磨木头!竟然还敢欺负月沼的孩子!”

    “该揍!你就是欠揍!看老子今天不揍傻你,看谁还能护着你!”

    纪寒食坐在宾客席上:“……”

    眼见着不一会儿,那小老虎的屁股已红肿得像猴,他作为客人,也只能情不愿装模作样劝道:“虎兄,孩子毕竟还小,大概再多打个三、五百下留个教训,便适可而止吧,也别惩罚太过了。”

    小老虎:“?!?!”

    三五百下?天底下有人是这么劝人的?!

    幸好,纪寒食发现虎王这人倒也是真的很明事理,只顾继续揍:“无妨,我们林族从来就是这么管教的!纪老大你放心吧,小老虎崽子屁股厚,经打!今天一定打到您满意为止。”

    于是乎,“啪啪啪”打得更狠,小老虎开始嚎。

    呜哇哇,他哪能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

    月沼老大哥竟然是这样的狠人,他以前还以为他傻傻的好骗好说话!

    完蛋了完蛋了,小老虎忽然想起以前娘亲教过他的,再怎么调皮捣蛋,也千万别惹老实人。因为老实人要是横下心来,你是连下跪求饶的机会都没有的!

    “还敢不敢!”啪啪!

    “敢!”

    小老虎心想,反正也没机会求饶了,干脆自己也咬牙做个英雄吧。

    “还敢不敢!”啪啪啪啪!

    “就敢!”

    “再说一遍,还敢不敢!”啪啪啪啪啪啪!

    “呜!不……不敢了!真不敢了!”

    小老虎是真的惨,明明说了不敢,虎王那头竟还在继续揍,直把一只瘸爪子小老虎打得鬼哭狼嚎。嚎得后堂虎夫人按耐不住,一袭红衣一个箭步便冲上来,一把将小老虎塞到侍女身后。

    “你!”虎王怕老婆,又没面子,怒也不是不怒也不是。

    虎夫人这边恃宠而骄惯了,劈头便骂虎王:“打自己儿子打那么狠,哪有你这么当爸的?你再打老娘儿子一下,信不信老娘今天就改嫁?”

    虎王:“这……”

    虎夫人那头骂完丈夫,回首气势汹汹,纤纤红蔻手忽然一把撸起夏长泽的袖子。

    袖子下面是一片斑驳青紫色的痕迹,还有横七竖八的血痂,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