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夏长泽过去住在云锦深宫,一直对外面的大千世界充满了好奇。

    尤其是这些日子里,常听过纪寒食经常说起林族投错胎、把爪子摔瘸的小老虎,猴山活泼爱说笑话的的美猴王,鲛族的独目王子,还有羽族毛绒绒的小绒鸟……也暗暗心向往之。

    但是,必须牢牢克制住想出去看看的欲望。

    夏长泽想的是,自己右颊眼睛下面毕竟有一块法器烫出来的疤痕,多少有些惹眼。

    万一抛头露面太过,风声传到那魔尊耳朵里,那他自己必死无疑倒也罢了,只怕是还会连累月沼、连累纪大哥他们。

    虽说,一切大抵不过是他自己在瞎担心。

    因为仙妖两界早已有数百年的时间不通往来,而他只有十三岁,按说如今妖界并不太可能有谁知道云锦覆灭之事,亦不会知道“云锦太子夏长泽”。

    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

    万万没想到,小心谨慎的结果,竟是会落到庭郁手里?!

    唉……人生真是前狼后蛇。

    站在庭郁家小院里,夏长泽小心肝颤巍巍哇凉哇凉的。

    偷偷瞄看了一眼庭郁小筑里新换的纱窗。

    青茜纱的,映着窗外的竹影,绿绿的倒是很亮眼。

    他要不要……干脆趁现在偷偷撕下来一小条,藏在袖子里早早给寒食哥哥留张绝笔,“害本太子者蛇妖庭郁也”?

    ……

    再怎么不情愿,在纪寒食走后,夏长泽也只能硬着头皮与那蛇共处一室。

    其实非要说的话,庭郁的小筑,倒比纪寒食的简单竹屋布置得有趣许多。

    床虽不大,却不是纪寒食竹床那般一看知是手工砍制自己捆扎的吱呀竹床,而明显是请匠人精工打造的。

    红木床头雕成了栩栩如生的仙子夜歌图,外面吊了厚厚的一层幔帐,还是像模像样的紫色映霞光缎子,绣着工笔精细的盛开蛇妖最喜欢的牡丹、夜来香与合欢花。

    蛇妖……竟是个讲究妖!

    作为一个医者,庭郁的居所里药柜极多。

    全部都是上好的乌檀木制成。每一只小抽屉上的雕花各不相同,有丹芷、有芳桂,里面漏出的一些药材的辛香味儿。

    夏长泽记得,纪寒食屋里的灯烛是豆油燃的。

    铜底座子上全是斑驳旧痕,而反观庭郁这儿,却是金银掐丝孔雀灯罩里静置着上等的香油!

    “……”夏长泽想起,某次不小心听到过,庭郁说他的药一瓶能卖五十金。

    云锦小太子虽然自己没花过银子,却经常听太傅们讲起民生。

    知道五十金的话,大约是七百袋大米……

    七百袋大米!

    这还是一条有钱的蛇妖!

    ……

    庭郁的小筑内里虽然富丽堂皇,但从外面看着,不过就是个月沼随处可见的田间小屋而已。

    门旁爬满了绿油油的常春藤,种了蛇喜欢的野蒺藜和山蛇莓,以及一些其他略微有些蔫吧的果物和药材,还布置了秋千、吊了竹网。

    按说对孩子来说,这种充满野趣的地方并不无聊才是,但夏长泽还是如坐针毡。

    此刻,他正在跟那蛇妖面对面吃午饭。

    菜做得倒是挺精致的,就是不知道放没放奇怪的东西。至于味道嘛,咳,虽然好像千不该万不该这么想,但似乎……也比纪大哥做的要稍微、稍微更好吃那么一些些?

    “那是自然,”庭郁一派倨傲,“馋哥那人懒散随性惯了,可我毕竟还是要好生过日子的。”

    夏长泽一滞。

    这个人……又不打招呼便偷读他的想法了!

    还不及生气,脖子上挂着的长命锁又被一把抓住。蛇妖的手指冰凉凉的,比他父皇还要冷是哪个几分。

    “馋哥给你买的?”

    “……”

    “还真是疼你,隔几天就添套衣服也就罢了,连这种没啥用的劳什子玩意儿都给你买啊?他那个人也真是,自己一年都舍不得给自己买几件新衣服,对你这小东西倒是大方……”

    说到这儿,蛇妖撑起下巴,忽而露出了一抹略带狡黠的笑。

    一双泛着盈盈绿光的漂亮眸子直勾勾望过来。

    “小不点,说实在的,整天喝我给你熬的药,你就真不怕我给你下了毒?”

    他平时不笑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