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夜曲》(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元霄瞬间无地自容,心说不叫我哥哥了我认了,毕竟现在这状况他也不好意思这么要求,白问霖比他高比他壮还比他年龄大,但小王子是什么称呼……

    他迅速站起来,一边跨出浴缸,一边穿上浴袍道:“我差不多了,你还要继续吗?”

    白问霖说不了,跟着站起来:“我去冲一下。”

    元霄出去前,看见他脱了泳裤,修长结实的腿迈进了淋浴间,他背肌练得相当完美,不输运动员的倒三角身材。

    他没有多看,转身出去了,但心中难免感叹上帝的不公,他把所有最出色的一切都赐给了白问霖,这是个完美无缺的男人。

    取下助听器,元霄躺在床上。不一会儿,白问霖出来了,从另一侧上了床。他留了一盏灯,元霄怕黑,他知道。

    元霄还是感觉不太对,往边缘挪了挪。前两天他就提过了,说自己睡沙发去,白问霖不许,看着元霄的目光显露出几分低落:“我想睁开眼就能看见你,好不好?”

    这话瞬间感动了元霄,心中那点别扭和坚持瞬间喂了狗。死这么多年了,白问霖居然还记着他的好,可见自己没有白疼他!

    好在床够大,互相也不会碰到。

    说起来,他们也不是没有同床共枕过。白问霖十四岁那年,失去了最后的亲人。元霄就把他带回了家。

    但是……喜欢钻他被窝,喜欢抱着他、依赖他的那个孩子,不是白问霖,准确来说,不是他这个人格,而是另一个人格。至于白问霖……他是个独立的孩子,从来不会主动要抱,他温柔又礼貌,聪明绝顶,谁都喜欢这样的孩子。

    清晨,元霄起床,戴上助听器,听见白问霖在跑步机上讲电话。

    “回绝白宫,我下个月不会去。”

    他戴着蓝牙耳机,微微喘着气:“不行,今年我都不会公开演出。”

    “不是手的问题,没有受伤。”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暂时不用回绝。”

    他背心被汗水打湿,勾勒出肌肉的轮廓:“伦敦那边的也推了……我知道他们前年就约了,推到明年去吧。”

    他收到的邀请实在太多,可他公开演出的名额非常少,虽说世界上不止他一个优秀的钢琴家,可他的确能称得上是现今最好的、最年轻的,同时更是最受欢迎的——他拥有一张好莱坞巨星的脸。

    他演出非常少的原因,是因为商业化的演出太多,反而会干预弹奏的纯净。这个道理很多钢琴家都懂得,可他们和白问霖不同的一点是,他们大多签了唱片公司、经纪公司,公司会为他们安排各种演出,这是根本没办法推拒的。不过,和不同的管弦乐团、不同的指挥家合作交锋,也是一种很好的训练方式,但不宜多。

    元霄听他讲话简直像做梦一样。

    白问霖发现了他,暂停了跑步机:“回聊。”

    他挂了电话:“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醒了就起来了。”他可能是因为要回国了,有些不舍,很珍惜和白问霖相处的时光。

    他感觉自己还没睡醒:“你刚刚是不是……拒绝了白宫?还是我听错了?”

    白问霖走过来:“我不喜欢特朗普。”

    元霄:“……”

    他身材高大,站在元霄面前完全是俯视的姿势:“总统先生显然也不太能够欣赏我。”白宫邀请他,不过是惯例罢了,去年特朗普听他弹巴赫的时候打了个哈欠,他就记上了。

    元霄接了杯热水,震惊地抬头道:“你这就不去了?”

    他下意识地喝水,白问霖已经来不及阻止:“小心,烫!”

    元霄登时被烫得低头就把水吐回了杯子里,立刻转头冲向卫生间用凉水冲。

    “我看看起泡没有,疼吗?”

    “有点火辣辣的……”

    白问霖捏住他的下巴:“舌头伸出来。”

    元霄有点尴尬:“没事没事,我吃点维b。”

    “那是治溃疡的。”他认真地说,“伸出来我看看。”

    元霄只好把舌头伸出来一小截,脸有点红,含糊不清地说:“那你回绝白宫,特朗普会不会在推特上骂你……”

    “可能会吧,唔……”他微微俯首,专注地瞧了瞧,目光很深,“还好没有起泡,下次喝水不要那么急,你不是第一次被烫到舌头了,笨蛋。”

    元霄:“……”

    白问霖练了会儿琴,让他过来:“我们四手连弹。”

    元霄简直诚惶诚恐:“可是我的耳朵……”

    “元霄,过来。”

    元霄不得已坐在他旁边。琴凳不是很长,两个男人得挤着坐。白问霖说:“你只是一只耳朵暂时听不见了,不代表永远都会这样,你会好起来的。”

    元霄点点头:“弹什么?”

    白问霖绅士地道:“你来开头。”

    这里的琴谱他都不太熟。而元霄娴熟到可以背谱弹奏的,十根手指都能数的完。思虑片刻,他把手放了上来。

    元霄童年是在草原度过的。他刚到汉族来读书,有些格格不入,同学说他野蛮,在学校打架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