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黄一衍写下歌词:青草香, 明月光,照我病入膏肓。

    她租住的旧小区杂草丛生, 别说修剪形状了, 草不跟人抢道,就算物业有做事了。

    眺望圆月,有人尝到了乡愁, 有人道出了思念,也有一双男女,单纯觉得月亮好大, 像个饼。

    黄一衍跟蓝焰学了这招,将野蛮生长的凄凄荒草,吹嘘成了青草花香。

    她租住的房子,地段偏僻。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安静还是躲人。

    那天,她拎了简单的行李就走。车子驶离永湖山庄,她心底浮现出逃离般的仓皇。可知,她当年离家出走, 都不曾慌张过。

    这个叫宁火的东西,竟让她如履薄冰。

    他说去出轨。

    她恶意地想, 你去呀, 去呀。去了,她就再不惧怕他的温柔。

    也罢, 他是世界的万人迷, 该飞走了。

    拉黑了宁火,那些炙热缠绵的白日和夜晚, 变成了潘多拉魔盒。

    黄一衍皮肤上的印记越来越浅,唯独背上还有几个齿印。

    没办法,犬科,野蛮。有时狠了,他似要将她生吞活剥。

    她呼出长气,不能再想他了。

    黄一衍办了另外的电话卡。她用新号码注册了直播账号和娱博账号,ID叫:江飞白。

    再开了一个直播间。

    以前,玩吉他的喜欢上街卖唱。

    黄一衍和刘永岩刚到S市,就在天桥上边弹边唱。

    那时,她刚学吉他没多久,弹得不如刘永岩。他的鼓励是她的动力。后来,她打通了任督二脉,技巧突发猛进,他就无声了。

    当今网络发达,直播间可比上天桥轻松多了。

    就如易昊军所言,黄一衍没有资本,没有后台。她最大的底气是她的实力。

    除此之外,她制造了噱头。她穿上新买的短裙、吊带袜,调低摄像头,露出了绝对领域。

    最后,她拿起了吉他——

    三天后,日日车工作室的官博推送了一个直播间。

    @日日车工作室:意外惊喜!够味够劲的妹子Solo!Keep on rockin' in the free world!貌似是个新人哟——

    宁火给黄一衍发出的好友验证全部石沉大海。

    她从来都不撞南墙不回头。她说了离,她肯定离。

    他发现,原来她一逃走,他就抓不住她。他不认识她的朋友。或者说,她就没几个朋友。他记得,她曾经在一个叫红窝的酒吧驻唱。于是,他去了酒吧。

    这里是一间清吧。

    再清,也还是酒吧。灯红酒绿的空气,逃不开原始欲/望的浮靡。宁火点了一打B52,赶走了两个女人。在第三个女人到来之际,他起身去了吧台。

    吧台小哥的眼睛在宁火的俊脸上停留了几秒。

    宁火笑问:“听说这里以前有个女子乐队?摇滚的。”

    “是啊。”酒吧小哥点头,“解散好久了,你现在慕名而来,晚了。”

    “这样啊。”宁火单手撑在吧台,“为什么解散了?听说挺红的,我正想见识见识。”

    “去年就走了。”酒吧小哥跟着单手一撑,“吉他手结了婚,不跟别人玩音乐了。”

    “相夫教子啊,很贤惠。”宁火笑意深深,“她老公是什么人啊?”

    酒吧小哥非常健谈,把知道的一一爆料。“和她是同乡,也玩摇滚。交往很多年了,感情非常稳定。”

    听到第一句,宁火的表情就变了。二、三、四句叠加了几重难看。

    酒吧小哥眼力劲不太好,乐呵呵说:“挺牛的吧。她老公的Band队也小有名气。”

    宁火闭耳不听。

    这破酒吧,早点倒闭算了。

    他回家了——

    到了彩排的那天,海客早上五点就给宁火打了电话,拉长嗓子吆喝:“起床咯!”

    混沌中的宁火一听,多像黄溪镇收破烂的叫声。

    他起床,出门去往海客约好的造型工作室。

    由于睡眠不足,宁火更颓废慵懒。

    造型师伸出尾指,轻轻刮了刮宁火的下眼皮,问,“昨晚干嘛去了?”男人间的这种话题,免不了暧昧的暗示。

    宁火抬了抬眼皮,看向了镜子。“喝了酒,睡不好。”

    “嘿。”造型师笑了,“别人都是喝酒醉死,你居然喝到失眠?”

    “嗯。”因为扰人的春梦又来了。宁火正值壮年,血气方刚,才爽没几天,又被迫禁欲。巨大的落差令他燥火直烧。想逮的人不知躲在哪,他的心底浮起凉薄的戾气。

    造型师拍拍宁火的肩,说:“海客把宝都压到你身上了,你别掉链子。”

    “知道。”

    去电视台的路上,宁火打了一阵盹。将到时才睁开眼。

    海客问,“很累?”

    “不是。”宁火半开玩笑问:“这节目我能不能不干了?”

    海客的眼珠子几乎要跳出眼眶,他吼道:“你说呢?”

    海客非常敬业。当娱记,为了跑新闻一天不吃饭。转行策划,他视自己负责的艺人为兄弟。不过,有几个红了后,就和他疏远了。他干了这么多年,没个着落,整日受气。

    譬如,宁火在黄一衍那受的气,都转给海客了。

    “明白了。”宁火点头,“海哥。”

    “你小子这么叫的时候,肯定没好事。”海客衰弱的神经狂跳,带了这么个小子,海客担心自己要折寿几年。

    宁火笑,“我的前途就交给你了。”

    海客大喘了口气,摸摸鼻子,缓和语气说:“其实我也是刚接触影视圈,和广告界不一样。互相学习吧,有事跟我商量。”

    以宁火的条件,要找正式的大公司签约不是难事,但他甘愿和海客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