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魏王府是李二陛下钦点人下去精修的, 照理说李泰都二十了, 早该去封地,李二陛下偏不让他去, 年后还特地亲临魏王府玩儿。

    李元婴现在到处乱跑, 除却北里和李靖家前段时间被李二陛下下令禁止他去之外, 整个长安城就没有他不能去的地方。

    李元婴领着人到魏王府门口,很有礼貌地叫人进去通传一声, 说是滕王来拜访萧德言萧老学士。

    李泰赶巧在府中修他的《括地志》,听人说李元婴来了, 新仇旧恨涌上心头, 很想直接把这家伙挡在门外。可转念一想,这小子从来都是没脸没皮的主, 要是不让他进门,他一准要在大门前闹开, 到时别人会说魏王府连亲叔都给挡在门外!

    李泰捏着鼻子叫人去迎李元婴进门, 还搁下手里的稿子准备亲自去见李元婴一面,尽量做到礼数周全。

    结果李泰还没迈过门槛, 他派去出迎接李元婴的人已经跑回来了, 说门一开, 李元婴就熟门熟路地往萧老学士所在的地方跑, 压根不用人带路。

    李泰心里一阵暴躁。

    他能把萧德言请到府上, 得益于手头正在编写的《括地志》。

    眼下《括地志》已经修了好几年了, 怎么都该收尾了,可, 他还没有把文学馆这些人全拉拢到自己这边。他文学馆里的人才,比之父皇当年弘文馆中的十八学士差远了,偏那混账李元婴还见天打萧德言的主意!

    李元婴清楚地知道自己有多讨李泰嫌,所以他很有自知之明地选择直接不去见李泰,径自去寻萧德言。

    许久不见,李元婴和萧德言也不觉生疏,他一屁股坐下,完全把萧德言的居处当自己家,高兴地叫人张罗着烧水煮茶。

    忙活完了,李元婴才跟萧德言说话,殷勤地问他最近吃得好不好,有没有什么难处,缺不缺什么东西,要不要自己帮忙跑腿什么的。

    萧德言道:“一切都好,我没什么需要的。”

    李元婴一个人能热闹出十个人的动静,见萧德言不烦他,便与萧德言说起孙思邈来:“他和您一样,虽然都七老八十啦,走起路来却还很稳健,骑马也比许多年轻人都要稳当,若不是头发白了,看上去真是一点都不显老。”

    说完孙思邈的模样,他又与萧德言说起孙思邈的医术,说孙思邈正在著医书,名为《千金方》,搜罗所有传世的经方、验方、奇方,勘其谬误缺失之处,列其增减佐使之法。

    名为《千金方》,意思是一方能救一命,而人命重于千金!

    萧德言听了,夸道:“这很多不错,世上许多医者大多自珍其术,家传、师传医方多不愿传予他人。诸多传世之方往往又多有差谬,有些庸医拿着去治病反害了人。有此一书,于医者、于百姓都是桩大好事。”

    得了萧德言的肯定,李元婴十分欢喜,夸口道:“我已与孙师说定了,等他的书写成我便替他刊行天下,让所有想看的人都能看到,替天下百姓多培养一些好大夫,让大家都少遇几个庸医。”

    萧德言闻言颔首,又提醒道:“怕是会靡费甚巨。”

    李元婴便把千金茶之事告诉萧德言,头一批茶他已卖完了,苏大郎已赶回南边。

    这趟回去,苏大郎带着两个任务:其一,带着秋茶上京再卖一次;其二,买下周围的茶山扩大规模。

    有此茶在,不怕印不成书。

    萧德言听完李元婴整个五月在忙活的事,既觉得这孩子聪明过人,又觉得他如此行事会惹祸上身。

    萧德言顿了顿,出言规劝:“你售茶获利甚大,很可能会招人非议,要提前想好应对之法。”

    李元婴有些不明白,凑到萧德言近前虚心求教:“招什么非议?”

    萧德言便给他念条文律例:“士农工商,四人各业,食禄之家不得与下人争利。”萧德言目光温煦地望着李元婴,“你身为皇家宗亲,自是不能行商贾之事,虽说你不曾亲自去做这买卖,难免也会有人拿这个做文章。”

    萧德言还给李元婴科普了一些朝中关于商贾的规定,商者,贱业也,商贾及其子弟都是不能参加科举的,平日里甚至连衣裳都不能挑拣颜色。

    虽说各家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铺子与生意,真正摆到明面上的却少,大家都要脸,不会把这与民争利之事摆到明面上干。

    李元婴更加不解:“都是大唐子民,为何商贾子弟便不能参加科举?万一里头有特别聪明的,岂不是浪费了好人才?”

    萧德言道:“为官者当为民做主,若你既当官又行商,你做的是好事还是歹事该由谁来评判?各行各业各司其职,天下才不会乱套。”

    这些东西李元婴听不太懂,又是官又是商的,不在他的理解范围之内。他认真点头,表示自己记下了这些话,也会做好被人骂的心理准备。

    在李元婴看来,骂了就骂了,又不会少块肉,随他们骂去!

    此时茶也煮好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