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疑点(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

    陈星怀疑地思考片刻,说:“可是那个未来里,既然你没有死,就注定了不会发生。”

    “也许罢。”项述说,“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对,既然岁星离开前这么说,就存在某个办法,能将不动如山重铸。想想,既然蚩尤如此重要,为何不一早就将心灯铸进不动如山中?”

    “对!”陈星明白过来了,一直以来,他始终觉得不妥的点就在这里。

    神兵的出现,目的是为了传承予驱魔师,在适当的时候守护人间,驱逐天魔的影响。每当天魔降世之时,心灯的力量便将在人的身上显现,开始传承。但要除掉天魔,就需要有不动如山外加心灯,将这两股力量分开,不是多此一举么?

    既然这么重要,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将心灯注入剑中,交给人类呢?

    只能说不动明王与定光燃灯,在最初就有把这两股力量分离的打算,这一定有他们的理由。

    “我在祭坛上听见了他们的对话。”陈星说,“也有可能,是因为心灯执掌的使命,就是找到……能够驾驭这把剑的传承之人。”

    这么一来,也许能解释心灯始终指引着陈星,让他找到项述的整个过程。

    陈星将梦境里自己看见的、祭坛上所发生的事朝项述详细说了一次,项述低声道:“于是你成为了鬼魂,一直跟在我的身后。”

    “对啊。”陈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没有去轮回,舍不得你。”

    项述握紧了陈星的手,看了他一会儿。陈星自顾自道:“我还看见了你娘,你也看见了吧?按这个梦的发展,她应当还在什么地方给你留下了一段记忆,只要找到它……”

    项述却不等陈星说完,低头吻住了他,两人呼吸变得粗重起来,陈星想到自己与项述,在那晦暗的过去之中,哪怕互通心意,最后等来的却是一同死去,心里便十分难过,料想项述亦是如此。

    “唔……”陈星被项述抱着,放躺在榻上,低声说,“其实每次我都忍不住会想……”

    “想什么?”项述的呼吸近在咫尺,与他鼻梁摩挲。

    “这样与你在一起……”陈星眉头皱了起来,说,“哪怕……最后要死了,也不会再有遗憾……痛……痛痛,慢点……”

    项述一手摸过他的腰,低声道:“现在呢?”

    “啊……好多了。”

    项述在陈星耳畔说:“我不会让你离开我,哪怕……”

    房外嘈杂声渐大,忽然,两人同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这个封印我会解,来来,放着,我来!陛下,您看,这是一个妖怪的封印,乃是……”

    “别进来!”陈星与项述几乎是同时喊道。

    奈何这声已经太迟,陈星甚至来不及想谢安究竟是怎么来到船上的,只听一声响,房门外似乎被施展了什么法术,房门轰然洞开,谢安带着司马曜站在门外。

    彼时项述仍抱着陈星,两人身上盖着薄被,一起转头望向门外。

    大晋皇帝、官员全部登上了王舟,看着里头。

    陈星:“…………”

    项述:“……………………”

    谢安:“啊?你们醒着?对不起对不起,陛下,咱们待会儿再来。”

    谢安赶紧把门关上,陈星与项述一时已忘了两人正在做的事,幸而来人不多,只有司马曜与谢安,要是大晋全体官员都在,多半项述待会儿一下船就要杀人灭口了。

    两人对视,陈星的表情说不出地尴尬。

    “他们……怎么会到海上来了?”陈星喃喃道。

    “继续?”项述又稍微挺了下,说,“不知睡了多久,多半已靠港了。”

    “不要了吧!”陈星抓狂道,“改天再……再……”

    项述搂着陈星的腰,小心地把他抱了起来,两人依旧维持抱在一起的姿势,陈星凑到窗前朝外一看,顿时紧张起来。

    这里已经是建康了!阳光明媚,岸边人来人往,港口显得尤其热闹,三千柳叶随风飞舞。

    “啊?!”陈星说,“怎么一夜间就到……建康了?快穿衣服下船……啊!啊!”

    项述又动了下,抬头看陈星,陈星简直拿项述没办法,被人撞进来,居然还能继续!

    “那你得卖力点。”项述一本正经道。

    陈星只得与项述十指交扣,让项述躺平,跨坐在他身上,眉头深锁,看着他的双眼,缓慢喘息。

    一个时辰后。

    “陛下听说你们来了,”谢安在王车上说,“坚持亲自过来接你!”

    “啊……”司马曜打量陈星,说,“您就是陈先生?又见面……嗯?”

    项述面无表情,坐在王车里陈星身后。陈星想到方才那一幕便尴尬不已,点头道:“是……是,陛下,久仰了,我一看到您,就觉得特别亲切,我就是一个普通的驱魔师,不会治疗脱发……话说,谢师兄,我们是什么时候到建康的?”

    “这事儿,可就说来话长了。”谢安说,“你们还记得睡过去时是哪一天不?”

    项述忽道:“今天是什么时候了?”

    谢安答道:“太元六年秋天,离咱们在长安一别,已是一年有余了。”

    陈星:“!!!”

    “我们在船上入梦,睡了一年。”项述沉声道。

    时间居然过得这么快!而恰恰好,岁星所言的“被偷走”的时光,也是足足一年!

    “可我实在不像睡了一年的样子啊?”陈星看了眼自己身体,毫无半点虚弱。

    起初项述与陈星在某一天毫无征兆地入睡,高句丽王舟上的武士们第二天只见两人没有吩咐饮食,但一连多日,他们都在房中,也毫无异常,便不奇怪。而直到三天后,众人开始察觉有点不对了,叩门想进入,却发现门上出现了一个奇异的法术封印。

    陈星猜测,那一定就是袁昆所设下的封印。

    于是王舟随行人员不敢胡乱破坏,只得在海上漫无目的地游荡,既不敢往平壤回报,又不知该如何是好。直到海面起了东北风,才按照原本计划,一路离开大海,将他们送回大晋江南。若江南也无计可施,就只好回高句丽,朝小兽林王请罪了。

    海船停泊于建康港口后,谢安亲自查看过,猜测这是某个大妖怪所下的封印,目的是为了保护房中之人,倒不太担心,只不知贸贸然解开封印,会不会引发什么奇怪后果。奈何这么搁置也不行,最后做足准备,上得船来,预备解开封印看看里面情况,孰料项述与陈星却已先一步醒了。

    “一年了啊。”陈星简直难以置信,离开平壤时乃是隆冬季节,后来在海上航行了数月,再入袁昆的梦境后,如今抵达建康,已见全城入夏,距离他们暮秋节离开敕勒川,快有年余了。

    “听说苻坚在长安倒行逆施,”司马曜说,“当真丧心病狂。所以,朕特来请教陈先生,只想保住这祖宗传下的半壁江山。”

    谢安在旁说:“如今万法复生,驱魔大业终得复兴,陛下切莫担忧,小师弟一来就好办了。如今建康,当真是家家炼法、人人修道,届时待咱们将这一批驱魔师训练好,一并放出去,人山人海,靠人数填也填死了那魔神,人多力量大,每人一枚流火弹,成千上万的流火弹聚集在一起……”

    “什么?”陈星忽然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了。

    谢安又道:“这事就说来话长了,待会儿再朝你慢慢解释。”

    司马曜又唏嘘道:“那就好,那、就、好!”

    “冯千钧回来了?”项述忽而又问。

    “回来了!”谢安说,“早就回来了!受了点小伤,但抓回来一大群魃,正关着呢,等你们回来处置!”

    陈星:“……”

    谢安指了个地方,说:“就在青儿与道韫的药庐里住着。”

    项述跳下车去,沿着乌衣巷外离开,前去顾青的药庐。陈星喊了声“哎!”项述便做了个手势,示意陈星跟着去,他待会儿就回来。

    “朕今天一定要设宴,”司马曜说,“好好款待远道而来的陈先生!话说,陈先生成亲了没有啊?”

    “呵呵呵。”陈星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拒绝皇帝说媒了,皮笑肉不笑道,“定亲了,您就不要操心了。”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