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受互穿第四十二遭:(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换到彼此身体里的规律, 顾乔和闻道成差不多已经掌握了,但是他们对于什么时候各归各位的换回来, 还是一头雾水, 始终找不到关键的头绪。目前来看, 他们换回自己身体里的契机好像真的就是很随意的, 说换就换了, 没什么特别的规律。

    “换不回来就暂时换不回来呗。”闻道成一点也不着急。

    甚至可以说, 闻道成还蛮喜欢如今这个情况的。

    在暂用顾乔的身体的时候, 闻道成感受到了很多他过去所没有办法感受到的东西。身边人对他前恭后倨的态度,大众私下里对太子真正的评价, 乃至他的兄弟姐妹所表现出来的不同性格。

    不少过去闻道成觉得很烦的皇子公主,在面对顾世子的时候,并没有他们故意在太子面前表现的那么讨人厌。

    虽然大家都知道顾世子深得太子欢心,但也不会完全的把两者混为一谈。

    就拿六皇子来说, 那一日闻道成与六皇子道过歉后, 两人就变成了在勤为径书斋遇到就会停下来短暂相聊几句的关系。说熟也不熟,说陌生也不算陌生。

    在过去闻道成的认知里, 老六就是个仗病行凶、心思深沉的家伙。

    讲道理,眼睛疼,让武帝去看他能有什么用?太医院里那么多医术高明的御医,其中不少还是专门找来给老六找来看眼疾的, 难不成是摆设吗?

    但在如今私下的接触里, 闻道成才真的发现六皇子并不是一个处处都爱用他的眼疾来博取同情他的性格,甚至相反, 在他们这些正常人可以心安理得的让宫人伺候的某些事情上,六皇子却会刻意亲自去做,用以证明眼疾并不会影响他什么,他就和正常人一样。

    说实话,这样的坚持有点傻气,也让闻道成看到了不一样的六皇子。

    闻道成有次眼睁睁的看着六皇子绕着一处地方走了三圈,他不是那么没有同情心,不想去帮忙,而是他看到了六皇子身边的人,就在不远处跟着,谁也没有上前帮忙。

    很显然这是六皇子吩咐的,他要依靠自己不断的去适应这些随时会改变的地形。

    每次从皇宫到行宫,再从行宫到皇宫的环境转变,对于六皇子来说都是一次全新的挑战。他不是不想记住地形,但这真的很难。地形不可能永远一沉不变,路上也不会永远没有障碍。但任何一个微小的东西,对于天生眼疾的六皇子来说都是未知的,无法想象的。

    对外说的是六皇子天生视弱,但其实六皇子就是看不到,一点都看不到。他凭借的是自己这么多年来不断的探索与努力,才装出来的他只是感光视弱。

    彻底看不见和视弱对于正常人来说好像没什么太大的区别,都是眼睛有问题。

    但对于六皇子来说差距就是巨大的。

    他已经做了他能够做到的最好。

    当六皇子再一次依靠自己走出那个原地绕的怪圈时,他脸上的成就感与满足感是无与伦比的,明明闻道成从始至终都没有开过口,但六皇子还是准确无误的知道了那里有人,并点头表示了感谢。谢谢对方并没有替他自作主张,强行帮他离开这个他自己只是时间问题一定可以摆脱的困境。

    “一起去吃饭吧。”这是闻道成第一次主动邀请他的兄弟一起去做什么。

    “原来是顾世子。”六皇子脸上的笑容更大了,两人并排像正常人一样走向统一吃饭的地方,“今天的太阳可真大。”

    “是啊。”闻道成也不自觉的回了个笑容。

    也许以前他真的误会了,不是六皇子一定要武帝去看他,而是武帝放心不下这个天生就要比别人弱、却比所有人都爱逞强的儿子。退一万步说,哪怕真的是六皇子要求见武帝,又有什么错呢?他过去还是个小孩子,在面对挥之不去的黑暗时,本能的希望爹娘陪在自己的身边,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闻道成忍不住反思,过去他为什么就那么执着的认为他的兄弟姐妹对他有敌意呢?

    温篆在私下里热心为他的“妻弟”解答了这个问题:“每个人对待不同的人,都会有不同的一面。你没感觉错,六皇子待你友善,是因为你是顾乔,那个会主动和他道歉的顾乔。”

    也就是说,是顾世子先释放了善意,六皇子才会回应。大家都很难去讨厌一个喜欢自己的人。

    “所以,他待太子是真的不友善?”

    “很明显吧?”温篆耸肩,小声和妻弟道,“咱们殿下也就对你会感觉好点。对其他人……就那个狗脾气,不了解他的人,怎么喜欢他?他小时候比现在还讨厌。一点都不会顾及别人怎么想。”

    闻道成很想化身苏师傅,感慨一句,没想到啊没想到,你温篆竟然也会说我的坏话!

    “所以呢,你也别因为六皇子和你说话温和,就觉得六皇子是个好人,咱们殿下就是个反派了。六皇子故意挑衅殿下的时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太子殿下莫名又气顺了。

    也是在心里坚定了当初的想法,他的兄弟们也许在各自的领域里,也会是个很好的人,很好的殿下,但他们在面对他的时候确确实实个混蛋,不是个好兄弟。

    太子与皇子的争斗,既不全是皇子们的错,也不全是太子的错。

    这事,无解。

    然后,闻道成就看到顾乔版的他,和六皇子有说有笑,一起分享夏日最解暑的饮料了。嗯,利用两人伴读之间发生的事,顾乔很自然的就和六皇子搭上了线。

    一如他所说,只要他想,太子得罪的再狠,他也有本事给掰回来。

    顾乔最近的策略就是挨个攻略每一个皇子,不是讨好谄媚抱大腿的那种攻略,如果真的这么做了,那才是丢尽了太子的脸,则是太子的骄傲所绝对不会允许出现的情况。

    顾乔只是以太子的身份,稍微放下了一点点防备,来换取一个对其他皇子公主们知己知彼的机会。不得不说,太子过去立的高高在上实在是太成功了,顾乔但凡给谁一丝好脸色,对方都会生出一种诡异的心满意足。

    闻道成对顾乔的手段叹为观止,也真的改变了不少想法。

    他互换的好歹还是个国公世子,遭遇已与太子有着天壤之别。若换成更加下面的人呢?小臣之子?乡绅之子?甚至干脆就是一个平头百姓的孩子,他们又会遇到什么?

    没有设身处地的去经历之前,人们总是很难达到互相理解。

    虽然闻道成从没有和谁说过,但他确确实实发自内心的想要在将来继位后,成为一个好皇帝的,勤于政事,爱民如子。

    没什么为什么,他既然要做,就一定会做到最好。

    闻道成可以直说,他想要当皇帝,他觉得他能够当好这个皇帝,不一定会达到千古一帝、盛世明君的高度,但他肯定会全力以赴,至少他觉得他会比他的父皇更加适合这个位置。

    皇帝之于闻道成,既不是枷锁,也不是束缚,而是他心甘情愿的责任。就像是猫吃鱼,狗吃肉一样自然而然的事情。

    在过去,闻道成觉得他已经做的足够好了。

    如今从顾乔的角度再看,才发现当时的他有多么想当然,他真的很庆幸能够拥有这个转换视角去看世界的特殊经历。

    当然,换身体还有个最大的好处是,闻道成想吃什么喝什么,都不会惹来旁人异样的眼光,喝的奶香奶香的也不会有谁觉得有问题,更不用套上一层酒的外衣。嗯,虽然被人在羊奶酒里下了毒,但闻道成初心不改,最爱的还是喝奶。

    现在就没有人不知道顾世子喜欢吃奶制品的,心大的周叔辩还嘲笑过小世子就是个没断奶的孩子。

    当然,周叔辩嘲笑完,就被苏师傅发现他偷抄作业的事情了。

    温篆一边给妻弟对着冰块扇扇子驱热,一边继续传授腹黑:“告诉师傅,远没有告诉太子殿下或者周家人更有效果。”

    闻道成不禁想起了自己总是吼周叔辩的过去,原来不是周叔辩真就蠢到做错事都不懂得遮掩,而是另外他人在报复啊。

    “你要是不好意思,可以叫我,我保证给你办的妥妥当当,体体面面。”温篆完全是债多了不愁,一点都不担心自己成为周叔辩心目中的大反派。但顾乔还是算了。

    闻道成虚心受教,真是活到老学到老,原来还可以这么搞。

    与闻道成的既来之则安之不同,顾乔却一门心思的都在琢磨着该怎么才能换回自己的身体里。

    “我第一次见人这么把权利往外推的。”闻道成感慨。

    闻道成就很坦诚的面对自己,他就是喜欢大权在握的感觉,喜欢掌握着所有人的生死大家都得听他号令的感觉。他从不否认对权利的迷恋,也不想追求什么归隐山林、田园牧歌,也许他老了以后会改变想法,但是在当下,此时此刻,他更渴望的还是更加实际的东西。

    有了权利,他不一定能够心想事成,但没有权利,他肯定会有太多无法做到的遗憾。

    闻道成以前每每听到有谁说自己不爱权利的,都会嗤之以鼻,觉得对方不过是沽名钓誉,他不能也没见过谁真的对此没什么想法的。

    但顾乔显然让闻道成大开了眼界。

    原来真的有人可以对太子之位都说放弃就放弃。

    “我也喜欢权利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