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0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桓大人置了酒菜, 想请殿下到房□□赏明月, 品尝汉中的中秋滋味。”

    中秋?这都九月初三了, 过中秋?

    “可怜九月初三夜, 露似真珠月似弓”, 这细细弯弯的蛾眉月跟八月十五圆满如镜的明月有什么关系?八月十五虽在路上没好生过节, 但要赏明月,何不等到九月中月圆之日?

    周王有些摸不着头脑,徐公公忙上前解说了缘故——他虽然是用猜的, 只怕也八、九不离十, 是因桓大人新收着了宋知府捎来送来的菊花酒、桂花、应节的吃食, 请他们大王尝尝家中的滋味。

    周王轻笑:“咱们家乡又不……”

    不——是他想错了。

    桓家舅兄要炫耀的不是他们京里的滋味,而是跟宋先生小家的滋味。八月十五没团圆成,九月得着家里寄来的美酒佳肴, 不管应不应节的也得请人共饮,对着家书补上团圆滋味么。

    也吧, 他做人妹婿的偶尔陪舅兄赏夜色,只当也体尝一回岳家的温情了。

    他便叫徐公公安排厨下做些精致小菜, 独自踏入桓凌的房间,陪他赏这无论离八月十五还是九月十五的月圆都挺远的月亮。

    桓凌这场赏月宴安排得还挺齐备:有新烤过一回,温热回软的月饼, 有糖桂花浇砌的桂花糕, 有新栗蒸熟后揉作馅的酥饼, 有从外头买的新鲜葡萄、石榴、沙果、红艳艳的灯笼柿,还有摆在看盘里供人玩赏闻香的佛手、香橼等物……

    除了天上月色有差, 当真是中秋赏月清宴的规模。

    周王倒有些羡慕他这番趣致,点头笑道:“这也算是场家宴了,舅兄陪小王入席吧。”

    徐公公服侍着他入坐,桓凌也在下首陪坐下来,亲手拿小银刀替他切月饼。

    周王看见那盘月饼,不觉眼前一亮。

    这月饼不知是他们从南方带来的不是,和宫中所制大不相同,饼皮并非层层烤得透亮的酥皮,而是更绵软柔润的橙色面皮,香甜无比。饼上刻着细巧花纹,上面不知涂了什么,烤得润黄油亮。

    馅料也极丰富,除了他平日吃的豆沙、枣泥、青丝玫瑰、五仁、百果等馅,竟还有几样夹着荤腥的新样儿月饼:

    一种是细白柔腻、口感尤如芸豆却更带几分清香的白莲馅,当中裹着金黄的鸭蛋。鸭蛋与沙绵的馅料一块儿咬下去时,甜咸两种滋味混在舌尖,别有一番风味。还有在五仁中掺了火腿末的咸甜火腿月饼,一种炒得干生生的肉松月饼,切开来便能看到金丝般的肉松从分开的剖面落下。

    他尝着馅料也新鲜,饼皮也特别,竟是宫中未见的佳品,不知不觉多吃了几块,将没尝过的风味都尝了个遍,赞道:“南方的点心果然精致,宫里也不曾有这风味。只是味儿有些重,须得喝口茶解腻。”

    桓凌垂着眼笑道:“这是宋贤弟叫厨子琢磨出来的,他自是有些清馋,好弄点与前人不同的新鲜吃食。”

    周王笑道:“宋先生名士风流,岂能无癖?但这月饼虽然精致,所用材料却属平常,是人尽能得者,却比那些吃笋定要山阴破塘笋、吃鱼定要三江鲥鱼、蟹定要固城蟹……为求口腹餍足抛却王事亲族,千里命驾,只求一尝时鲜珍味的狂生更懂饮食真趣。”

    他也曾听说,江南书香世族、豪商大贾家往往饮食比宫中还精致。那些人不惜耗费光阴,来往千里,就只为博一个“老饕”名号,以效仿放旷洒脱,不染俗尘的魏晋名士,于天下又有何用哉?

    还有些江南富商名士自恃富贵、风流,嘲笑北地饮食粗犷,只知食肉,不识真味,却不知皇家可以“举天下以奉一人”,有什么想要而不能得的?

    宫中平日只吃些牛、羊、鸡、鹅、鱼、笋之类寻常易得之物,只是怕上有所好,下头有人为了讨好,四处搜寻美食送入宫中,以致徒费金银民力罢了。

    他又拿小银叉叉了一块莲蓉月饼吃,由衷点评了一句:“宋先生毕竟是牵挂民生经济之的真贤人,岂是那些故效放达,实则只为邀买清名,走中南捷径的假名士相比。”

    他早先在宫里时,也更喜欢耿介清傲,不与世俗同尘和光的才子;可到陕西磨练一回,才知道才子固然可以与他畅谈天下,却还是务实的名士于家国更有好处。

    且不必说宋时在乡间开试验田以求丰产、建经济园收纳流民,造耐火砖重开商屯之类惠及百姓之举;只说他自己的王府——前后两任知府在任时,给他修出的王府差别何其之大?

    他毕竟是自幼在宫中金尊玉贵地养大的,纵然再肯俭省,也还是更愿意衣食住行更周全些。若非父皇派来了宋先生做地方官,若非宋先生是个精擅实务的人,他现在只怕还住在不合规制的府宾馆里。

    他念着宋时的好处,有些想敬他杯酒,但他人不在这里,只得叫舅兄代饮了。

    桓凌将酒一饮而尽,仿佛比自己得了夸赞还要得意地笑了笑,逊谢道:“下官便代宋时谢过殿下赞赏。时官儿……宋贤弟倒不为求世人赞誉,只是一心为朝廷百婚谋福祉,故而从汉中府捎来的表礼、信札,也都是这些最朴实无华的吃食为重。”

    是啊,看这月饼和菊花酒就知道了,宋大人于饮食上是个用心的人,家书中说不定也写了什么饮食秘方。

    不过当初舅兄出京一趟,捎回去的是传遍京师的《鹦鹉曲》,以赠他慧心巧制的鸳鸯尺;宋先生这封家书想来也不是普通书信,捎来的节礼中恐怕又藏着什么传情信物?

    他年纪尚轻,好奇心重,又觉着郎舅之谊不比外人,便索性直接问他:“却不知宋先生信札中写的什么佳肴?”

    倒不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