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藏不住(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也不是跟我一块回来的。”桑稚手心冒汗, 干巴巴地解释, “嘉许哥刚好也要来南芜, 就顺便一起了。然后哥哥喝酒了嘛, 他没喝, 就帮忙把我送回来。”

    黎萍随口道:“你也喝了?”

    桑稚用手指比划了下:“一点点。”

    “以后别喝了。”黎萍皱着眉说, “这次就算了, 你哥哥在,但你自己在外边的时候, 能不喝就不喝, 自己得注意点。”

    桑稚乖乖点头。

    两人进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之后, 黎萍又提起:“只只,妈妈之前有一次给你打电话,那时候不是听你说, 段嘉许生病, 做了个手术?”

    桑稚呆呆地啊了声,很快就想起来:“是呀, 怎么了?那都去年的事情了。”

    “没。”黎萍的声音很轻, “妈妈就问问。”

    黎萍的这个反应, 弄得桑稚有些不安。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能又点点头, 装作很平静的样子:“哦。”

    狭小的电梯间内,气氛显得有些沉。

    黎萍很平常地跟她聊着天, 情绪上也没什么不妥:“你俩在宜荷经常见面?”

    “就偶尔。”桑稚语气也很平常,“会出去吃个饭什么的。”

    “以前怎么没见他来南芜?”黎萍说, “这次怎么突然过来了?”

    桑稚不太会撒谎,只想蒙混过去:“我也不知道,没问。”

    “你也是,你哥喝了酒没法送你,你怎么也不给爸妈打个电话。”黎萍语速温缓,轻声训着,“还得麻烦别人送你回来一趟,难得聚一次会的。”

    恰好电梯到了。

    桑稚跟着黎萍走出去,边说:“他酒店在附近,顺路。”

    黎萍:“嗯。”

    不知道为什么,桑稚总觉得她有些奇怪。这种怪异的氛围,莫名像是在施压,让桑稚甚至有了坦白的冲动。她的心跳直打鼓,小心翼翼道:“妈妈,你怎么了?”

    “没事儿。”黎萍笑了笑,拿钥匙打开门,“快去洗个澡吧,一股酒味。”-

    进家门后,黎萍进了厨房,继续收拾着东西。

    桑荣正在主卧的浴室里洗澡。

    桑稚想去个黎萍帮个忙,一进厨房就被赶了出去,让她赶紧洗澡然后睡个觉。她觉得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只好回房间拿上衣服,进了浴室。

    想着跟黎萍的对话,桑稚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是被她发现了什么,但又好像不是,而且她的这个反应和桑稚想象中的有点不太一样。

    是因为她瞒着?

    桑稚吐了口气,胸口处像是被压了块石头,有点憋得慌。她犹豫着要不要趁这两天,委婉地跟黎萍提一下这个事情。

    感觉也不是多难提的事情。

    因为心事重重,桑稚也不知道自己洗了多久的澡。等她洗完澡出来,客厅的灯已经关上了,只有浴室外的灯还开着。

    就着这个光,桑稚到客厅装了杯水。路过主卧的时候,她听到黎萍和桑荣似乎在说些什么,但隔着一道门也听不太清。

    桑稚回到房间里。

    她坐在床边的地毯上,拿起桌上的手机。看到段嘉许发来的消息,桑稚打开看了眼,回复了句:【到家了,刚洗了个澡。】

    想了想,桑稚迟疑地输入:【我妈好像发现咱俩谈恋爱了。】

    没等她发送出去,房门被敲响。

    桑稚按了下电源键熄屏,而后抬起头,顺带站起来坐到床上:“怎么了?你进来就行。”

    下一刻,门从外边被开启。

    是黎萍。

    她走了进来,坐到床边上,似乎是考虑了一番,表情有些严肃:“只只,妈妈问你个事儿。”

    桑稚把手机放下:“嗯?”

    黎萍问:“你跟妈妈说实话,你跟段嘉许谈恋爱了?”

    桑稚舔了舔嘴角,神情讷讷。

    两人对视着,僵持片刻,桑稚垂死挣扎般地做出反应:“啊?”

    “啊什么啊。”黎萍说,“妈妈还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突然把那放了几年的东西都拿出来,整天对着手机笑,还莫名要跟你哥一块出去吃烧烤。”

    “……”

    黎萍问:“谈多久了?”

    桑稚不知不觉就坐端正起来,小声说:“没多久。”

    “所以暑假才没回家?”

    “不是,”桑稚硬着头皮说,“就是听我舍友说完,就想找个实习,给自己找点事儿做嘛。我回家肯定就天天呆在家里,什么也不干。”

    黎萍脸上的笑意渐收,又问:“你暑假的时候,是住他那,还是住宿舍。”

    “……”桑稚觉得紧张,磕磕绊绊道,“宿舍!哥哥也知道的……我没住他那。上回哥哥来宜荷的时候,也看到了的。”

    “妈妈不是要干涉你。”黎萍叹息了声,“我只希望你能保护好自己。毕竟这事儿,确实是女生比较容易受到伤害,而且你年纪也比他小那么多。”

    桑稚的声音细细的:“我知道。”

    “你俩到哪一步了?”

    “没有的。”桑稚有些尴尬,说不太出口,“就没那样……”

    黎萍抬眼盯着她,欲言又止。

    “妈妈,你不是也见过嘉许哥很多次吗?”桑稚帮段嘉许说着好话,“你也知道的,他不是坏人,对我很好的,你不要担心。”

    “只只。”黎萍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认真道,“我刚刚跟你爸提了这个事情。说实话,我们两个,都是不太赞同你们在一起的。”

    这话极其出乎桑稚的意料,她抬起头,有点不知所措:“为什么?”

    黎萍:“他跟你说过,他家的事情吗?”

    桑稚点点头:“怎么了?”

    “我先前也跟你提过,你哥大一的时候,他找你哥借了三万块钱。你哥哪来那么多钱,只能找你爸。但这个钱不算小钱,我们还是问了一下原因。”

    “……”

    “所以也大概清楚了,他家里的情况。”黎萍说,“妈妈没有要太注重家境的意思,那孩子我见过,知道是个好孩子。因为那三万块的事情,他一直也对我们家很好。来给你家教的那次,我给他的钱,他最后一天来的时候,都放在茶几上了。”

    桑稚愣了下,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小的时候,他也很照顾你,我都知道。你哥哥跟他玩得好,或者你把他当成哥哥,我都没有任何意见。”黎萍又叹了口气,缓慢地说着,“但如果是要成为你的另一半,妈妈真的……”

    桑稚有些急了,打断她的话:“妈妈,你不能这样想。”

    “我不太清楚他现在的情况。但我之前听说,他爸爸现在是植物人是吗?”黎萍说,“还有,受害者的亲戚总来找麻烦?”

    桑稚诚实说:“没有总。”

    “你遇到过?”

    桑稚沉默几秒:“没有。”

    她这个反应,黎萍瞬间明白了。她深吸了口气,平静道:“只只,妈妈知道他家里发生这样的事情,跟他没什么关系,他也确实可怜。可能我这么说是有点自私,但是我真的不希望,是我女儿陪他一起过这样的日子。”

    “……”桑稚喉间一哽,很认真地说,“我没觉得辛苦,他也一直对我很好,我跟他在一起很开心的。”

    “你现在还小,你们在一起也没多久。”黎萍说,“而且你现在还在读大学,他已经出来工作好几年了。你们接触的人和事都不一样,平时也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很容易会有分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