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藏不住(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说完这话, 桑稚又像是没事发生一样, 拿着电筒往讲台的方向晃荡。半天没听到段嘉许的动静, 她忍不住往后看了眼。

    发现他仍站在原地, 低着眼,把手电筒的灯关了,而后道:“接吻?”

    本就昏暗的房间, 更显昏暗。

    他整个人隐匿在黑暗之中,影影绰绰,看不清表情。

    桑稚觉得这事儿总得提前说好,不然她直接就亲上去,感觉不太尊重人。为了公平起见,她决定也不让段嘉许看到自己的表情, 蹲到讲台后方:“嗯。”

    段嘉许低声笑:“这是通知我啊?”

    桑稚把手电筒往下,注意到讲台下方也有个数字。她把数字记下, 想了想,回答:“你要觉得今天不合适,不愿意也行。”

    “我觉得挺合适, ”段嘉许很绅士, “你主动还是我主动?”

    桑稚站起来,认真道:“当然我。”

    “行。”段嘉许思考了下,直白又礼貌地问, “能伸舌头?”

    “……”桑稚手里的电筒没拿稳, 咔哒一下掉到地上,她又捡了起来, 镇定自若地回答,“不能。”

    段嘉许没提出异议:“过来。”

    “现在不亲,”桑稚强调,“得先玩游戏,这一个人五十块呢。而且还有摄像头,就跟在电影院里一样,都能看到。”

    “那你还这么早告诉我,”段嘉许重新开了手电筒,拖腔带调道,“存心让我着急啊?”

    “……”

    桑稚装没听见:“我找到两个数字了。”

    段嘉许走过来,递了张纸给她,淡声说:“上边有标出位置,你按着找。对应着一二三四,连起来应该就是讲台下面那个锁的密码。”

    “……”桑稚觉得他像开了挂,“你怎么知道的?”

    段嘉许的声音带笑:“这个不太难。”

    桑稚顺着纸上画出来的位置,一个个地找:“那你刚刚怎么不告诉我。”

    “看你挺喜欢玩的,”段嘉许悠悠道,“本来想慢慢陪你玩,给你点游戏的参与感,但哥哥现在想早点出去了。”

    找完四个数字,桑稚把灯打开,有些懵:“你知道怎么出去了?”

    段嘉许闲淡地嗯了声。

    “这才进来不到二十分钟,”桑稚觉得没劲,猛地把他摁到其中一张椅子上,“算了,你别玩了,你就坐这。我自己玩,你也别提示我。”

    “……”段嘉许好笑道,“你这小姑娘怎么这么专.制?”

    桑稚没吭声,走到讲台那边,把锁打开。她把里边的东西拿出来,嘀咕道:“明明线索都还没找完,还说自己知道怎么出去了。”

    段嘉许:“你拿过来我看看。”

    桑稚犹疑地把手上的文件夹递给他。

    段嘉许扫了眼:“那边那个抽屉里,还有个盒子,这个解开之后,就是——”

    “……”桑稚把文件夹拿回来,“你安静呆着吧。”

    文件夹里只有一张纸,上面有四句话。

    应该是谜语。

    桑稚坐到旁边的椅子上想。

    段嘉许支着下巴,侧头看她:“怎么还不带我玩了?”

    “你这样会让我觉得,”桑稚说,“我的五十块钱白花了。”

    “……”

    “而且你会,我凭什么不会。”桑稚觉得他这个行为,像是在明目张胆地践踏她的智商,有些不爽,“我就是玩的少。”

    段嘉许耐心等:“行。”

    他的腿一伸,勾在她的椅子下方,懒洋洋地提醒:“别忘了就行。”

    这个谜语不算难,桑稚花了几分钟就解开。她站了起来,开始去翻放在后边桌子上的报纸,自说自话:“这个有没有用的……”

    段嘉许:“有。”

    “……”桑稚回头,“我又没问你。”

    虽是这么答,但他都那样说了,桑稚还是下意识认真检查了下。她又抬头,在几张毕业照上看了好一会儿,下边还对应着人名。

    她认真地想着,在这一部分磨蹭了十多分钟。

    段嘉许扫了眼时间:“时间快到了。”

    “可以加时。”桑稚回头看他一眼,看着他像大爷一样坐在那,像掌控了全局。她抿了抿唇,语气带了点针对,“我能不能跟老板说,就加一个人的时。”

    “……”-

    最后,桑稚还是凭着自己的努力,找到钥匙,出了房间。

    两人走了出来,把校卡交回给了老板,顺带拿回自己的手机。听着老板非常负责地把这个故事讲清楚,他们才离开了店。

    桑稚还有些意犹未尽:“这么一想还挺吓人。”

    段嘉许:“嗯?”

    桑稚:“这个剧情是,一个学生被校园暴力,后来受不了自杀了。然后我们是也曾经是施暴者,就被邀请来参加同学聚会了。”

    “嗯。”

    “这么一想,你不觉得那个教室还挺诡异的吗?”桑稚说,“我们刚刚还关了灯,我要提前知道故事背景是这样,肯定不敢关。”

    段嘉许看向她,目光直勾勾地,又轻轻嗯了声。

    “所以干嘛欺负人,”桑稚碎碎念,“都好好过日子不行吗?”

    两人从校外,回到校内,往桑稚的宿舍楼走。

    一路上,桑稚都在谈论刚刚的密室逃脱,像个第一次进游戏厅的小孩:“我们要不要改天再玩一次,选个难一点的主题。”

    段嘉许顺从道:“好。”

    恰好到楼下,桑稚松开他的手:“那我回去了,这么晚了,你开车要注意安全。”

    段嘉许长睫一抬,嘴角也顺势勾起,语气温柔又诡谲。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啊?”桑稚眨了眨眼,唇边的梨涡瞬消,似是在思考。很快,她又笑起来,反应过来,“噢,对。你今天没开车过来。”

    “……”

    “那你快去坐地铁吧,”桑稚朝他摆了摆手,“不然一会儿停运了。”

    段嘉许的目光定在她的笑眼上,眉眼一松,舒展开来。

    他突然也不想提醒她了。

    总感觉又会惹得她不自在和紧张。

    当是小姑娘忘性大,或者逗着他玩也无所谓。

    她能在自己面前不考虑任何事情,肆意地笑,兴高采烈地说着话。比起那些渴望,这样的事情,好像更能令人感到心情愉悦。

    段嘉许站在原地,看着她走进了宿舍楼里才收回视线。他正打算回头走出校门的时候,那头又响起了脚步声。

    他下意识看过去,发现桑稚突然小跑着出来,蹦跶到他的面前。

    段嘉许稍愣,嘴里的一句“怎么了”还没问出口,她就已经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仰起头,重重地亲了下他的嘴唇。

    只一瞬,桑稚就退开两步。

    她的嘴里还喘着气,盯着他在这夜里显得有些沉的眼,磕绊道:“我、我可提前跟你说了的,让你先做好准备……”

    刚刚是小跑过来的,桑稚没控制力道,撞上的力道不轻。她的嘴唇还有些麻,说话不知是因为情绪还是别的什么,显得含糊又闷。

    没等她说完,段嘉许忽然弯下腰,凑到她的眼前,伸手抚着她的脸颊。

    桑稚莫名把口中没说完的话都咽了回去。

    两人对视片刻。

    良久,段嘉许开了口,语气像是在蛊惑:“再亲一下。”

    桑稚抓着他的衣服,力道收紧了些。顿了两秒后,她的下巴稍抬,轻轻碰了下他的嘴唇。

    这次的力道比第一次轻了不少。

    没那么莽撞,也控制了几分力道。

    一触即离。

    亲密又令人沉沦的距离。

    他的所有气息,令人感到踏实的触感,都在不停的拽着她,往下陷。

    段嘉许蹭了蹭她的鼻尖,喉咙里发出细碎的笑声:“不能亲大力点?”

    桑稚小声道:“你不觉得疼啊?”

    “嗯?是有点。”

    段嘉许嘴唇的颜色似乎更艳了些,眼尾一挑,带了几丝引诱。他凑近她的耳边,定了几秒,没再继续接下来的话。

    轻轻的气息喷在她的耳际,有些痒。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