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藏不住(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显然没想过她会扯出这样一个原因,段嘉许的表情愣了下, 很快就笑出声, 像是觉得极为荒唐:“什么?”

    话一脱口, 桑稚就意识到自己的话又蠢又傻, 觉得自己估计是困到不清醒了。她表情有些窘迫,沉默了下来,单手扶着床, 想站起来。

    注意到桑稚的举动,段嘉许弯下腰,抓住她的手腕,稍稍用力把她扯起来。等她站稳之后, 另一只手扶住她的后腰,把她往自己的方向推。

    桑稚的脑袋撞到他的怀里, 抬头, 莫名有些紧张, 手下意识握拳, 抵在他的胸口。还能感受到他的胸膛还颤动着,心情极佳,喉间发出的笑声没半分克制。

    她不自在地想往后退:“你干嘛……”

    段嘉许目光深了些,眉眼间多了几丝明目张胆的勾引。他的眉尾一抬,毫无征兆地把她压到床上,哑声道:“喜欢刺激?”

    “……”

    像是天旋地转, 桑稚瞬间背靠床,一抬眼就看到段嘉许的嘴唇。床垫软, 他的手还扶着她的背,她也没觉得有一点疼。

    只是因为这突然的举动,她的脑子发空,一时间没听懂他话里的意思。

    段嘉许仍在笑:“嗯?”

    桑稚眼睛缓慢地眨了下,回过神来。她深吸了口气,拿脚去踹他,恼羞成怒地喊:“段嘉许!”

    他完全不受影响,嘴唇贴近她的耳际,压低声音,暧昧道:“咱俩来刺激一下?”

    “……”

    桑稚的呼吸一顿,一瞬间,她的脖子到脸颊,都红了一个度,像是被火烧,极为灼热。她感觉自己的心跳都要撞出身体了,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直盯着他。

    他没压着她,只是用手撑着床。

    桑稚抿着唇,伸腿,用力把他往旁边推。

    男女间的力气本就悬殊,段嘉许挑眉,没反抗,就着她的力道躺到旁边。

    桑稚坐起来,咬着牙说:“你耍什么流氓!”

    段嘉许侧躺着,单手支着脸,模样玩世不恭的:“在一起了算什么耍流氓?”

    “……”

    好像确实不太算。

    而且他实际上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桑稚没再跟他计较,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蹭到床边想下去。

    察觉到她的举动,段嘉许把她扯了回来,眼睫一抬,盯着她的额头,这才注意到红了一块:“撞到了?”

    她指了指床沿,小声道:“不小心磕到了。”

    段嘉许:“疼不疼?”

    桑稚摇头:“不怎么疼。”

    “跟我说说,”段嘉许好笑道,“怎么躺地上去了?”

    桑稚老实巴交道:“我突然困了。”

    段嘉许:“那怎么不睡床?”

    “我刚刚都那样说了,我怕你觉得我是不想理你,”桑稚语气闷闷,“但我真得复习,明天下午就考试了,我想考好点。”

    “我哪那么小心眼?”段嘉许说,“睡吧,一会儿我叫你起来。”

    桑稚嘀咕道:“那你不会很无聊吗?”

    “是有点。”

    “那我早点复习完……”

    段嘉许笑:“这么怕我生气啊?”

    桑稚瞅他,像是在默认。

    “叫你来我这复习,肯定有私心。”段嘉许温声道,“但真没打算影响你。我家只只有上进心,我还能拦着啊?”

    桑稚小心翼翼道:“那我睡了?”

    “睡,”段嘉许亲了亲她的手背,桃花眼下弯,“是有点无聊。但想到你在这儿,就很开心。”-

    桑稚爬到被窝里。

    没多久,段嘉许拿了条热毛巾进来,捂在她被撞到的那个位置,边说着:“刚刚是听到我开门才藏起来的?”

    桑稚迟疑点头。

    段嘉许弯起唇:“傻乎乎的。”

    她的半张脸埋在被子里,说话显得有些闷:“我那不就是一时紧张。”

    “紧张就乖乖别动,”段嘉许站起来,把窗帘拉上,遮盖住外边大片的阳光,“不然摔着了怎么办?”

    桑稚想了想,突然喊他:“嘉许哥。”

    段嘉许:“嗯?”

    “就是,你知道吧,你靠太近我也觉得有一点点紧张。”桑稚舔了舔唇角,解释着,“就像你刚刚那样,但我没有生气,也没有不喜欢的意思……”

    段嘉许把她额头上的毛巾摘下来,吊儿郎当道:“那就是喜欢了?”

    桑稚勉强憋出了句:“那我也不是喜欢刺激……”

    段嘉许笑了出声:“行,暂时先不刺激。”

    “……”

    “以后再刺激。”

    “……”-

    桑稚在段嘉许家这么一呆,就呆到了晚上十点。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复习,到后来,她也不介意让段嘉许在旁边呆着了。

    两人一个复习,另一个躺床上看书。

    异常和谐。

    听舍友说宿舍有电了,桑稚才开始收拾东西,打算离开。她轻车熟路地走到电视柜前,从里边拿了条软糖出来。

    两人换上鞋子,出了门。

    桑稚撕着糖的包装,随口问:“嘉许哥,你要不要吃糖?”

    段嘉许对零食没什么兴趣,捏了捏她脸上的肉:“你吃吧。”

    桑稚撕开糖纸,丢了一颗进嘴里:“哦。”

    两人进了电梯。

    突然间,段嘉许又开了口,手摊平搁在她面前,语气闲散:“还是给我一颗吧。”

    桑稚乖乖地递了一颗过去,放到他手心上。

    她的手还没抽离,段嘉许的手掌就已经合上,抓住了她的指尖,还没有要松手的意思。他的眉梢一抬,慢条斯理道:“给糖还是牵手?”

    桑稚懵了:“你不是要吃糖吗?”

    段嘉许又道:“牵手还是牵手?”

    她反应过来:“……哦。”

    段嘉许:“牵手?”

    桑稚抬眸看他,莫名觉得他这样有些好笑。她笑了起来,因为嘴里有糖,说话还含糊不清的:“你还这么正经的问。”

    段嘉许没半点不自然:“牵不牵?”

    桑稚用另一只手把糖抽了回来,眨着眼说:“牵。”

    段嘉许轻笑了声,握住她的手。电梯恰好到一楼,他牵着她走了出去,随意道:“暑假是打算找实习?”

    “嗯。”桑稚单手剥着糖纸,“我投了好几家公司,有一家叫我去面试了。”

    “怎么这么早找实习?”

    “找点事儿做,”桑稚说,“不然我回家也没事干,每天就一个人在家的。”

    走了一段路。

    桑稚忽然道:“你还吃不吃糖?”

    段嘉许:“不吃。”

    “嘉许哥,”桑稚踢着地上的小石子,跟他提,“别人牵手都是,趁着过马路,或者走着走着突然牵起来。就你还要问。”

    “我上回不问就亲你,”段嘉许悠悠道,“你不是不高兴吗?”

    桑稚沉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