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藏不住(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钱飞那头沉默了下来。良久后, 他终于开了口, 像是不敢相信, 又像是在按捺着怒火, 语气里的幸灾乐祸也收了回去:“你还是不是人?”

    段嘉许语气温润:“你是大功臣。”

    “……”

    “我可不能忽视掉你的功劳。”段嘉许语速很慢, 似是极为正直,“这不是白眼狼吗?”

    “我去你妈的!”他这颠倒黑白的能力,把钱飞气得直乐, “你要早告诉我是桑稚, 我帮你个屁!”

    “嗯。”段嘉许笑道,“要不是你, 我还真追不到。”

    “……”

    “我以后会在大舅子面前,多多谢谢你的。”

    “……”-

    另一边,钱飞挂了电话。

    一眼就看到桑延给他发的微信。

    桑延:【段嘉许没事吧?找你帮忙追人?】

    桑延:【牛逼啊。】

    钱飞:“……”

    钱飞:【滚吧。】

    桑延:【他怎么不找我帮忙?】

    桑延:【噢。】

    桑延:【我也不会追人呢。】

    桑延:【对不起, 我是被, 疯狂追求的那一个。】

    >  钱飞:【有病吃药。】

    桑延:【说来听听,你怎么帮忙的?】

    钱飞垂死挣扎, 激动地打了一大串话过去:【我没帮, 我知道个屁,你别听他胡说, 我怎么帮?我老婆我都追了大半年,我还能帮他什么?】

    桑延:【你激动什么?】

    钱飞:【我真不知道。】

    桑延:【钱老板, 你有点奇怪啊。这事儿够你吹三年牛逼了, 你居然否认?】

    “……”

    钱飞都想哭了:【我真的不知道,真的。】

    桑延直接发了条语音过来, 冷笑了声:“你俩好样的,排挤我是吧?行。”

    钱飞:“……”

    他真的想冲到宜荷去把段嘉许杀了-

    路过超市的时候,段嘉许下车,进去买了桑稚刚刚拆开的鱿鱼丝和橙汁。他回到家,把东西补回原来的位置,而后坐到沙发前,把茶几上的残渣收拾干净。

    房子里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却似有似无地,还残存着桑稚留下的气息。

    段嘉许在客厅呆了一会儿。他从口袋里摸出,他生日时桑稚送的打火机。随后,他从烟盒里拿了根烟,咬进嘴里。

    顿了两秒,没点着,很快又放下,低笑了起来。

    段嘉许懒洋洋地靠着椅背上,用指腹蹭了蹭嘴唇,笑容多了几分春心荡漾和风骚。良久后,他起身回到房间。

    床头柜上还摆放着两人几年前的合照。旁边放着个月球样式的立体小夜灯,也是桑稚送的。

    他关了房间的灯,而后打开了夜灯。

    室内安静,光线昏暗。

    昏黄色的光,少了几分冷清的味道。

    手机上还有桑延发来的消息。

    连钱飞刚听到时反应都这么大,段嘉许大概也能猜到桑延会是什么反应。他想了想,回复了句:【过段时间我会去南芜一趟。】

    段嘉许:【到时候当面跟你说。】

    随后,段嘉许给桑稚发了条消息:【睡了?】

    可能是睡了,也可能是没看到,桑稚没立刻回复。这个时间点,段嘉许也睡不着,他起身打开电脑,想把剩下的工作做完。

    在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段嘉许目光淡淡,轻扫着上边的陌生号码,正想挂断的时候,他忽地想起了桑稚今天的话,一直扬着的唇角也慢慢敛了些。

    姜颖其实之前也做过类似的事情。

    有一段时间,江思云经常给段嘉许介绍对象。他对这方面,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心思,特别是刚毕业的时候,只想把精力都放在工作上边。

    但他也不好拂了江思云的好意,觉得自己似乎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有几个相亲对象觉得合眼缘,也会约他再一次的见面。段嘉许礼貌性地赴约,但之后,也都会莫名地断了联系。

    他曾通过微信,听其中一个相亲对象含糊地提起过。

    有个女人找过她,说了一些事情。

    段嘉许很快也猜测到是姜颖,之后也觉得没什么意思。江思云再介绍,他也只是以没时间为借口,委婉地拒绝。

    其实是一件,挺现实的事情。

    毕竟结婚不是一件小事,也不仅仅只跟两个人有关系。

    段嘉许很理解。

    因为姜颖并没有做出激烈的举动,也没有太影响到对方,只是把他家里的真实情况说了出去,所以段嘉许也并不太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事情过了那么久,他也早已忘了姜颖的这个行为。

    也没想过她会主动去找桑稚。

    段嘉许的眼神平静,看不出是什么情绪,只带了几丝不耐。

    而后接起了电话。

    果不其然。

    电话那头传来了姜颖的声音。

    也不知道是怎么弄到他的新号码的。

    像是不敢相信他会接,姜颖似乎是愣了下,声音迟疑:“段嘉许?”

    段嘉许直接问:“你今天去宜荷大学了?”

    “怎么?”姜颖反应过来,嘲讽道,“你那个小女朋友跟你告状了啊?看你这段时间整天往那边跑,可够费心思的啊。”

    段嘉许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在手上把玩着,没有出声。

    姜颖:“早知道大学生这么好骗,之前就应该都找大学生,是吧?你现在心里可爽了吧?那大学生跟被洗脑了一样,你是不是早把人上了啊?”

    段嘉许仍然没吭声。

    姜颖的音量提高:“你哑巴了?”

    段嘉许:“说完了?”

    “……”

    “你跟我说这些话,说实在的,我真觉得不痛不痒。”段嘉许语气很淡,笑容没什么温度,“相比较起来,你的声音更让我难以忍受。”

    姜颖沉默了几秒,声音变得更加尖锐:“行啊,那我非要恶心死你。”

    “你要乐意,就那么干吧。”段嘉许不太在意,“我呢,原本觉得这都是小事,懒得管。但现在觉得有点烦了,自己处理不太好看,所以也只能麻烦一下人民警察了。”

    “我做什么你就报警?啊?!”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段嘉许轻笑了声,“但总得试试不是?”

    “段嘉许!”姜颖的呼吸声很重,声音也渐渐带了哭腔,歇斯底里地提醒着,“你自己想!要不是你爸!我爸爸会不会死!”

    段嘉许:“你也会说,是我爸。”

    姜颖:“你是他儿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