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偷偷(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出了病房。

    段嘉许侧过头看她。他今天换回了自己的衣服, 一件军绿色短外套, 里头随意套了件白色卫衣, 以及修身黑长裤。

    胡子被刮干净, 看起来年轻了不少,像个大学生一样。

    他稍稍俯下身, 与桑稚平视。似乎是觉得从她口中听到这样的话很新鲜, 他弯起唇, 调笑道:“尽早结婚?”

    桑稚也盯着他, 眼睛都不眨一下:“这不是你先带的头吗?”

    注意到她情绪确实不好, 段嘉许眉眼一抬, 站直起来:“生气了?”

    沉默几秒。

    “没生气。只是,哥哥,”桑稚停下脚步,很认真地说, “你以后别再这样开玩笑了。”

    就算知道是开玩笑。

    可因为她对此格外地清楚,他不会真的喜欢她。

    所以, 她一点都不觉得好笑。

    他可以坦荡地把这当成一个笑话, 说那些话的时候, 神色没有半分的不自然。也像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毫不知情地,把她那样的小介意,她那小心翼翼的藏匿, 当成笑话一样。

    桑稚垂下眼,还想说些什么, 但还是没说出来。她忽地泄了气,继续往前走:“走吧,我一会儿还有点事情。”

    段嘉许收敛了笑意,脚步放慢下来,跟在她后边:“真生气了?”

    “没有。”

    “哥哥这不是住院太久了,有点闲得慌。”段嘉许用掌心搓了搓后颈,又道,“哥哥给你道个歉?”

    “不用。”桑稚低声说,“以后别这样就行了。”

    见她这么介意,段嘉许的眉心一跳,心情有些难以言喻。过了好半晌,他似是觉得好气又好笑,突然冒出了句:“哥哥也没这么差吧?”

    “……”

    “能让小桑稚有那么不开心?”

    听到这话,桑稚扭头看他,脸上不带表情。他的眼角稍扬,桃花眼深邃又迷人,语气半开玩笑的。

    见状,她莫名也想给他添点堵。

    桑稚认真道:“就是能。”

    “……”

    “哥哥,我没别的意思,我就实话实说。”桑稚语气温吞,“听完之后我回去哭了一晚上。”

    “……”-

    段嘉许这一场病,公司给他批了半个月的假期。出院之后,他还能在家休息一周,调养身体。

    出了医院,两人拦了辆出租车到段嘉许家。

    段嘉许家里只有一双拖鞋。

    他瞥了眼,自己光着脚,把拖鞋放到桑稚的面前,给她穿。

    桑稚也没忸怩,直接穿上。她让段嘉许到沙发上坐会儿,而后把带回来的衣物全部丢进洗衣机里,替他把其他东西放回原来的位置。

    拖鞋在她脚上显得很大,走路都慢一拍的。

    随后,桑稚坐到段嘉许的旁边,从包里拿了一叠便利贴出来。

    段嘉许窝在沙发上,懒懒地打着游戏。

    桑稚打开手机,用网页搜了下注意事项,加上医生给的嘱咐。她对着看,然后趴在茶几上,一句一句地抄下来。

    注意到她的动静,段嘉许看了过来,问道:“写什么呢?”

    “就出院后的注意事项。”桑稚低着眼,解释道,“我写完给你贴冰箱上,你吃东西的时候得注意一下。”

    长这么大,桑稚就没照顾人。所以她不太擅长,很多事情也记不太住,都是上网查的。

    段嘉许的动作停住,淡淡嗯了声。

    “对了,你别总坐着,多走动一下。”桑稚边想着边说,“然后不要拿重物,做剧烈运动什么的。”

    “行。”

    “还有,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可以跟我说一声,我抽空给你买过来。”桑稚平静道,“然后平时的话,我可能不怎么会过来了。”

    “……”

    “你自己好好调养一下身体。”

    “嗯。”

    “最近我落下了好多作业,而且也学期末了,我得准备一下考试。”桑稚抬头看他,“本来说好要请你的那顿饭,就等你病好了再说吧。”

    “不用小桑稚请。”段嘉许轻笑了声,“哥哥请你吃。”

    桑稚眨了下眼:“那到时候再说。”

    她把笔放下,站起身,把写好的便利贴贴到冰箱上。随后,桑稚回到客厅,把外套穿上:“那哥哥,我就先走了。”

    段嘉许站起来:“我送你去坐车。”

    桑稚摇头:“你还是休息一下吧,刚从医院回来。”

    “……”

    “一出去没多远就是地铁站,我认得路的。”桑稚到玄关处穿鞋,跟他摆了摆手,“哥哥再见。”

    说完,也没等他说话,桑稚就出了门。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

    室内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

    段嘉许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他直接退了游戏,拿过一旁的外套穿上,打开门走了出去。却已经不见桑稚的踪影。

    他扯了下唇角,重新回到室内。

    段嘉许走到冰箱前,看了眼她写的东西。

    过了这么多年,她的字明显好看又利落了不少。不像从前那样,写字都一笔一划的,500字的周记都得写一个多小时。

    段嘉许神色有些散漫,伸手用指腹蹭了蹭。

    他莫名想起了在医院的时候。

    隔壁床的那个耳背的大爷不停地在他面前夸着桑稚,认死理般地把她当成他的媳妇儿。

    ——“你这对象长得多俊啊,还会照顾人。”

    良久后。

    段嘉许走回客厅,莫名笑了一声-

    十二月份,宜菏市的气温已经到了零下几度。

    因为天气和即将到来的考试周,部门的活动已经停了。桑稚冷到不想动弹。每天除了上课,就是窝在宿舍里画图做视频。

    段嘉许那边也没再让她帮什么忙。

    偶尔找她,也只是跟她说天冷,让她多照顾好自己。

    桑稚把段嘉许的微信备注改成了“哥哥2号”,对他的称呼也变得像小时候那样,就只喊“哥哥”两字。

    强硬地把他在自己心目中的身份,变得跟桑延一样。

    桑稚突然觉得这样也挺好。

    努力切断自己的心思,将这场不可能实现的,无疾而终的暗恋结束掉。不再钻牛角尖,不再认为自己这辈子,只能爱一个人。

    桑稚甚至还开始期待。

    未来的某一天,她彻底没了这个心思的时候。

    他带个女人出现在她面前,跟她说这个是他的女朋友。她不会再觉得难受,唯一的想法就是他终于不再是一个人。

    然后抱着祝福的想法,笑着喊那个女人一声“嫂子”-

    15年的最后一个晚上。

    宿舍其余三个人都出去跟别人一块跨年,桑稚对这种仪式感没什么兴趣,拒绝了几个人的邀约。

    打算叫个外卖,洗个澡,看部电影,然后睡个觉。

    这一晚上就过去了。

    她的计划还未执行,段嘉许就给她来了电话。

    桑稚咬着薯片接了起来。

    段嘉许懒洋洋的声音从那头传过来,话里永远含着浅淡的笑意,拖腔带调地:“小桑稚在干嘛。”

    桑稚看了眼时间,随口道:“准备叫个外卖。”

    “吃什么外卖?”段嘉许笑,“来跟哥哥过个节。”

    桑稚的腮帮子停了下,很快便道:“我不想出门。”

    段嘉许随口道:“那来陪哥哥吃个饭。”

    “……”

    “嗯?怎么不说话。”段嘉许慢条斯理道,“你不是要请我吃饭吗?想赖账啊?”

    桑稚把薯片扔回包装袋里:“我哪有赖账,你之前也没提啊。”

    段嘉许:“那现在出来,我在你学校外面。”

    桑稚忍不住说:“你之前还说不用我请呢。”

    段嘉许拖长尾音啊了声,似是想不起来了:“我说过这种话?”

    “……”

    这个人很奇怪。

    一到节日一定会找她。

    好像是觉得她一个人在这边,如果还一个人过节就很可怜一样。圣诞节那天,他也找了她,但听到她跟舍友在一块,便没多说什么。

    桑稚挂了电话,起身迅速换了套衣服。她戴上围巾,到镜子前看了眼,觉得脸色不太行,迟疑了下,还是抹了层薄薄的口红。

    出了学校,桑稚正想给段嘉许打个电话。

    眼一抬,刚好看到了他的车子,也看到了驾驶座上的他。

    桑稚走了过去,上了副驾驶座,乖乖喊了声“哥哥”,而后便自顾自地系上安全带。

    段嘉许看她:“怎么不出去玩?”

    “冷。”桑稚如实道,“不想出门。”

    “你怎么这点年纪过得像个老年人似的。”段嘉许笑了声,发动了车子,“想吃什么?”

    桑稚没什么特别想吃的:“你定吧。”

    段嘉许:“那吃火锅?”

    桑稚点头:“可以。”

    “我来选地点了?”

    “嗯。”

    段嘉许把车子开到几公里外的一个商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