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偷偷(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段嘉许弯下腰, 与她平视:“给我?”

    听他这么一说,桑稚突然觉得用“给”字好像不太恰当。她想了想, 立刻改了口, 声音轻轻的:“还你。”

    段嘉许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 眼一抬,突然注意到了桑延的表情。他的眉毛微微挑起,瞬间改变了注意,淡笑着:“行。”

    随后,段嘉许接过那张钱, 悠悠地说:“谢谢妹妹给哥哥钱花。”

    一旁。

    “诶,桑延,我怎么感觉这比较像老许的妹……”没等陈骏文把话说完, 他忽地察觉到桑延的情绪,立刻收回了口中的话,凑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算了算了。”

    “……”-

    走回南芜大学的门口,四人两两分开。

    桑稚咬下最后一颗草莓,视线总下意识往段嘉许的背影看。没多久, 她的眼珠子一转, 忽地跟桑延不太友善的目光对上。

    她莫名觉得心虚, 立刻装作自己在看风景的样子:“……干嘛。”

    桑延没理她, 面无表情地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

    桑稚怕他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心跳如打鼓。她强装镇定,干脆也拉直唇角, 露出一副情绪不外露的模样,拉开车门先坐了上去。

    两兄妹一左一右坐着。

    沉默无言。

    司机是个中年大叔,顺着后视镜看到两人的模样,乐呵呵道:“兄妹俩吵架了啊?”

    桑稚一愣:“没啊。”

    她瞅了眼桑延的脸,眼睛一眨,忍不住道:“又好像是。”

    “……”

    “叔叔,刚刚就是——”桑稚嘀咕着,“我哥让我请他吃一串冰糖草莓,我就给他钱,让他自己去买。但他不买,我就让他把钱还给我,然后他就生气了。”

    司机听着这话,不太赞同:“啊?小伙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桑延当没听见,从口袋里拿出耳机戴上。

    “……”

    看着他的举动,桑稚有些莫名其妙。

    不就五块钱,他至于这样吗?

    爸妈最近难道没给他钱花?

    犹豫了下,桑稚也不太想跟他冷战,那她这一路得无聊透顶。她把那五块钱拿出来,不太情愿地塞进他的手里:“那就给你嘛。”

    桑延摘下耳机,啧了声:“我稀罕你这几块钱?”

    “哦。”桑稚盯着他看了两秒,又默默放回自己的口袋。

    “小鬼,你自己想想。”桑延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决定让她这胳膊肘拐回来,以免骨折了,“你有没有给你哥,你亲哥钱花过。”

    桑稚摇头,认真道:“但你不是都自己拿的吗?”

    桑延:“……”

    “你去年寒假买的那个游戏手柄。”桑稚的语速慢吞吞的,“不是还差两百块钱,然后就从我的红包里偷拿了。”

    “你那红包厚成那样。”桑延倒也没心虚,“你还能知道我拿了?”

    “你拿了我一块钱我都知道。”

    “……”

    “我就是没跟你计较。”

    “……”桑延问,“你刚刚给段嘉许二十块钱干嘛。”

    “那是嘉许哥昨天给我的。他看我被抢了二十,就偷偷给了我二十块钱。”桑稚平静地说,“又不像你那样,只会偷偷拿我钱。”

    桑延:“……”-

    桑稚被隔壁三职的学生勒索的事情,黎萍特地跟陈明旭沟通了一番。加之三班的殷真如家长也在同一天联系了学校,说有同样的情况。

    学校便重视起了这个事情。

    各个班主任在班上问了这个事情,才发现有这样情况的学生不在少数。但多是放学之后去了学校旁边的一家黑网吧,加上受到恐吓,所以也不敢跟家长坦白。

    黑网吧被举报,很快就关了门。

    事情具体是怎么解决的,桑稚不太知情,也没怎么去关注。

    后来的一段时间,殷真如来了桑稚好几次,跟她道歉。但没多久,也就被她的冷漠所逼退。桑稚的脚伤渐渐恢复,桑延还是照常每天下午来接她回家。

    他没空的时候,来的人就会变成其他人。

    偶尔是钱飞,偶尔是陈骏文,但更多时候——

    是段嘉许。

    是根本不用她自己来争取,就有的见面机会。

    桑稚察觉到,段嘉许对她的态度,有点像是桑延那样。喜欢逗着她玩,却更加温和一些,多方面照顾到她的情绪。

    注意到她有一些异常的举动时,他也不会有多的想法,只是觉得有趣。

    态度一如既往,但似乎,也开始跟她有了几分的熟悉。

    在此之前。

    桑稚一直觉得,自己是吃了年龄的亏。那些所有不敢做的事情,全都是因为她的年纪尚小,而没办法去踏出那一步。

    但时间久了,桑稚又莫名开始改变了想法。

    她好像,其实是占了年龄的便宜。

    大人们觉得她这个年龄不会懂的事情。

    其实她已经开始懂了。

    却也能,装作什么都不懂-

    桑稚的期末考试成绩考的不算好,直接掉出了年级前十。

    一小部分原因是,初二多了个物理科目;还有一大部分的原因,是她对物理完全不感兴趣,上课基本没听过课。

    成绩一落千丈。

    黎萍和桑荣商量了一番,并征询了桑稚的意见,最后决定让桑延给她补补习。毕竟如果刚开始的内容就不懂,那接下来的课程估计也要够呛。

    但这补习只持续了不到半小时就结束。

    双方都有问题。

    桑稚单方面觉得桑延说的都是错的,他说一句她顶一句;而桑延耐心也不好,觉得这内容非常小儿科,说一遍她听不懂,就不想再说第二遍。

    黎萍没辙,干脆决定请个家教。

    可寒假的时间本就不长,加上还要过年走亲戚,桑稚一点都不想学习。但她成绩确实下降了,也没那个脸面拒绝。

    桑稚纠结半天,最后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来研究要怎么样才能把这个家教吓跑。

    桑稚什么办法都想不到。

    只能想到个逃避战术。

    她打算第二天,在家教来之前,先跑出去玩一整天。这样的话,那个家教估计就能懂她的意思,就能做到知难而退,永远消失在她的世界里。

    黎萍提前跟她说过,家教今天九点就会来。结果桑稚制定好了计划,却因为想办法的事情,睡的太晚,隔天早上十点才爬起来。

    看到时间的时候,桑稚觉得自己都不能呼吸了。

    这个时间,黎萍和桑荣都去上班了,家里就只剩桑延跟她两个人。

    桑稚认命地走出房间,往客厅看了眼,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