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不知是真的觉得慌,还是被他疏淡又不近人情的语气吓到,底气很不足地把这句话说完之后,桑稚便不再开口,只发出断断续续的呜咽声。

    而宿舍内,坐在电脑前的钱飞突然重重地敲了下键盘,噼里啪啦的,随后大吼一声:“我操,这辅助傻逼吧!”

    下一刻,桑延扔了个枕头过去:“再不安静我把你打成傻逼。”

    “桑延!人命关天的时候啊!”钱飞的嗓子像装了喇叭似的,“你他妈别睡了,一起来——”

    两头轰炸。

    段嘉许淡抿着唇,转头把阳台的门关上。他靠在栏杆处,胳膊搭在其上。看着楼下发着亮的路灯,他敛了敛情绪,放缓语调:“小孩,你一般几点得到校。”

    桑稚哽咽着,老老实实地回答:“七点四十。”

    “七点起床?”

    “嗯。”

    “明天六点起来行不行?”

    这次桑稚没吭声。

    段嘉许也不在意,斟酌着言语,试图跟她讲道理:“小孩,这作业是老师布置给你的任务,是你自己的事情。你没带回家,可以跟老师坦白,跟老师道歉,说你之后会补上。但你不能让别人帮你写。”

    电话那边传来小姑娘吸鼻子的声音,而后闷闷地嗯了一声。

    两个月没见,这次倒是能听进去话了。

    段嘉许稍稍松了口气:“所以明天六点能不能起来。”

    这次她沉默了好几秒,才很没自信地冒出了句:“能……”

    “那明天——”段嘉许在心里算了算时间,“明天六点四十,哥哥在车站等你,陪你一块写完行不?”

    桑稚又嗯了声。

    段嘉许:“别哭了,自己先想想那个周记要怎么写。然后洗把脸睡觉。”

    桑稚的声音还带着鼻音,奶声奶气的:“好。”

    这话落下之后,很快,桑稚突然小声请求:“哥哥,这个事情你能不能不要告诉我哥。”

    段嘉许笑了:“落作业了也不敢告诉你哥?”

    “不是。”桑稚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勉强憋出了句,“反正你不要告诉他。”

    “行。”段嘉许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那么多耐心,提醒了下,“明天六点记得起床,到时候我会给你打电话。”

    桑稚乖乖道:“知道了。”

    段嘉许:“去睡吧。”

    听到那头挂断的声音,段嘉许放下手机。

    手机已经黑了屏,但桑延的手机没有密码。他点亮屏幕,找到最近通话里,扫了眼桑稚的号码,而后返回主界面。

    他把干了的衣服都收下来,回到宿舍里。

    狭小的室内更加闹腾了。桑延已经从床上下来,此时正站在钱飞的旁边看他玩游戏,时不时冒出句“垃圾操作”,看上去漫不经心又欠打。

    段嘉许把手机递还给他。

    桑延懒懒道:“落什么在你那了?”

    段嘉许随口说:“就一小玩意儿,就放你妹那吧。”

    桑延点点头,没再问。

    段嘉许走进厕所里洗澡。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熄灯时间。他用毛巾搓着头发,走到位置上把台灯打开。扫了桌面一圈,没看到桑稚所说的周记本。

    他侧头,注意到自己的书包,提了起来。

    果然压着几本练习册和一个淡蓝色的周记本。

    段嘉许扯了扯唇角,把这些作业推到一旁,拿了本专业书挡住。随后,他给电脑开机,打开桌面上的一个文档,继续准备过两天上台的报告。

    舍友玩闹的声音渐渐变小,直至安静。

    夜色渐深,寝室内,其他人的灯和手机光也陆陆续续熄灭。宿舍内只剩一盏灯亮着光,电脑右下方的时间恰好定格在凌晨两点。

    段嘉许关掉电脑,整理了一下桌面上的东西。

    忽然间,注意到桑稚那个露了半个角的周记本。他抬起眼睑,把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扯下,顺手把那个本子抽了出来。

    他随手翻开一页。

    恰好翻到最新的一篇。

    段嘉许稍稍提起了一丝兴致。他完全没有要尊重小朋友隐私的自觉,困倦地皱了皱眼,百无聊赖地扫了下来。

    标题是《一只流浪狗》——

    2009年6月24日,周三,阴。

    今天的天气不太好,天空灰蒙蒙的,看上起就像是要下雨。我没带伞,下了车就着急着回家,一路狂奔回小区。路过一片草丛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一只纯黑色的流浪狗。

    看到这一幕,我停下了脚步,心情顿时变得像这天气一样差。注意到了那只狗的脸,我忽然就觉得更伤心了,忍不住过去跟它说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