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回到家之后,桑稚立刻回房间,拿了套换洗衣服进浴室里洗澡。衣服还没脱,她忽地想起自己刚刚弄脏的那条裙子,又迅速跑出去。

    桑稚在客厅和玄关转了一圈。

    没看到袋子。

    她又朝桑延的房门看了一眼,门没关。但厨房倒是有动静,能听到他在里面捣鼓东西的声音,噼里啪啦的。

    这不是才刚吃完回来?

    桑稚默念了句“真能吃”,随后走回了房间里。一眼就看到袋子放在书桌边上的位置。

    她拿着袋子回到浴室,拿了个盆把脏衣服都丢进去。

    这还是桑稚第一次自己洗衣服。她挤着洗衣液,双手搓着蹭到痕迹的地方,动作笨拙又缓慢,洗的一干二净。

    等桑稚出浴室的时候,已经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了。

    她抱着盆,小跑到阳台去晒衣服。桑稚正想回房间,在这个时候,听到了桑延的声音。

    他似乎是在打电话,语气略显不耐:“煮好了。”

    “我关心什么啊?我没见她不舒服。”桑延说,“加什么红枣当归?不是,妈,你怎么不早说,我哪知道。”

    “你们不是明天就回来了吗?到时候你们自己看着办,我累死了,你们的女儿你们自己带,成吧?我带两天算仁至义尽了——行了,就这么喝吧。”

    过了几秒,桑延似乎是挂了电话。很快,他端着个碗走了出来。看到桑稚,他脸上也没半分心虚感,冷冷道:“自己过来喝。”

    桑稚慢吞吞地凑过去:“你怎么这么不待见我。”

    “我要是不待见你。”桑延啧了声,一字一句道,“你现在估计已经被我打死了。”

    “……”

    说完,桑延懒得再理她,回到房间里。

    桑稚走到餐桌边,小心翼翼地端起桌上的碗,也回了房间。她坐到书桌前,对着碗口抿了一下。

    还有些烫。

    她干脆放到一边。回头,注意到被她放在床上的哆啦a梦。

    桑稚走过去,把娃娃拿起来放到床角,跟之前段嘉许送她的另一个娃娃挨在一起。她趴在床上,双腿晃荡着,用指尖戳了戳娃娃的脸。

    很快又翻了个身,仰躺着,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

    出了神。

    今天好像有点丢脸。

    又莫名其妙地,好像有点开心。

    -

    这个突如其来的初潮,除了腹部酸疼,有下坠的感觉,桑稚其实没有太难受的地方。但隔天一早,她是被疼醒的,腹部像是被人用针在扎。

    黎萍和桑荣已经回来了,给桑稚熬了碗小米粥。

    “还难受吗?”等她洗漱完,黎萍坐在旁边跟她说话,“来了也好,我听你舅妈说,晓冰来月经之后一下子蹿到一米七了呢。”

    桑稚小口喝着。听到这话,她想了想:“小表姐?”

    “对啊。”

    桑稚狐疑道:“她不是本来就一米六多了吗?”

    黎萍:“是啊。这样算起来,你说不定一下子就能长到一米六了。”

    “一米六……”桑稚把粥咽进肚子里,摇了摇头,“我想再高一点,最好长到一米七。”

    “那我们只只就好好吃饭。”黎萍温柔地说,“慢慢就会长高的。”

    吃完早饭,桑稚难受得在床上躺了一天,什么都不想做。但想着会长高,这是长大了的第一个象征,之后会变得不再像是个小孩一样。

    这疼痛好像也就没那么难捱了。

    -

    隔周周三是傅正初的生日。

    本来桑稚已经打定主意不去了,毕竟和那一圈的人不算熟悉,黎萍还帮她报名了个暑期绘画班。但又因殷真如的连环夺命call妥了协。

    殷真如家在附近,她早早地就来找桑稚,打算结伴而行。因为ktv的地点在另一个区,两人一块到附近的公交站等车。

    八月份,天气还很热,地表的温度都是滚烫的,泛着土腥味。两个小姑娘穿着短袖短裤,撑着伞站在车站牌下。

    等了一会儿,桑稚热到有些暴躁:“不是下午一点吗?干嘛这么早出来。”

    “我忘了买礼物了……”殷真如不好意思地吐舌头,“反正我们要去上安那边,刚好在那附近逛逛,买到礼物就去找傅正初他们。”

    “现在才十点。”

    “坐车过去也要一个小时呀。”殷真如看了看手表,“我们到那应该十一点,买完东西去吃个午饭,时间不就刚刚好吗?”

    桑稚哼唧道:“我能直接去吃午饭吗?”

    “不行!我一个人怎么逛!”殷真如说,“还有,你不是说你跟傅正初小学六年都在一个班吗?我怎么感觉你们关系好差。”

    “就是挺差的。”

    “……”殷真如不敢相信,“真的假的?我还以为傅正初……就那啥……你懂吧。”

    桑稚皱眉:“什么,我不懂。”

    殷真如凑近她的耳朵,小声说:“暗恋你啊。”

    “……”

    车子正好来了。

    没等桑稚回话,殷真如立刻拖着她上车。

    公交车上空荡荡的,没几个人,还剩下很多空位。两人找了后排的位置坐下。

    桑稚还在想殷真如的话,表情有些微妙:“谁告诉你的?”

    “这一看就看得出来嘛。”殷真如说,“他老找我约你出来。六班在三楼,我们班在二楼,他还老来我们班外面晃。”

    桑稚又问:“那你怎么不说他暗恋的是你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