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朱六虎充当货郎, 每日里,或挑着担子走街串巷,或混迹人群,匿身于距离慕氏王宫不远的街头巷尾观察动静。

    他化名朱六, 面目普通,行事低调,挑着担子早出晚归,遇见左邻右舍笑呵呵地招呼,顺手再给小孩子抓一把不要钱的油果糖豆,妇人们管他买针头线脑,他也不要钱。邻人都道他是个乡下来的要攒娶妻本的忠厚人, 谁能想得到,他从前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绿林大盗?

    他便如此在王宫附近的那条巷子里落下脚, 转眼小半年过去,并没觉察什么异样, 唯有一点,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早就听闻慕氏王族在汝地修筑王陵的消息。既然城中没有异常,出于谨慎,也是为了能给节度使一个能让自己也满意的交待,他打算最近便离开岳城,动身去往汝地探个究竟。

    既做了决定,这日他早早挑担回来, 将卖剩下的油果豆子全分给了朝自己奔来的小孩,挑着空担进了屋, 关上门,喝了几口冷水,便躺到那张用破门板临时搭起来的床上,闭目之时,听到门口传来几下叩门之声。

    这敲门声轻缓,入耳熟悉。

    汉子的心微微一跳,立刻睁开眼睛,下地过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身穿粗布青裙的少妇,二十五六的年纪,皮肤白净,眉眼温婉,手里端了一只正冒着热气的粗瓷大碗,看见朱六虎开门现身,笑盈盈地道:“朱大哥,晚上我擀面吃,做得多了,顺便给你也盛了一碗。”

    这少妇是住斜对门的一个寡妇,名叫花娘,说是逃荒来这里的,家人都死光了,平日靠着给人浆洗衣裳做绣活为生,深居简出。朱六虎落脚下来,每日进进出出,常和她打照面,这妇人也向他买针线,一来二去,便认识了,知他单身后,常给他送些自己做的吃食,或是替他缝补衣裳。

    “趁热吃吧。糊了就不好吃了。”妇人见他望着自己不动,催他。

    朱六虎终于回过神,应了一声,双手端过来,放到支在墙边的小桌上,坐了下去,低头稀里呼噜地吃了起来。

    花娘没有立刻走,人站在门口,望了眼停在屋角的空担和桌上放着的一只行囊,口中道:“朱大哥,有没有要洗的衣裳,拿来给我,我今晚上替人洗衣,顺便帮你的也洗了。”

    朱六虎摇头。

    妇人点头:“那你慢慢吃。吃完了,碗筷放着就是。我等下来收。”说完转身去了。

    朱六虎这才抬起头,望着她走进斜对面的那扇门里。门闭上,她的身影消失。

    他停下了手中的筷。

    跟了节度使多年,想起来,不是刀头舐血,便是四处奔波,走到今日,仿佛也就这小半年的陋巷日子才最是安稳。

    也不知道是从哪一天起,傍晚挑着担子回来,等这个住斜对门的少妇来敲门,给自己送来她晚上做多了的热饭热菜,便成了他每天心底里的一个隐隐的期待。

    走了后,便没有哪个女人会特意给他做热汤面,也没有哪个女人会替他缝补洗衣了。

    想到晚上这是最后一次吃了,这汉子的心里,不禁也生出些许的失落。

    但没办法。他不是这个名叫朱六的货郎。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他低下头,吃完了面,把最后一口汤也喝光了,自己舀水洗干净碗筷,等她来拿,等了许久,始终不见她来,便起身走到担子前,掀开盖,取出白天特意留下的几把丝线和充当货郎的这些时日里攒起来的数吊钱,连同碗筷一并拿了,往斜对门走去。

    朱六虎走到花娘家的门前,便听到屋里传来一阵细细的呻.吟之声,听起来十分痛苦。

    朱六虎一惊,立刻推门。

    门虚掩着,被他一把推开。

    桌上一盏油灯,昏暗的灯火,照出一间狭小而简陋的屋子。外头的地上放着些没浆洗的衣裳,呻.吟之声,发自里屋。

    朱六虎叫了一声她,放下手里的东西,快步走了进去,看见花娘湿漉漉地倒在地上,边上是只洗脚盆,盆里的水洒了出来,满地狼藉。

    “朱大哥……方才我不小心,摔了一跤,腿怕是摔坏了……”

    花娘神色痛楚,抬起脸,冲着他含泪说道。

    ……

    第二天,慕扶兰收到花娘传信的时候,正在房里教着熙儿习字。

    阳光从花窗里照射进来,空气带着春日里的淡淡花香,耳畔是清脆的几声鸟鸣。慕扶兰让侍女先伴着熙儿,自己出来,展开刚收到的信。

    花娘确实是个寡妇,丈夫早年便死了,但她真实的身份,是王宫里的教导姑姑,机警而能干。先前接了事,便出宫落脚,监视着朱六虎。

    花娘在信里说,昨夜她见朱六虎清空货担,收拾行囊,疑心朱六虎是要出城,因不知道他是要离开长沙国还是去往别地继续刺探,所以使计先将人留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